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与狼共舞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与狼共舞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了一道娇嫩的女声,未等荣桀细思,便只见一道娇俏的身影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女子曼妙的身姿完全笼在了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之下,不辨容颜。

    “谁放你进来的?”荣桀声音陡然上扬,屋内的侍卫都齐齐跪地,不敢直视其颜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莫要怪他们,本宫岂会一人前来,虽说荣太子的侍卫身手不凡,可这里毕竟是夏国不是吗?”女子娇俏一笑,声音有着少女的轻快还有一丝似有似无的妩媚。

    荣桀这般才想起,刚才这名女子似乎在自称“本宫”!

    夏国共有五位公主,这声音既不是云曦也不是云涵,荣桀眯了眯眼睛,打量着眼前娇弱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荣桀冷声开口问道,可没有因为对方是女子而有一点柔软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想必心中已有论断,又何必发问呢?本宫深夜前来自是有要事要与荣太子相商,还请荣太子屏退左右!”

    荣桀的眸子闪过阵阵冷意,却是一挥手,让屋内众人皆退散而去,屋内一时唯剩下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荣桀没有理会屋内的女子,只径自落座,神色倨傲的打量着身穿黑袍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缓缓摘落了宽大的黑袍,露出了妖娆妩媚的身姿,她的容貌美艳,宛若那滴水海棠娇嫩欲滴,正是四公主云婕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荣桀上下打量了一番云婕,却是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云婕的眼底浮现了一抹失望,却是掩饰的很好,嘴角微微挑起,笑意正浓,仿若海棠初开,“本宫是夏国的四公主云婕,见过荣太子!”

    云婕不卑不亢,坦然直视着荣桀,云婕一直观察着荣桀,她发现荣桀是极其骄傲的人,他虽是不喜欢别人忤逆,却也不喜弱小之人。

    荣桀之所以那般的讨厌云涵,也是因为云涵在遇到事情时,总是会做出一副柔弱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说对有些男子来说的确很是受用,可是荣桀是一国太子,有野心有魄力,这样的男人绝不会仅仅需要一个美丽的花瓶。

    只可惜云涵总是喜欢将自己的心机隐藏起来,而云曦却是锋芒毕露,这般才入了荣桀的眼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云婕一心仰慕荣桀,却是表现的恰到好处,没有一丝的卑躬屈膝,这样才反而能得到他的正视。

    而云婕的料想果然没错,荣桀的确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云婕。

    他自是知道云婕的,丽妃之女,而丽妃又是杨太后的亲侄女,身份要比现在的云涵高贵许多。

    “四公主深夜来面见本宫,不知所为何事?”荣桀收回了视线,神色仍旧孤傲。

    云婕只扬唇笑了笑,却也径自坐了下来,她媚然一笑,在荣桀那双阴冷的眸下淡定自若的开口道:“本宫来找荣太子,自然是为了与您商量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荣桀挑了挑眉,冷眼望着云婕,云婕淡淡一笑,复又开口说道:“夏国与南国的婚事若是退了,只怕对太子十分不利,然而二皇姐有损了名声,也配不上荣太子您。

    而大皇姐命格尊贵,父皇又是绝对不会允许她远嫁别国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提及云曦,荣桀的眸色就红了一分,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,真是可恨!

    荣桀扫了云婕一眼,讽刺一笑,“四公主是要毛遂自荐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云婕没有露出一丝的娇羞,反而十分坦然的应声答道。

    荣桀有些惊讶,倒是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大方的承认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,您看我们的名字都如此相似,这是不是上天注定的姻缘呢?”云婕娇声一笑,双眼脉脉含情,那魅惑的眼神仿若会说话一般,撩拨着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“你心仪本宫?为何?”荣桀却是神色如常,没有一丝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因为本宫不想只做一个普通的官妇,本宫已贵为一国公主,岂有下嫁之礼?

    本宫要做更为尊贵之人,而当本宫第一次见到荣太子时,就已然确定,能给本宫带来尊荣之人非您莫属!”

    云婕目光灼灼的看着荣桀,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倾慕,荣桀先是微微一怔,眼中的探查更深,可是云婕却是任由荣桀打量,便是眼神也没有丝毫的回避。

    片刻的沉寂,荣桀忽然勾唇一笑,“你想做本宫的女人,那你能为本宫带来什么利益呢?”

    云婕不紧不慢的微微贴近了身子,长睫微动,笑的美艳无害,“荣太子不是喜欢本宫的大皇姐吗?本宫嫁入南国之时,必将美人献上,不知荣太子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荣桀眯了眯阴鸷的鹰眸,上下打量着云婕,似乎是在考虑这句话的真假,“你既然知道本宫心仪云曦,你就不怕云曦分了你想要的荣华?”

