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碎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心碎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,您就吃点东西吧,再这样下去,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!”紫香关切的说道,将一碗粥放在了云涵的面前。

    云涵只扫了一眼,便将桌上的碗筷全都扫落地上,低沉的怒吼道:“我不吃!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,不如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紫香眼中盈泪,却是不敢落下,只耐心的劝道:“二公主不要这么说,贵妃娘娘,还有六公主、八皇子都要指着您呢!”

    “指着我?我现在简直是整个长安城中的笑话,不但被人退了婚事,甚至连清白都没有了……”云涵身子轻抖着,她不想流泪,可是一想到自己受到的屈辱,眼泪便倏地涌出,无法止住。

    紫香的心里也不好受,曾经贵妃娘娘和二公主是何等的荣耀,如今却是落得这般地步……

    “哎呦,这里是怎么了啊?二公主怎么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呀?”一道带笑的女声传来,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云涵猛的抬起头,只见宁月仪正站在殿中,浅笑嫣然满脸的愉悦欣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?来人!来人!”云涵尖声吼道,可是回答她的却是只有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宁月仪用帕子遮住了嘴,眼中笑意更深,“二公主就不要白费力气了,一个不受宠爱的公主,一个正值圣宠的妃嫔,她们自然知道该听谁的!”

    云涵气的浑身直抖,想不到她云涵居然也会落到今日这般地步,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月仪欺辱!

    “二公主为何这般看着人家?嫔妾可是好心好意来陪二公主说话的呢!

    四公主很快就嫁到南国了,如今这宫里也就只有嫔妾还想着二公主了!”宁月仪说完,见云涵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,便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云涵自然听闻了此事,为此她已经狠狠的砸了一通,她想不明白,为何荣桀对她这么冷酷,转而却是又纳了云婕?

    云婕有哪里好,长得妖妖调调的,竟是也入了荣桀的眼!

    云涵一向自信,从不觉得自己比任何人差,可是最近她却是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,先是冷凌澈,如今又是荣桀,难道她真就这般的不堪吗?

    “不过二公主你也不要心灰意冷,长公主身份尊贵,四公主明媚可人,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对她们动心,毕竟谁也不想娶一个心思歹毒的残花败柳!”

    宁月仪的声音陡然一扬,眼中是滔天的恨意,云涵也被那“残花败柳”几字刺激到了,她猛地站起了身,嘶声怒吼道:“你说谁残花败柳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二公主您啊!”宁月仪冷笑说道,丝毫不将云涵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谁人不知二公主已不是清白之身,莫说是南国的太子妃,便是长安城中都不会有男子愿意迎娶二公主!

    不对,若是有些老男人想要续弦,或是哪家有个傻儿子,想必也会考虑二公主的!”宁月仪说完大笑起来,甚至还笑出了点点眼泪,看起来好不痛快。

    云涵红着眼睛,作势要冲上去,却是被紫香拦住,如今二公主的处境本就不好,若是再惹怒陛下,只怕就更加艰难了。

    “宁月仪,你今日来就是为了羞辱本宫吗?”云涵咬牙质问道,身子早已经被气得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!我就想来看看你过得有多凄惨,有多可怜!你居然敢害死我的孩子,云涵,你活该落得如此境地!”

    宁月仪面色狰狞,看到云涵那哭红了眼睛时,才稍稍收敛了神色,嘴角扬起一抹冷嘲的笑意,“我会时常来陪你说话的,会不断提醒你,你现在就是一条落水狗,人人皆可喊打!”

    看着宁月仪嚣张狂傲的离开,云涵才再也控制不住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宁月仪奚落云涵的事情传到了云曦的耳中,云曦闻后只淡淡扬唇一笑,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卑鄙,就让她们斗去吧!

    “我听闻最近父皇每日都会去宁玉殿?”云曦手捧着一本书卷,嘴角含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最近陛下又像之前那般,每日都宿在宁玉殿,可把后宫的那些妃嫔气坏了呢!

    丽妃娘娘送的那些美人,都想尽了办法让陛下回心转意,可是都敌不过宁月仪一人呢!”喜华笑嘻嘻的说道,没有一丝的忌讳。

    安华手中捧着一卷书,作势狠狠的打了喜华一下,瞪着她说道:“哪有未过门的女孩子这般说话的,真不知羞!”

