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帮情敌?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帮情敌?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夏宫深处,树影横斜,交错的枝丫挡住了炎炎的夏日,可是那垂落的光线却依然让人觉得烦闷。

    树下站着有三道人影,一道白若月辉,两道黑似暗夜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这里面……”玄宫欲言又止,这种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声音依旧淡然无波,只抬眸淡漠的看了一眼那偏殿之内。

    “玄宫,去帮他一下吧……”冷凌澈开口唤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玄宫转身欲走,却是又转过身来,有些茫然的开口道:“帮……谁?”

    “老宫,你是不是傻,当然是帮那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司辰!”

    冷凌澈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眼,玄羽却是一脸怔愣,不可置信的抽动着嘴角,“主子,您刚才是不是口误了?您说错了吧?”

    冷凌澈看着偏殿的方向,却是叹道:“我不喜欢的是他的婚约,不过现在倒是也没有讨厌他理由了。

    一代将军,若是被女人所算,实在是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冷凌澈说完便抬步离开,玄羽一把拉过玄宫,眼眶泛泪,“老宫,我们主子真是圣人啊,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大度的男人,居然还要出手拯救情敌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玄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词汇量是如此的匮乏,这一刻的主子在他心里是那般的高大伟岸!

    玄宫冷冷的瞥了玄羽一眼,严肃的脸上只有嫌弃的表情,伸手想拨开玄羽的手,却是又复杂的看了玄羽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陪我吧!”玄宫艰难的开口,他什么危险的任务没接过,可是这种事他该怎么做啊!

    “怎么?你怕那公主饥不择食啊?放心放心,她要是对你下手,那她得饿成什么样啊!”玄羽哈哈的大笑起来,一点都不考虑玄宫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做啊?”若说杀人,玄宫能想出一百种不重复的办法,可是这算什么事啊!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!”玄羽说完从口袋里翻出一个瓷瓶,扔给了玄宫,兴奋的笑着说道:“这个是玄徵那家伙配的,他的东西我都带着呢,没想到用在这种地方,还真是刺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偏殿之中,司辰已然昏睡了过去,云茉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,含情脉脉的看着他,眼中有无限柔情,似乎天地之中都只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云茉的脸颊通红,她的指尖有些颤抖,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是一国公主,即便她并不受宠看,却是也自小学习礼仪诗书,更是知道她今日所行之事是多么的可耻。

    云茉忽的落下两行清泪,眼中雾气朦胧,可是她没有办法,她不想就这样了此一生,她还这般年轻,为何就要过着绝望的生活?

    她的眼中忽然浮现了一抹决绝的目光,她要赌一把,她不要再活在那暗无天日的日子里,更不要成为别人手中的工具!

    她的指尖虽然仍是颤抖不止,眼神却是十分的坚毅,没有一丝的茫然犹豫,她脱下了身上的外裳,中衣,直至只剩下一件轻薄的粉色肚兜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抖了抖,便拥进了司辰的怀中,此时的云茉面若海棠嘴角凝笑。

    虽然今日是她设了一局,可是司辰是正人君子,就算心中不愿,也一定会对她负责,那时候她便可以嫁入司府,哪怕只是一个妾室,她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云茉一颗颗的解开了司辰衣上的扣子,又脸色通红的解开了他腰间的锦兰腰带。

    云茉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,仿若被煮熟了一般,她从床边拿出一个木匣,里面躺着一颗药丸,云茉咬了咬嘴唇,义无反顾的将药丸拿出。

    只要司辰吃了这颗药丸,便会心甘情愿与她共赴云雨,那时候她便可以成为他真正的女人!

    云茉深吸了一口气,正要将这药丸喂入司辰的口中,玄宫却是突然破窗而入,云茉尚未尖叫出声,便被点住了穴道。

    她怕极了,她几乎是不着寸缕,只穿着一件肚兜,她现在更是连叫都叫不出来,若是被人毁了清白,她连最后的希望都没了!

    云茉的眼泪瞬间盈出眼眶,身子更是不住的打着寒颤,可是出乎她预料的是,玄宫根本看都未看她一眼,只给司辰吃了一颗药丸。

    云茉惊恐的看着,接着便只见司辰的眉毛动了动,沉重的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司辰刚一睁开眼,便看见了衣不蔽体的云茉,猛的坐起了身子,脸色不由一白。

    接着便看见床边的黑衣人,脸上带着纯白色的面具,只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这是怎么回事?”司辰见自己衣衫不整,连忙将衣衫穿好。

    玄宫蹙了蹙眉,主子只说来救司辰,可没让他解释,便只看了司辰一眼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司辰正想去追,却是只觉的浑身软绵无力,竟是根本就提不起内力。

    这时另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男子走到了司辰的身边,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出声,“真是没用的男人,这么简单的局都摆脱不了,还要劳烦我们主子出手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主子是谁?”司辰立刻追问道。

    玄羽却是不屑的一扬头,冷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你自己猜喽!”

    玄羽扫了云茉一眼,露出了厌恶的眼神,“居然能被一个女人设计,还少年将军呢,真不知道那些仗都是谁打的!

    你若是不想被人抓包,就快点走吧,这女人的穴位一会儿就解了,小心缠上你!”

