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二章 狠狠打脸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二章 狠狠打脸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贤妃刚一进曦华宫,就看见云茉跪在云曦的面前啜泣不止,顿时一愣,一时有些进退两难,不知该不该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青月站起身,走到云茉身边,心疼的开口说道:“公主,奴婢扶您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云茉的腿有些麻,在青月的搀扶下缓缓起身,她抬头看了云曦一眼,见云曦神色冷淡,便只好躬身福了一礼,抽泣着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在经过贤妃的身边时,云茉也行了一礼,便脚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贤妃见云茉离开,才走上前去,不解的问道:“五公主这是怎么了?长公主与五公主往日一向亲近,今日怎么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过一些小事!”云曦笑着回道,却是显然不想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贤妃见此便也不再多问,只开口说道:“寿宴很快就开始了,我是来请长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云曦有些诧然,来唤她也不必由贤妃亲自来吧?

    贤妃脸色一红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丽妃正在招呼一众夫人小姐,我也插不上话,索性就找个借口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云曦心中了然,想必是丽妃拿贤妃出气了,贤妃这才找个借口离开了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左右还有些时辰,我们就先去马场唤太子殿下他们,之后再一起去宫宴吧。”贤妃提议道,云曦想着左右无事,她也想去看看云泽,便也应允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上闲聊了些琐事,贤妃声音轻柔性子温和,两人相聊倒也算是融洽。

    刚一到马场,便只见云泽骑着一匹白色的骏马在场上飞驰,眉头微蹙,看着十分的严肃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却是有些好笑,无论云泽如何像个小大人似的,在她的眼里还都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云泽一边策马,一边射箭,虽是射的并不太准,但气势总归不错。

    见自己这一箭又射偏了,云泽有些懊恼,抬眸一看云曦正站在不远处,顿时更是小脸一红,连忙策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泽翻身下马,有些害羞的说道:“阿姐,我刚才那是失误,我还是有射准的时候的!”

    云曦见云泽满脸的汗水,却是碍于周围还有不少人,便只将手帕递给了云泽,让他好好的擦擦额上的汗珠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可有兴趣射箭,本宫定会耐心相教!”荣桀一看到云曦便立刻走了过来,虽是嘴角挂着淡笑,可是在云曦的眼里却总是显得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“不必!”云曦连一个好脸色都不给荣桀,更不在意他瞬间便阴鸷了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宫宴快开始了,我们走吧!”云曦笑望着云泽,轻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云泽点头,招呼着一众公子离开。

    云曦打量了一圈,见司辰并未在此,心中暗叹一声,只怕今日会给司辰留下不小的阴影吧!

    云曦正想抬步离开,却是见贤妃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云曦顺着贤妃的视线望去,只见她正望着三皇子云彬,便开口问道:“贤妃娘娘,您还好吧?”

    贤妃收回了视线,用帕子挡住嘴,咳了几声,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:“劳烦长公主担心了,我没事,不过老毛病而已。”

    云曦关切的询问了几句,见贤妃真的无事,才与众人一同起身去了宫宴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云曦的眼神都没有片刻落在冷凌澈的身上,冷凌澈看着云曦的背影眸色微闪,却是任由长睫垂下,遮住了里面流转的波光。

    殷钰将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,随即勾唇一笑,轻挥折扇,怪不得二哥不肯回楚国,原来是情事难成!

    众人回到寿宴之上,云曦却仍是没有见到司辰的影子,便询问身旁的沈静歌。

    “辰儿?他不是去了马场吗?我没见到他回来啊!”沈静歌一听云曦发问,难免紧张起来,

    云曦连忙开口劝慰道:“静姨你别担心,我刚才还见到司辰了呢,他酒喝多了些,说是去散散心,许是还没有回来吧!”

    沈静歌见云曦不像在诓骗她,便放下了心,云曦也没有多说什么,免得沈静歌担忧。

    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,司辰才回到了宴席之上,他微微低着头,没有看任何人,也不与任何人说话,只坐在座位上默默的饮酒。

    云曦看了司辰一眼,也垂下了眸子,没想到还是将他牵扯进了这些阴谋之中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夏帝便迈进了殿内,众人立刻跪拜,夏帝虽然很快就让众人平身了,可是夏国的大臣却都是脊背一凉,他们都听出了,夏帝的心情似乎十分不好!

    夏帝看了一眼云曦,云曦只装作不知,心里却是有了估计。

    夏帝收回视线,神色阴沉,若不是因为今日还有别国使臣,他定是要好好的发一通脾气!

    他的女儿就那么不堪吗?

    竟是一个两个的都要来退婚!

    他们都把夏国的公主当成什么了!

