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五章 警告国公府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五章 警告国公府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一只洁白纤长,骨节分明的手将手中的纸条凑近了烛火,任由那橘色的火焰将手上的纸条燃成灰烬。

    橘色的火焰映在了冷凌澈那俊美无俦的容颜上,为他那美若谪仙的清冷容颜上镀了一层温暖的光华。

    他嘴角凝笑,眼中是发自内心的欢愉,那鎏金般的目光像是有魔力一般,让人一眼望去,便会沉溺。

    玄羽和玄宫都不知道那纸条上写的是什么,只知道主子看过之后,便一直是这副心情大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玄羽转了转眼睛,试探性的开口说道:“主子,属下怎么觉得您今日看起来更俊美了呢?”

    玄宫瞪了玄羽一眼,就知道说这些没用的话,主子还能理会他不成?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虽然只是寥寥三字,却是足以让玄宫两人大惊失色,若不是知道这世上没有妖精,他们都要以为眼前的主子是妖精所幻化!

    玄羽扯着玄宫的手,惊恐的说道:“老宫,你打我一巴掌,狠狠的打,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玄宫哪里还有心情理会玄羽,只看着冷凌澈试探性的开口问道:“主子,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,很是重要!”

    “有多重要?”玄羽和玄宫脸色一正,都认真而又紧张的看着冷凌澈。

    冷凌澈嘴角微扬,笑意愈浓,薄唇轻启,吐字说道:“堪比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婚约已退,从此她再不会被任何人所牵扯,从此,她只是他一人的云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帝的寿辰之后,便已经入了秋,天气一点点的转凉,除了午时还尚有些夏日的余热,早晚却都是凉意潇潇。

    因着之前是夏帝的寿宴,各府自是都不允许出丧,而上官茹的死法又不光彩,便是连个灵堂都没有,只草草停在了一间柴房。

    “公主,那个上官茹那般陷害您,您为什么还要送她啊?”马车里,喜华不悦的撅起了嘴,一想到上官茹那副嘴脸,只觉得她便是死了都不解气!

    “人死如灯灭,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?我们今日看的并不是死人,而是活人!”云曦语气微冷,眸若寒星,眼中的光明亮却又清冷。

    “活人?”喜华不解的歪了歪头,云曦只淡淡一笑,并未做解。

    云曦的马车刚停到正门,国公府的小厮便连忙恭敬地迎着云曦迈进了府门。

    云曦四周打量了一眼,府内未挂一丝白色,丝毫看不出上官茹今日就要出丧了。

    刚入二门,上官鸾便在门口迎着云曦,她的眼睛有些红红的,身上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衣裙,头上也戴着十分简单的玉钗,见到云曦便连忙走了过来,“云曦表妹,你来了?”

    云曦点了点头,直接开口道:“听闻今日是三小姐的出丧之日,云曦特来吊唁……”

    上官鸾听闻之后,面露些许为难,“云曦表妹,其实府内未给三妹妹设灵堂,而且二婶现在正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知道上官鸾在为难些什么,毕竟上官茹的死与自己有关,二夫人那个不讲理的只怕会将事情怪在她的身上,可云曦却是莫不在意的勾唇笑笑:“无事,劳烦表姐引路。”

    上官鸾见云曦坚持,便也不再相劝,只领着云曦向内院走去。

    上官茹的尸体就草草的停在了柴房,便是连个香案都没有,只用冰保存着尸体,以防尸身发臭。

    远远的便听到二夫人那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,上官鸾有些担心的看了云曦一眼,却是见云曦神色如常,便是连眉毛都未皱一下。

    二夫人衣衫凌乱,头发也是蓬蓬松松的,完全没有了世家夫人的模样,她跪在地上嚎啕大哭,身旁还跪着上官灵,也啜泣不止。

    二夫人听到脚步声,转身看来,这一看便立刻露出了凶神恶煞的模样,朝着云曦便扑了过来,却是被乐华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云曦!你居然还敢来国公府!就是你害了我的茹儿,你赔我茹儿!”二夫人一见到云曦就像发了疯一般,本是摇摇欲坠的身体竟是都有了力气。

    云曦淡漠的看了二夫人一眼,又扫了一眼上官灵,上官灵毕竟年纪小,在宫宴上受了惊吓,此时看到云曦再无之前那般骄纵的模样,恐惧的缩起了脖子。

    “二夫人何出此言?难道你不知道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吗?三小姐伙同平怀侯世子妃,不仅害死了韩侧妃,更是要陷害本宫,她的死是咎由自取,与本宫何干?”

