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贤妃心机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七章 贤妃心机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紫玉端着一盆温水进殿,本是想着给韩淑华净面,可是她在外间一连唤了几声都没有听到回应。

    紫玉放下手盆,以为韩淑华仍在置气,便想着进内殿劝解。

    可是刚一迈入殿内,紫玉就感觉到脚下似乎是踩到了什么液体一般,湿漉漉的,她低头一看立刻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入眼都是鲜红的血液,而韩淑华正倒在地上,不辨生死。

    紫玉立刻跑了过去,刚刚将韩淑华扶起,便双瞳骤缩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,“娘娘!娘娘!”

    韩淑华的心口汩汩的流着鲜血,她的脸颊和嘴唇一样的死白,看起来一丝生气也无,再也没有往日那雍容美艳的模样,就如同一株失了根系,枯萎凋零的落花。

    云涵得之消息之后,顿时吓得花容失色,甚至都来不及穿上外衫,便立刻跑向了冷宫。

    冷宫之中,唯有那一间狭小的宫殿内还燃着微弱的灯光,四周漆黑如墨,仿若是一个没有光明的阴暗深渊。

    韩淑华的宫殿近在眼前,可是云涵却是忽然停住了脚步,只怔怔的站在门外,久久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她突然好怕,她怕自己一迈进去,看到的就是母妃的尸体……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着,没有人知道那寥寥几步,她却是走的有多么的艰难。

    她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传,或是有人在故意诓骗她,她希望等她迈进殿内时,还能看到母妃的笑。

    因是深夜,云涵早已入睡,此时身上只穿着一件月黄色的中衣,秋日的晚风十分的寒凉,就像锋利的匕首般一刀刀的割在云涵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可是云涵却是浑然未觉,她感觉不到冷,只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空了,她不知道冷,也不知道痛。

    距离终是有限的,不论她如何的磨蹭,也都要面对眼前的现实。

    当云涵迈进殿内时,殿内只燃着半根最普通不过的白蜡,紫玉跪在床边啜泣不止,床上隐约现了一个身影,身上穿着玫瑰紫色的金纹宫装,华丽异常。

    可是衣袖外面的手,却是骨瘦嶙峋,哪里还有曾经那般犹如凝脂般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紫玉,去请御医!”云涵瘫坐在床榻上,她轻轻的抚摸着韩淑华冰冷的脸,眼神空洞的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,御医已经来过了……娘娘,娘娘已经殁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!你们胡说,母妃只是睡着了,母妃才不会死!

    去把御医院所有的御医都给本宫找来,让他们把母妃救醒,快去啊!快去啊!”云涵那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突然像是被打开了一个缺口,她嘶声力竭的喊着,似乎只有这样,她才能短暂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……”紫玉没有动,只跪在地上默默的流着泪,泪珠一颗颗的砸在地上,落地有声。

    那一个御医还是她拼尽了力气才唤来的,以她们现在的地位,凭什么去请所有的御医?

    “父皇呢?父皇知道了吗?”云涵一把抓住紫玉的肩膀,尖锐的指尖嵌入了紫玉的皮肉。

    紫玉却是连一声痛都未说,只露出一丝愤恨,咬着牙关说道:“陛下在宁玉殿,奴婢根本就没有机会将事情禀告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父皇,我去求父皇给母妃唤御医……”云涵踉踉跄跄的站起身,便要向外跑去,却是被紫玉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!您清醒一点,娘娘殁了,御医说娘娘心口上的伤处是一刀毙命,娘娘救不回来了!”紫玉痛心疾首的大声哭喊着,却是被云涵狠狠的扇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母妃分明没有死,你再胡说,本宫杀了你!”云涵仍是自欺自人,不愿相信,也不肯相信!

    紫玉却是没有一丝的恨意,她仍旧抓着云涵,双眸含泪的看着她,不知过了多久,云涵才身子一软,跌在了紫玉的怀里,“紫玉,我没有母妃了,我再也没有母妃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涵紧紧的抓着紫玉的肩膀,身子颤抖得仿若是风中的蝴蝶,在摧残的风雨中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,您一定要坚强,您还要给娘娘报仇血恨!”紫玉的双眼浮现了一抹厉色,满是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仇?”云涵抹了一把眼泪,双眸瞪圆,“紫玉,你知道是谁杀了我母妃?”

    紫玉也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从怀里拿出了一块还沾染点点血迹的令牌。

    云涵一把抢过,定睛一看,眼里顿时弥漫起了滔天的恨意,“云曦!”

    每个宫中的令牌都刻着字,这令牌上分明写的是“曦”字!