    云婕盈盈一笑,艳丽的双眸溢满了光彩,“这便要看荣太子了,您喜欢的是夏国长公主,还是云曦这个人?”

    两人彼此直视,荣桀忽的大笑起来,“好狠毒的妇人之心!夏国长公主不可能嫁到南国,但是云曦这个人却是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届时云曦无名无分,即便她是长公主,却是也没有资格与你分享尊荣。

    而夏宫中没有了云曦,年幼的太子哪能敌得过太后和丽妃,果然是个一箭双雕的好计谋!”

    “荣太子谬赞!”云婕微微颔首,笑的越发的美艳动人,在烛火的映衬下,更显的美人如魅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四公主这般的有诚意,本宫自是没有理由拒绝……”

    云婕刚刚扬起嘴角,却是只听荣桀的声音陡然一冷,笑意皆无,“本宫这次只纳侧妃!”

    云婕笑意一僵,衣袖下的手紧握了握,荣桀莫不在意的看着云婕,“可若是你的表现很合本宫的心意,那个最高的位置也未尝不会是你的!”

    几乎是没有片刻的犹豫,云婕就眼神坚毅的开口说道:“好!我答应!”

    云婕知道,自己不可能只凭三言两语就完全得到荣桀的青睐,等自己将事情做成,他才会真的将太子妃的位置给自己!

    “本宫还有一个条件!”荣桀鹰眸闪烁,凌厉而又阴冷,“四公主来南国的嫁妆不必带什么金银,本宫只要白玉!”

    “白玉?”这个条件倒是有些出乎了云婕的预料。

    荣桀点了点头,并没有做解,只开口说道:“不错,就是白玉,而且要年份颇久的古玉,若是你带来的玉有本宫所喜爱的,这南国皇后的位置便是你的!”

    云婕心中一喜,只觉得这样自己就离那南国皇后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正当云婕兀自欢喜的时候,突然有一只大掌覆在了云婕那纤细洁白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未等云婕感受到两人的肌肤之贴,那脖颈上的力度便陡然加重,瞬间让云婕感受到了死亡的逼近。

    云婕惊恐的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,剑眉高耸,脸若刀削,容颜冷峻,可是那双微微泛红的鹰眸却是显得别样的诡异而阴森。

    两人的鼻尖几乎都要相触,气氛却是没有一丝的暧昧,有的只是刺骨的寒气,“可是,本宫最厌恶被人欺骗,若是等你嫁入南国,却是没有带来云曦,本宫便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手间的力气骤然加重,荣桀一丝怜惜也无,冷酷无情的看着眼前那受惊的美人。

    荣桀松开了手,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婕大口的喘着粗气,胸口剧烈的起伏着。

    云婕只觉的自己的身体瘫软无力,刚才那一刻她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了!

    云婕抬头看着身前那一身戾气的男人,眼里有了无尽的恐惧,这个男人绝不是她能掌控的,她能做的唯有让他满意,有被他留下的价值……

    “荣太子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太子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深夜,宫中!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响亮的耳光传来,接着便听到女子那近乎疯狂的咆哮声,“为什么不出手?为什么要错过这个机会?”

    女子说完之后便剧烈的咳了起来,男子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关切的说道:“母妃你不要动怒,都是儿臣的错,可您要仔细身体啊!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正是三皇子云彬,而他面前那个疯狂狰狞的女子赫然是往日里最温和不过的贤妃!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错?既然你知道,你为何还要错过这个机会?你说啊!”贤妃此时哪有一分往日的温柔端庄,她狠狠地盯着云彬,似乎是想要将云彬撕碎一般。

    “母妃!儿臣实在是不舍得再折损千杀阁了!既然夏国和南国没有联姻,我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呢!

    况且挑起众国之战,夏国也会受到波折,我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啊!”云彬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筹谋了多年,千杀阁才有了如今的势力,之前为了除掉云曦和云泽,他们已经折损了不少的人马,这次实在是没有必要……

    “糊涂!你以为两国国书已下,岂是说变就变的,不是云涵也还会有其他的人!”贤妃厉声责骂道,狠狠地摔了一个杯子,锋利的碎片划破了云彬的手,云彬却仍是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贤妃突然低沉的笑了起来,阴森得让人毛骨悚然,“是我错了啊,是我的错了!你不仅是我的儿子,也是云翼德的儿子啊,你在乎的是这夏国的天下,姜府的血海深仇,我又哪能指得上你!”