    别国使臣也不是傻的,夏帝心情不佳,他们也都看出来了,不过想来也是,最近接二连三的出现变故,夏帝心情好就怪了!

    唯有荣桀丝毫不在意,仿若没有看出夏帝脸色阴沉,径自起身,意味深长的看了云曦一眼,开口说道:“夏国陛下,我们两国的联姻,您考虑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夏帝神色不愉的看了荣桀一眼,语气阴沉的说道:“朕不是早已同意了南帝的求娶之事吗?”

    荣桀不慌不忙的一笑,幽幽开口,“夏国陛下,本宫说的可不是与二公主的婚事!”

    云涵双拳紧握,感受到周围那神色各异的目光,她只得咬牙隐忍,心里却是将荣桀和云曦都恨的要命。

    荣桀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将此事掀开,岂不是在狠狠地打她的脸吗!

    “本宫在南国曾听闻二公主如何优秀,可是相见之后才觉得,二公主与本宫并不合适。

    可是既然两国已换国书,本宫也不忍毁了两国盟约,所以本宫在此求娶夏国长公主云曦,以全两国之好!”

    荣桀话音一落,众人皆是一怔,南国的臣子也有些吃惊,他们这位太子殿下是不是有些善变啊,怎么突然就要求娶长公主了呢?

    而夏国的众臣则是愤慨不已,这荣桀好生狂傲,分明是没把他们夏国放在心上!

    夏帝才最是恼怒,之前他明明已经回绝荣桀了,他怎么还敢当着众人的面提出来!

    就在夏帝刚要回绝的时候,云曦缓缓起身,向夏帝福了一礼,“父皇,儿臣有几句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夏帝一挥手便准了,他知道云曦定然不愿意嫁到南国,此事由她回绝最好!

    云曦复又福了一礼,才转身看向了荣桀,荣桀勾唇一笑,云曦却是双眸凌厉,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教训荣桀呢,如今他倒是主动送上了门!

    “敢问荣太子,南国是南帝的,还是太子您的?”云曦一开口便字字诛心,问的众人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荣桀眯了眯眼睛,却是反客为主,“怎么,难道你们夏国的天下是云太子的吗?”

    云曦不徐不疾,轻轻摇头,“自然不是!在夏国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我国陛下是真正的九五之尊,圣言一出,四海无人敢违!”

    云曦的说辞让夏帝十分满意,脸上都有了一抹笑意,丽妃向云曦翻了一记白眼,心里暗骂道:“马屁精!”

    云曦顿了顿,复又说道:“云曦生在皇家,觉得此事最是正常不过,可是看到荣太子,本宫却是突然心生了一丝疑惑。”

    “疑惑什么?”荣桀神色一冷,脸上的表情看起了十分危险,可是云曦却是仿若未察。

    “两国已换国书,既然是国书自然是两国陛下的意思,可是荣太子却是说退便退,看起来丝毫没有将南帝放在眼里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曦!你休得血口喷人!”荣桀狠狠地一拍桌案,竟是将桌案拍的颤动起来,看着云曦的神情更是阴鸷可怖。

    云涵心中暗暗叫好,只盼着云曦将荣桀惹怒,最好是将云曦掐死才好!

    云涵正这般想着,却是见云曦突然低头望向了自己,心中惊觉不妙。

    云曦挑了挑嘴角,笑着说道:“莫说是两国联姻,便是寻常人家退婚事,还要讲些道理呢!

    本宫这二妹妹容色倾城,性子也是温柔似水,怎么就让荣太子这般的嫌弃呢?”

    云涵气得直咬牙,心里只恨云曦狠毒,她看似在为自己讨公道,实则却还是在换着法的骂自己。

    “她有损清白,凭什么做我南国的太子妃?”荣桀心里压了一团火,若不是云曦是他心仪的女子,他一定要扭断她的脖颈!

    “荣太子慎言,您莫不是忘了,二公主的清白是因何而毁?”

    云曦不等荣桀开口,便复又说道:“任何的男子都会下意识的守护自己的妻子,更不会去做任何有损妻子闺誉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荣太子却是行事反常,本宫倒要质疑荣太子的用心,你是不是因为想毁了这场婚事,才故意找人毁了二公主的清白!”

    云涵险些没被两人气死,他们一口一个清白,一口一个闺誉的,就仿佛她被人玷污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落水被人所救,又不小心撕坏了衣裳,哪里就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了,这岂不是让她成了整个夏国的笑柄!

    “长公主才要慎言,你有什么证据说本宫是故意为之?

    二公主不慎落水,还被一众男子看光了身子,若是想找人给二公主一个交代,想必当时的那些公子都甚是欢喜!”