    “贱人!你为什么不承认?只要你认下是你做的,我的茹儿又怎么会死!你就是个灾星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!”二夫人却是将事情一股脑的都怪在了云曦的身上,那不讲道理的模样让国公府的下人都心生嘲讽。

    上官鸾也觉得二夫人有些过分了,虽然她未亲眼所见,可是听到母亲的讲述,她也能感觉到当时局势的紧迫,若不是云曦表妹聪慧,只怕就……

    “二婶,云曦的表妹是无辜的,您怎么能这么说呢!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们一个个都被这个小贱人收买了!你是国公府的女儿啊,怎么能偏帮外人?”二夫人此时就像一条疯狗一般,看到谁就咬谁。

    上官鸾脸色一红,她本是想劝慰二夫人,却是没想到二夫人竟是连她都攀咬,顿时也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国公夫人身边的杨嬷嬷昂首走了过来,她先是与云曦和上官鸾见过礼,便漠视的看着二夫人,开口说道:“奴婢传老夫人的令,二夫人性情疯癫,教女无方,今贬为妾室,送入家庙剃发修行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是堂堂二夫人,她凭什么这样对我?我要去找老爷……”二夫人脸色一白,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,那个老不死居然将自己贬为了妾室,还要将自己剃成姑子?

    “二老爷已经同意了,而且二老爷还说了,若是二夫人不识趣,便直接休了您!”杨嬷嬷的话让二夫人直接跌落了谷底,她睁大了眼睛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上官灵一听自己居然从嫡女变成了庶女,不由得也啜泣起来,却是连一句话都不敢说,生怕老夫人将她也赶到家庙里去。

    杨嬷嬷说完之后,便又看向了云曦,神色舒缓眼含笑意,“老夫人请长公主去说话呢!”

    云曦正想应声,却是只见一个小厮前来传话道:“长公主殿下,国公爷请您去书房议事!”

    这“议事”二字听起来便十分重要,云曦点了点头,与杨嬷嬷轻声说道:“嬷嬷先回去吧,云曦先行见过外祖,再去陪着外祖母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与上官鸾点了点头,便随着小厮去了定国公的书房,走出了好几步,还能听到二夫人那不甘的嚎叫,还有杨嬷嬷指挥众人捆绑二夫人的吵闹声。

    多行不义必自毙,她落得如今,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书房里不仅有定国公,大老爷上官南煜也在里面,云曦迈进书房后,与定国公和大老爷一一见过礼,便坦然落座,坐姿端正雍容,的确非一般家的小姐可比。

    上官南煜看了定国公一眼,便看着云曦,很是慈爱的说道:“云曦,你今日来可是为了送一送你三妹妹?”

    三妹妹?云曦心中不禁冷笑,自己这位三妹妹可是害她不浅呢!

    “不是!云曦今日来只是想与外祖父来说几句话!”云曦的话让定国公和上官南煜都是一愣,顿时面面相觑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曦,你想与我说些什么?”定国公收起了脸上的惊讶,和善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寿宴那日,国公府在我与三小姐之间选择了三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定国公和上官南煜的脸色齐齐一变,皆是面露尴尬之色,云曦却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:“不过,云曦今日来并不是为了埋怨,云曦只是想说,血缘也分远近,云曦并不会心生怨愤。

    不过,云曦只希望外祖父能记得,云曦和云泽的身体里有一半是国公府的血液,为官之道,明哲保身的确重要,可是有时候中立等同于背叛!

    如今的局势,想必也不用云曦多说了,若是其余两府得利,不知可会相信国公府的忠君之心?”

    云曦说完之后,也不理会定国公两人那难看的脸色,便起身福了一礼,开口说道:“云曦还要陪外祖母说话,今日便先告辞了!”

    直到云曦的背影彻底消失,定国公才叹了一口气,幽幽叹道:“云曦终究还是怪我了!”

    “父亲,云曦这丫头实在无礼,您不要与她一般计较,朝堂之事岂是她能明白的!”上官南煜的脸色也十分的难看,只觉得云曦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“云曦说的对,我们国公府有什么资格中立呢?如今长安城中的局势更是容不得我们按兵不动了!”定国公若有所思的说道,一双老眼中闪着精明的光。

    “父亲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要无所保留的支持太子殿下,一定要保证太子的储君之位!”定国公中气十足,眼神坚毅。

    上官南煜听闻之后略略蹙眉,正想说什么,定国公便开口说道:“帮云曦,便是帮我们,你应该懂得我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上官南煜陡然一喜,连忙笑着应下,看来父亲应是已经想通了,既是如此,帮衬云曦姐弟便也没有什么顾及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曦和司辰的婚事一退,众人都不由得一惊,因为众人都以为这婚事是绝不会有变动的,却是没想到,这桩定下了多年的婚事竟是突然就退了!