    喜华吐了吐舌头,没有一丝的脸红,“我说的本就是真的嘛!人家都说了,有个杨美人身上就披着一件轻纱,去给陛下献舞,结果都没能拦住陛下去宁玉殿的脚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越说你你越得意了是吧!去把这些书都摆好,再当着公主的面说这些浑话,撕了你的嘴!”安华将手中的一摞书都放在了喜华的手上,怒目斥责道。

    喜华连忙抱着书离开,却是一脸笑意,哪有一丝的害怕。

    云曦合上了手中的书,勾唇笑道:“这才刚过一月,宁月仪便已经迫不及待了,看父皇最近的样子,应是又享受到了那朝颜的味道!”

    安华却是面露忧色,开口问道:“公主,宁华也说了,时间一长,难免会损伤陛下的龙体,太子年幼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挥了挥手,神色淡淡,“太子今年十岁了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,父皇的心思只在美色之上,可是楚南两国的皇帝却都是心机深沉之辈。

    若是再过上十年,二十年,这夏国还能否屹立三强国之列就尚未可知了!”

    安华面色一怔,她没想到公主竟是想的这般长远,可是陛下毕竟是公主的父亲啊!

    云曦知道安华在担忧什么,她站起身,素手拨弄着桌上的白芙蓉,声音淡的仿若根本就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“身为人子,就应该至诚至孝,可是为父不慈,我又有何必要死守着孝道?我今生的愿望就是要保护好泽儿,让天下再无人敢欺他!”

    安华看着云曦那瘦弱却坚毅的背影,眼中不由得湿润了起来,公主过的实在太辛苦了,希望上天能给公主一个好的归宿!

    冷凌澈的心情最近很是愉悦,虽然他从未把司辰当作劲敌,可是云曦与司辰的那个婚约也的确是他心头的一根刺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愉悦并未持续多久,因为云曦现在倒是不再回避他,却是要冷漠疏离的很。

    每日见到他都是一样的笑,一样的谈天,可是他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她的淡漠,冷凌澈自然不能就这般放任。

    一日,国子监下学之后,冷凌澈随意找了个借口就与云泽一起去见了云曦。

    云曦笑着与冷凌澈点了点头,冷凌澈的眸色稍暗,幽深了一瞬,他没有看错,云曦的笑意不及眼底,甚至要比两人最初相交时还要冷淡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冷凌澈直接开口道,他不知道云曦是怎么了,可是他知道,此时若是他再回避,他们两人只怕是再无机会了!

    放在云泽肩上的两只玉手稍稍用力,没有人察觉到云曦的神色变化,云泽却是茫然的抬起头,不解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,宫内规矩多,男女授受不亲,若是被人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长公主可愿意给在下一个答复?”冷凌澈的声音虽轻,却是有着别样的坚持,似乎他若是等不到一个答案,便一定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云曦垂下了眼眸,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她眼中的光华,仿若也遮住了她内心掀起的波澜。

    不知沉寂了多久,久到站在两人之中的云泽只举得双腿发酸,他很想开口打破现在尴尬的局面,可是他却不敢。

    因为今日的阿姐和冷先生都太奇怪了,奇怪到已经超过了他的认知范围,他生怕自己的一句话就会变成一根导火索,将本就紧张的局面瞬间点燃。

    “本宫是夏国的长公主,现在是,以后,也是……”云曦只觉得自己的心骤然一痛,就像是被一只手狠狠地揉捏,疼的她几欲窒息。

    虽是入秋,可宫中的花开的正盛,入鼻都是满园馥郁的香气,可是她却觉得鼻子很酸,那种酸楚的感觉似乎通过她的鼻腔蔓延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般下去了,因为若是再久留片刻,她或许会第一次失去对自己的控制……

    “冷公子,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的手陡然用力,似乎是欲抓住什么来控制自己摇摆不定的心。

    云泽看了看神色暗淡的冷凌澈,又看了看嘴角轻扬,却垂眸而立的云曦,心里更是茫然,一句告辞为何说的好像依依惜别一般?

    冷凌澈一直站在原地未动,直到云曦的背影消失,他仍是未挪动一步。

    而云曦从始至终,都没有驻足回眸,即便只是短短的一段路,她却是有无数次忍不住想要回头张望。

    她想要看看那道白色的身影是否离开,那如仙般俊逸的容颜上可有落寞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直在心里警告着自己,她绝不能回头,若是她回头,今日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,对她,对他都只会是一种折磨!