    荣桀冷眼看着一众夏国公子,那些人本是看着热闹,见事情扯到了他们的身上,都瞬间低下了头,生怕牵连自己。

    云曦幽冷一笑,嘴角勾起的弧度好似弯月,明眸皓齿,琼压海棠,还未等荣桀惊艳,那薄唇中吐出的字眼便险些让荣桀掀了桌子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先是藐视南国皇威,私自破坏两国盟约,此乃不忠!

    而后又背信弃义,毁人清白,此乃不义!

    身为太子,却是朝令夕改,言而无信,此乃不诚不信,枉为储君!

    南国的太子居然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本宫还真是为南国而感到担忧!”云曦声音冷寒,吐字清晰,每个字眼都像是在荣桀的心上插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“住嘴!够了!”荣桀终是隐忍不住,咆哮出声,他双目赤红,仿佛已经隐忍到了极致,若是云曦再说一字,他便要冲上去亲手掐死云曦!

    云曦看了荣桀一眼,两人四目相对,却是杀气弥漫,云曦忽然勾起了唇角,竟是挑衅一笑,“如今荣太子又多了一条殿上失仪,粗俗无礼!”

    殷钰简直是看得惊诧不已,对云曦竟是不由得生了一丝敬畏,这女人的嘴巴也太利了,!

    他心里暗暗想着,以后绝对不能的罪这个二嫂,否则还不得被骂哭了啊!

    至于荣桀,他早就已经被气得浑身发抖,他刚想将面前的桌子掀起,却是被身后的亲信陈平按住了桌角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太子此时若是动怒,便更是落人口舌,届时便是三皇子得利!”

    荣桀闻后,眸中红色稍褪,却仍是紧紧的盯着云曦,眼中的色彩是爱是很,也是只有他一人清明了。

    夏帝第一次这般的喜欢云曦,只觉得自己最近受的气终于得到了排解,阴沉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意,笑呵呵的出来打圆场,“朕这大女儿一向能言善辩,荣太子不要与她一个女儿家的计较!来,朕你们举杯共饮,莫要失了和气!”

    云曦向夏帝了福了一礼,便缓缓落座,丝毫不在意那如刀子般割在她脸上的目光。

    荣桀最在意的不就是太子之位吗,她便要彻底毁了他的名声!

    云曦看了一眼荣桀身后的大臣,这些大臣绝不可能都是荣桀的心腹,这里面只怕既有南帝的人,也有那位三皇子的人。

    她今日这番话一定会传回南国,至于这些话会给荣桀带来什么麻烦,那就不是她关心的了!

    殷钰偷偷转头看了冷凌澈一眼,暗暗挑了挑眉,意思是你女人真厉害!

    冷凌澈淡淡的扬起了嘴角,一副本应如此的模样。

    云婕侧头打量起了云曦,眼中浮现了一抹怨恨,她今日把荣桀伤成这样,只怕荣桀定会对夏国生了嫌隙,她要成事就更难了!

    可是云曦今日一辩,却是让夏国众人纷纷赞叹,若不是还要顾及荣桀的脸面,他们简直都要拍手叫好了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众人对云曦的称赞,司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。

    殿内烛火漾漾,酒气香浓,他怔怔的看着云曦,嘴角却是浮起了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这样尊华又绝美的她,让他那般的陌生,却又是那般的仰慕,是他,配不上她!

    他连一个小小的计谋都要依靠别人相助,他连一个柔弱的女子都斗不过,又如何能在这乱流中给她一个依靠?他又有什么资格再缠着她?

    云曦……云曦……

    司辰将个名字默念了许久,却是将心底那欲喷薄而出的感情都融在了酒里,灌入了喉中,深埋于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的寿宴终是落下了帷幕,最后一日的寿宴夏国占了上风,君臣同喜,言笑晏晏,酒过三巡才欢喜而散。

    荣桀强压住心中的怒火,刚一回到驿站,便将屋内的木桌一劈为二,“云曦!云曦!”

    荣桀嘶吼着,似乎眼前的木桌就是那个明明绝美倾城,却是让他恨之入骨的女人!

    他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,却是没想到她那般的不识抬举,竟是当众质疑他身为的储君的品性!

    “太子息怒!若是让有心人听到,只怕对你更是不利啊!”陈平苦言相劝,他也没想到那个长公主出口竟是那般的毒辣,只怕这次回南国太子又要费一番周折了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有人求见!”

    “不见!”荣桀低吼道,眸中红色未退,显然仍是盛怒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好生无情呢,本宫特意来看,太子殿下怎能避而不见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……

    我小曦儿威武,撒花??ヽ(°▽°)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