    “这令牌是在哪发现的?”云涵狠狠的攥着手中的令牌,双眼泛红,似乎这令牌就是云曦的脖子,她只要用力就可以亲手杀了云曦。

    “这令牌就握在娘娘的手中,奴婢害怕会被人夺走,就藏在了身上!二公主,您一定要给娘娘报仇啊!”紫玉愤恨不已,一想到娘娘倒在血泊之中的场景,她就好恨!

    娘娘本是最尊贵的贵妃,若不是因为云曦,如何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,只是没想到云曦竟是那般的毒辣,竟是对娘娘下此毒手!

    云涵再次站起身来,作势要向外跑去,“二公主,您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向父皇揭发云曦的恶行,我要云曦血债血偿!”云涵咬牙切齿的说道,她忽然便有了气力,大步的跑向了宁玉殿。

    紫玉只是一个废妃的丫鬟,自然没人理会,可是云涵毕竟是一个公主,自然不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宋公公劝了云涵两句,云涵却是死活不肯离开,宋公公叹了一口气,便只好扣响了寝殿的门,将熟睡的夏帝唤醒。

    夏帝很是不悦,一到竟是韩淑华被人刺杀,顿时也是一惊,“宫里有刺客?”

    夏帝关注于这宫里是否安全,宋公公连忙回道:“宫里一切正常,只是废妃韩氏却是身亡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帝眉头蹙起,一个废妃,谁会想要杀她呢?

    “陛下,二公主跪在殿外求见陛下,陛下您看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云涵的名字,夏帝眉头蹙的更深,他对这个女儿是越来越失望,本以为她能嫁到南国为国谋利,却是没想到反而那般的丢人!

    夏帝正是犹豫着,突然有两只雪白的玉手攀上了夏帝的脖颈,纤细的十指涂着粉色的指甲,让人一看便忍不住握在手心把玩,而夏帝也的确这般做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再过两个时辰您就要上朝了,有什么事等到天亮再说嘛!陛下龙体要紧,还是早些休息吧!”女子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喑哑,好似还没有睡醒,更显魅惑。

    夏帝的喉咙动了动,宁月仪见此一笑,复又说道:“她只是一个废妃,想必应是曾与人结怨,才会有人去刺杀她,陛下若是不放心,多派些侍卫守着这里不就好啦!”

    “爱妃说的是,宋青,你可听到月仪的话了?”夏帝面露淫笑,手也从宁月仪的玉手上不断向上滑动,惹得宁月仪娇笑连连。

    宋公公见此哪里还敢多留,连忙躬身退出,背后却是已然传来了男女的调笑之声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,您请回吧!陛下还睡着呢,有什么事明日再禀告陛下吧!”宋公公苦言相劝,云涵却是并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父皇已经醒了对不对?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本宫?可是宁月仪那个贱人在阻拦?”云涵恨恨出声,宋公公见此只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云涵任由眼泪在脸上划过,仍是坚持着跪在原地,不肯离开。

    她不相信父皇会凉薄至此,母妃是他爱过的女人啊,是陪他走过数十年的人啊,他怎么会连她的死都不过问呢!

    可是直到云涵晕了过去,被人抬回涵舒殿,云涵都没能等到夏帝的一声召唤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当喜华将此事禀告给云曦时,云曦也有些震惊,韩淑华已经被废,谁还会去刺杀她呢?

    难道是杨太后和丽妃?

    可那又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“听闻二公主昨夜跪在宁玉殿求见陛下,直到晕了过去,都未能见到陛下呢!”喜华虽然恨她们,可是听到此事也觉得有些唏嘘,没想到陛下竟是那般的无情。

    “父皇生来如此,哪有什么感情?”云曦蹙眉说道,没想到昨夜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公主,不好了!”安华急急忙忙的跑进了殿内,那慌张的模样看得云曦和喜华都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“公主,今早奴婢去检查宫人的令牌时,有一个小宫女弄丢了牌子!”安华急得不行,若是令牌被有心人所用,岂不是就危险了?

    云曦听闻宫中令牌丢失,又想起昨夜韩淑华遇刺身亡,难道这两件事会有什么关联不成?