    “泽儿,你先回宫吧,阿姐想要小憩一会儿……”云曦的笑还是那般的温和,只是她的眼眸比往日要湿润,要朦胧,让云泽有些望不真切。

    其实云泽很想问问她怎么了,可看着云曦那失神的模样,云泽咽回了想说的话,只乖巧的点头说道:“好!”

    云曦一人静静的坐在殿内,她看着桌上那朵纯白污垢的芙蓉花,有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的脸庞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为何她的心会这般的痛?为什么拒绝的话这般的难以出口?

    她在回绝司辰的婚事时,没有丝毫的犹豫,可是今日的那句话却是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……

    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心口,那里的痛楚无以复加,她不知坐了多久,再次睁眼,眼神却依然无法回到曾经的清冷无波。

    她是夏国的长公主,是云泽的阿姐,她只能留在夏国,只能留在云泽的身边!

    而他不应该只做一个质子,他的人生应该是充满朝华的,他的人生应该被记在史册,而不是留在夏国,做一个被人悲叹的可怜质子!

    她轻轻的抚摸着那朵开的正盛的芙蓉花,小心翼翼又辗转流连,情深桎梏,莫不如相忘江湖,各自天涯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幽梦宫中,贤妃正坐在殿内自斟自饮,她一身半新不旧的衣裙,头上也只插着一支成色一般的碧玉簪,看起来便是连大户人家的夫人也不如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神色淡逸,仿佛十分享受这简单安逸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娘娘,宁月仪前两日都去了涵舒殿,听闻二公主发了好大的脾气,一个人哭了许久!”桑葚垂眸而立,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贤妃不紧不慢的喝了一杯茶,桑葚见贤妃饮尽,连忙双手接过茶盏,放置在桌案上,复又斟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宁月仪就是这般的性子,成不了什么大气候,不过也正是如此,我才会选她!”

    贤妃嘴角一勾,刚才那淡然的模样一丝也无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入骨子的阴狠。

    “不过倒是可怜了那二公主,天仙一般的人物,却是落得如此境地,怪可怜的!真是让人不由得便想去搀扶一把,你说呢,桑葚?”

    “奴婢愚笨,一切都听娘娘的!”桑葚见贤妃要起身,连忙过去搀扶。

    贤妃看着桑葚,笑着说道:“这宫里说自己傻的,都是个聪明,只有那些自认为聪明的,才往往都是笨的!”

    桑葚浅笑不语,只恭顺的搀扶着贤妃,贤妃轻叹一声,幽幽开口,“人的长大都是要复出代价的,就像本宫,一夜之间失去了父兄,母亲。桑葚,你说本宫可还能保持着那纯善之心?”

    “奴婢愚笨,不晓大义,奴婢只知道,娘娘做的就是对的!”桑葚的眼中也浮现了一抹悲戚,语气坚定不移的说道。

    贤妃却是勾唇一笑,伸手将一朵开的正盛的月季花折落地上,伸出脚尖将那月季花狠狠地踩进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“越是美好的事物就越是让人想要破坏,桑葚,本宫真是怜惜二公主那个孩子,本宫帮她成长起来可好?”贤妃嘴角的笑意越加的浓烈,神色却是越发的幽冷。

    她转身进殿,泥土之中只留下那被碾碎成泥的月季花瓣,看着便令人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冷宫之中,韩淑华经过大悲大喜,越加的暴躁起来,“陛下什么时候接本宫出去?本宫是贵妃,怎么能住在这么破烂的地方?

    涵儿呢?涵儿就要成为南国的太子妃了,本宫还要给她准备嫁妆呢!”

    紫玉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她真的害怕有朝一日自家娘娘也会变成冷宫中的那些疯女人。

    “娘娘,二公主的婚事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整个夏宫就数本宫的涵儿最美,荣桀怎么会舍得退了涵儿的婚事?

    陛下很快就会接本宫回去了,本宫还是贵妃娘娘,以后还会是夏国的皇后!”

    紫玉不忍心再看到韩淑华这般疯癫的样子,便只好开口说道:“娘娘稍坐片刻,奴婢去给娘娘准备洗澡水。”

    韩淑华一人坐在殿内,嘴里仍是叨叨其词,看起来已经离疯癫所差不远。

    这时,窗外忽然滚入一个利落瘦弱的身影,韩淑华顿时一惊,警惕的看着那黑衣女子,惊恐的问道:“你是谁?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女子似乎笑了一下,冷声说道:“第一个问题,我无法回答你,第二个我倒是可以告诉你,我今日来找你的目的,就是为了帮助二公主好好成长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