    云彬闻言,立刻爬到了贤妃的身前,抓着贤妃的裙摆哭诉道:“母妃你不要这么说,是儿臣错了,儿臣这就去千杀阁,派人去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云彬起身便要离开,却是被贤妃开口唤住,“如今你去了又有何用?不在宫宴动手,夏国有的是推脱的理由!”

    贤妃无力的坐了下来,神色晦暗,云彬手足无措复又跪了下来,悔恨的说道:“母妃,儿臣真的知错了!”

    贤妃没有看着云彬,她的眼中没有焦点,不知道在望着何处,“你祖父,你舅舅都是英勇善战的大将军,他们一心为国,出生入死,最后却又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姜府所有男子皆战死沙场,你外祖母听闻之后心灰意冷,一病不起,更是亲手了断自己的生命,偌大的姜军竟是只剩下我一人!”

    贤妃闭了闭双眼,留下了两行清泪,再睁开眼时,双眸却是迸发出浓浓的恨意,“人为将士,死在沙场本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!

    可是,他们不是死在敌人的刀下,而是死在了云翼德的算计之下!不过是为了一个莫须有的理由,他便杀尽了我姜府所有的男子!”

    云彬似是感觉到了贤妃那几欲能毁灭一切的怒火,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,“母妃,可儿臣不明白,当年父皇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屠害姜府啊?”

    贤妃眸中的恨意更是深了一瞬,她紧紧的咬着牙,每个从齿缝中挤出的字眼,都像是一把淬了毒的匕首,“因为什么?不过是男子的嫉妒心在作祟罢了!”

    看着云彬茫然的表情,贤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向云彬伸出了手,云彬身子一抖,可是贤妃却是温和的摸着云彬的头。

    “彬儿,我们姜府满门的血仇都要靠我们两个来报,千杀阁本就是你外祖手下侥幸存活的将士组建起来的。

    你那个狠心的父皇,为了不留下把柄,竟是葬送了整个军队,他们的存在本就是为了复仇!

    彬儿,这是第一次,我希望这也是最后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贤妃说完,云彬便立刻开口表态,“母妃,以后儿臣绝对不会违背母妃的命令了,您就原谅儿臣吧!”

    贤妃闻此只叹了一口气,便将云彬扶了起来,云彬站起身,试探着问道:“母妃,那我们如今该如何做啊?”

    贤妃眸光闪了闪,沉气说道:“如今宫内宫外纷争不断,这储位之争只会愈演愈烈,我们还是按兵不动,静观其变吧!

    只是,云曦绝对是个祸患,不得不除!”

    云彬不知道贤妃为何对云曦有这般大的敌意,却也没有询问,只开口问道:“母妃可是有了谋划?”

    “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绝对不可展露锋芒,好在这宫里一向不缺刀用,待我琢磨琢磨,亲自为云曦选下一把刀来!”贤妃嘴角一扬,笑意森然,双眸仿若野狼之目,跳动着诡谲的复仇之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各国使臣与夏帝辞行之后,便各自归回了。

    可是荣桀却是又给众人带来了一个重磅的消息,那便是他要迎娶云婕为太子侧妃,而夏帝只略略思索,便同意了荣桀的请求。

    夏国的臣子都十分的愤慨,他们夏国也是个大国,却是让这荣桀这般的轻视,居然先后要娶三位公主,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耻辱!

    可是奈何夏帝欣然同意,这些臣子就算是满腔愤慨,却是也只得压制不提,心中都暗暗想着,夏帝还不如长公主有风骨呢!

    可是人家是皇帝,嫁的也是人家的女儿,众人自是没有说辞。

    如今别国使臣离开了,自家的事情也该好好解决了。

    夏帝最为恼怒的便是平怀侯府一事,居然在他的寿宴上出了这等丑事,夏帝恨不得将他们杀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一看到平怀侯,夏帝就想起那些丢脸的事情,便直接削了平怀侯的爵位,直接将他贬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偏生平怀侯还只得感恩戴德的谢过夏帝,不敢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禁声不语,不敢触夏帝的眉头,谁知却是有御史突然上奏弹劾,所弹之人便是六部尚书府的公子杨术,所弹之事便是堂堂世家公子竟是喜好男风,丢尽了长安贵胄的脸面!

    夏帝一想起六部尚书府,就记起了杨柳那个泼妇,顿时怒火中烧,狠狠地责罚了六部尚书府,方才一解心头之恨!

    终是熬到了退朝,夏帝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司辰,冷声道:“司辰你留下,随朕来御书房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二更……

    该蹦出来的都蹦出来了,接下来的故事也该走向白热化了,我们大家一起拭目以待吧,(づ ̄3 ̄)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