    想到此处,云曦反而不再担心,只坐在铜镜前让安华和喜华帮自己挽发。

    “公主,令牌……”安华又自责又担忧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无事,你们放心吧!若是这令牌真的用在了此事上,只怕所行之人就要失望了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有人为了陷害她而杀了韩淑华,先不说父皇不会相信,便是信了也不会为了一个废妃而处死她这个长公主。

    在她那个父皇的心里,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他的皇位更重要的,他还想长长久久的做这个皇帝,只有这样他才能一直安逸享乐。

    国子监中,韩淑华被刺杀一事已是传遍了宫里,云娴和云兴自是要去守着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云婕即将出嫁,也不再入国子监学习,而五公主又请了病假,一时只剩下三皇子和太子两人,还有几名陪读的公子小姐。

    冷凌澈听闻此事后,眸色深沉了一瞬,他只觉得此事有些蹊跷,却是随即收敛了神色,若无其事的教学今日的课业。

    下了国子监,云彬面露忧色的走到云泽的身边,开口说道:“七弟,我们一起去探望一下韩妃吧,那毕竟是八弟的生母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却是直接挥手拒绝道:“三皇兄你去吧,我即便去了,也只会让他们更不快!”

    他们之间早就是水火不容,他又何必惺惺作态呢!

    云彬闻此便点点头,叹气道:“说的也是,那我先去看看!”

    云泽与云彬道别之后,云泽就立刻走到了冷凌澈的身边,有些讨好的看着冷凌澈,抿嘴一笑却是不语。

    冷凌澈收起了桌案上的书本,扬了扬嘴角,轻声问道:“太子这般看我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云泽听到冷凌澈开口发问,便连忙回道:“冷先生,您的箭法是怎么做到那般厉害的?”

    看着云泽双眼泛光的模样,冷凌澈心中了然,这云泽竟是来学艺的!

    “你想学?”冷凌澈明知故问,笑意淡然。

    云泽猛地点起了头,“想学想学!之前还有师父教我,现在师父也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自知失言,连忙捂上了嘴巴,冷凌澈故作未闻,他的确有好些时候没有以“扶君”的身份出现了。

    以前他是没有机会用真实身份接近云曦,所以才会用“扶君”的身份接近她,指引她,可是等到两人接触的多了,他便也不想再用那个身份了。

    毕竟,“扶君”只是那个心狠手辣,谋算天下的他,却并不是完整的他……

    冷凌澈看了云泽一眼,眼中闪过一道算计的锐芒,只可惜云泽并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学,我也不是不能教你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眼中的光亮更盛,就差要欢呼雀跃了,却是只听冷凌澈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不过在这之前,我要先见长公主一面!”

    云泽闻后有些警惕的看着冷凌澈,一张微圆的小脸满是为难,“冷先生,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嘛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可我并没有逼迫你啊,我只是说你若能做成,我便能教你……”冷凌澈的脸上仍旧挂着谦和的笑意,温润俊朗,却是听得云泽小脸一苦。

    还说不是逼迫,冷先生何时也变成这样了!

    云泽心中暗暗腹诽,却是不敢明说,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睛,才满眼精光的笑道:“冷先生,你是喜欢我阿姐吧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冷凌澈这般的坦然,让云泽反是不好发问了,云泽挠了挠头,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冷先生,其实云泽很喜欢你的,只是我阿姐的性子很倔强,她认准了的事情,谁也劝不了!”

    冷凌澈心中苦笑,他又何尝不知道,可是他的时间不多了,有些话他要告诉她,至于如何选择,那就是她的事了……

    “无妨!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可有些事终究还是要奋手一搏。

    即便得到的是失望,也好过从未努力……”冷凌澈敛下了眼眸,浓密的睫毛在他那如玉的脸上投下了一段暗影。

    云泽莫名的觉得心中难过,他是真的很喜欢很敬重冷凌澈,可是他也在乎云曦的想法,沉思了片刻,云泽抬头说道:“好!云泽帮你引阿姐出来!”

    冷先生说的对,无论是什么都要努力,都要尝试!

    而且这段日子阿姐的心情也十分低落,想必也与冷先生有关,为了他们两人他也要做些什么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宫中,狭窄的宫殿内哭声混成一片,云娴和云兴都跪在地上,穿着一身素白痛哭不止。

    云娴没有了往日的娇蛮,她的脸上满是恐慌与无助,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,看着便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云兴也大声的哭了起来,有很多事都是他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母妃突然就被贬了,不知道为什么父皇突然就不喜欢他了,更不知道为什么母妃突然就离开他们了……

    “二姐,母妃为什么会死?我不要母妃死,我不要……”云兴也没有了小霸王的模样,他拉着云涵的衣袖啜泣着问道,让云涵只觉得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“这要不要的可不是八皇子您能说得算的!真没想到堂堂贵妃娘娘居然会落得如此地步!”

    话落间,宁月仪身着蜜粉色的衣裙迈进殿内,这鲜艳的颜色刺痛了殿内所有人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二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