    夏帝给的理由是,钦天监算出两人的命格相违,若是执意成为夫妻,恐会影响两人的命数。

    众人这般一听,便也心中了然,毕竟云曦尊贵,绝不能有半点的损伤,更何况如今司辰和云曦的婚事退了,他们的女儿便又有了更好的选择!

    谁知司辰却是直接请旨驻守边疆,夏帝闻此便也准了,提了司辰的官位,又赏赐了不少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这消息传到后宫里,却是把云娴高兴的不行,没想到这婚事说退就退了,那她岂不是就有希望了吗?

    云娴正喜不自胜的笑着,蓝星却是忽然凑近了过来,与云娴说道:“六公主,奴婢听到了一些关于司辰将军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快说!”云娴眼睛一亮,连忙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听说,有一日陛下找了长公主和司辰将军去御书房,可是后来五公主又跟了过去!”

    “云茉?那个扫把星去那做什么?”云娴一脸的嫌弃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好像是宫宴那日五公主遇见了司辰将军,便说司辰将军轻浮了她,让陛下做主,后来又解释清了,将军是无辜的,那事是个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个误会,就云茉那个样子,司辰将军怎么会喜欢呢!就凭她也敢陷害司辰将军,还真是个小贱人,看我怎么收拾她!”云娴听闻之后瞬间大怒,一拍桌案,便大步向听香殿走去。

    云茉正呆滞的坐在屋内,眼神空洞没有焦距,青月见云娴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,刚想走过去说话,便被云娴狠狠的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贱婢!滚开!”云娴复又狠狠的踹了青月一脚,将她踢翻在地上,大步便向殿中迈了进去。

    殿外的动静自是传到了云茉的耳中,她站起身刚走了过去,云娴二话不说,抬手就扇了云茉一巴掌,云茉那白嫩的脸上瞬间红肿起来。

    “六妹,你做什么?”云茉捂着自己的脸,不可置信的看看着云娴,不知道她为何要突然过来为难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六妹?你不过就是一个低贱的宫女所生,也敢叫本宫妹妹?”云娴眉眼一扬,满身的戾气。

    云茉虽然心中惊怒,却是只得捂着脸,嗓音颤抖的唤道:“六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云茉这卑躬屈膝的模样,让云娴怒火稍减,她嘲讽的看着云茉,开口说道:“本宫听闻你居然敢污蔑司辰将军,想借此嫁入司府,你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!”

    云茉闻此一惊,“你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!果然是宫女所生,行事就是下贱!简直就个小娼妇!”云娴毫不留情的辱骂道,出口的话越发的难听。

    “云娴,你不要太过分了!”云茉忍无可忍,她什么都可以忍,可是唯有与司辰的那件事,她不想再听任何人提及!

    云娴双眼睁圆,指着云茉的鼻子就骂道:“你居然敢叫本宫的名字,一段时间没收拾你,本宫看你是皮痒了是吧!”

    云娴说完,便接连打了云茉两巴掌,云茉伸手来挡,却是被云娴一把推翻在地。

    青月跑了过来,挡在了云茉的身前,哭着说道:“六公主,五公主是您的姐姐啊,您不能这么对她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!本宫可没有这样淫荡的姐姐,蓝星,你是死人吗?”云娴怒声叱道,蓝星听此立刻跑了过来,用力的将青月扯开。

    云茉正倒在地上不停的流泪啜泣,云娴却是挽着袖子,一把扯过云茉的长发,左右开弓,根本就不给云茉还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云娴最近也情绪低沉,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了云茉的身上,直到将云茉打的吐出了一口血水,蓝星也怕事情闹大,连忙过来相劝,云娴才堪堪停手。

    “云茉,人要有自知之明,你若是再敢觊觎司辰将军,本宫定撕碎了你!”云娴说完,便带着蓝星趾高气昂的离开,没有一丝的心虚。

    青月一把抱住云茉,心疼的痛哭起来,“公主,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云茉双眼无神,一张小脸已经肿的没有了往日的模样,她默默的流着泪,看着外面那明媚的景色,心里却是已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便是报应吗?难道她的所求真的过分吗?

    凭什么她就要承受这些屈辱?凭什么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二更……

    因为为了以后的剧情,这两章的铺垫多了些,明天一切正式开展,敬请期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