    玄羽说完,也不顾两人的脸色便翻窗而出。

    司辰还想追问,可是玄羽却是早就已经不见了身影,司辰的眼中满是恼怒,他只阴沉的看了云茉一眼,便起身离开,只剩下云茉唯用那可怜娇弱的眼神苦苦哀求,却是没有得到司辰的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我家公主就在里面!”青月面露担忧,引领着云曦向偏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五公主怎么会突然晕倒?”虽然之前的事情有些不甚愉快,可是云曦还是很挂念云茉,听闻云茉晕倒,便立刻带着宁华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奴婢也不知道啊,奴婢本来随着五公主一起散步,可是五公主好端端的突然便晕倒了,奴婢便就近将五公主安置在了偏殿中,想着让宁华姑娘帮着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青月一边说着,一边疾步向偏殿的方向走去,此时应是已经成事了吧!

    只要让长公主看到司辰与五公主亲热,以长公主那骄傲的性子,只怕是要与司辰将军退婚的,那时候五公主岂不是就可以嫁给司辰将军了吗?

    青月心中越想越喜,脸上却是不动声色,可是刚靠近偏殿,便只见司辰阴沉着脸色,满脸怒容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月顿时愣在原地,云曦也显然一怔,司辰看见云曦走了过来,心里更是一清二楚,原来这还是个连环计!

    司辰虽是没有与云茉发生任何的事情,可是看着眼神清澈的云曦,却仍是觉得惭愧。

    他真是无用,这样的他拿什么来保护她?

    司辰没有说什么,只眼神复杂的看了云曦一眼,便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青月却是进退两难,不知道该如何去做,云曦看了一眼司辰离开的方向,双眉紧蹙,眼神已经不复刚才的担忧,只剩下一片冷寒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……”青月试探的开口问道,心里没了底,这和她们事先商量好的不一样啊!

    “宁华,我们回去吧!”云曦淡漠的转身,抬步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青月见状却是立刻开口唤道:“长公主,五公主她……”

    青月只想着,即便出了变故,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总归是惹人怀疑的,只要长公主看到五公主衣衫不整,这事情也一定成了。

    可是云曦却是近乎冷漠的打断了青月,“五公主若是身体不舒服,便去找御医吧!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……”青月不甘心的抬起了头,却是正对上那双冷到极致的墨眸,顿时彷如跌进了漆黑幽冷的冰窟之中,瞬间便禁声不语了。

    青月一向知道云曦是个厉害的,可是因为云曦与云茉的关系一向很好,所以从未见过云曦威严冷戾的眼神,今日一见,顿时被吓得双腿一软,竟是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直到云曦走远,青月才踉跄起身,跌跌撞撞的跑进了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云茉只穿着一件粉色的肚兜,正伏在床上嘶声裂肺的哭着,青月见此心中十分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”青月轻声开口唤道,不知该如何劝慰。

    “青月,我是不是十分的可笑?我抛开了礼义廉耻,却是依然于事无补!我就这般的低贱吗?便是主动投怀送抱,也得不到他的回应?”

    云茉一想到司辰看着她的那种厌恶嫌弃的眼神,她的心就疼的几欲破裂,她只因为爱他才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他啊!

    “公主,你不要这么说!”青月见此何尝不心痛,也不由得留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公主!”下一瞬,青月惊呼出声,立刻上前扑去,紧紧的抓住了云茉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公主!你这是做什么?”青月抢下了云茉手中的剪刀,将其远远的丢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青月,你让我死吧,如今我还有什么脸面活着?”云茉满脸泪痕,仿若风雨飘摇中的孤舟,无依无靠,仿佛再有一道风浪就会把她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“公主,您不能这么傻啊,您若是死了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!您也是堂堂夏国公主,凭什么长公主就能活着那般滋润,您却是要以死明志!”青月抱着云茉,两人皆是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拿什么与大皇姐比,她是夏国嫡长公主,是尊贵的护国公主,而我呢?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,卑微如尘埃的人!”云茉抽泣着说道,身上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青月给云茉披上了衣裳,心疼的看着云茉,想了想说道:“五公主,虽然今日的计划有些变动,可是长公主总归是看到了司辰将军的。

    您就去与长公主说,你们已成夫妻之实,若长公主对您的情意是真的,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!”

    云茉靠在青月的肩上,一声声的啜泣着,眼神空洞而迷茫,她还有机会吗?

    云茉来到曦华宫时,云曦正坐在院中的芙蓉丛中,她斜靠着藤椅,闭着眼眸,好一副安静祥和的美人图。

    看着云曦这悠闲却尊贵的样子,云茉想起了自己刚才的不堪与可笑,眼中浮现了一抹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安华见云茉走了过来,在云曦的耳边轻轻的附耳几句,云曦缓缓抬眼看向了云茉,脸上却是不复往日亲近的表情。

    云茉见此心头一紧,却是快步走上前去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云曦的面前。

    安华被吓了一跳,云曦却是并未有任何的慌乱,只坐起了身,薄唇轻启,“五妹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皇姐,我错了!”云茉的眼中瞬间漫上了一层水雾,她抓住云曦的裙摆,抽泣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妹哪错了?”云曦的心里是有些失望的,她最近一直在派人调查杨术,却是发现那杨术竟是个男女通吃的,不仅流连青楼,更是男风馆的常客。

    届时只要将此事挑明,由御史弹劾,即便父皇再如何的凉薄,却是也不会将一国公主嫁给一个喜好男风之人!

    父皇性情凉薄,却也看重皇室的颜面,绝不会同意杨太后她们的提议,可是云茉她却……

    “大皇姐,我不该为了摆脱与杨术的婚事,去找司辰将军,更不该与他……”云茉欲言又止,眼眸低垂,的确是楚楚可怜,可她却是没看到云曦那愈加冷漠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五妹来不是请罪的,而是想告诉我,你已经与司辰有了首尾?”云曦没有转弯子,直接将话挑明了。

    云茉脸一红,想到安华还在身边,顿时羞愤的说不出话来,青月有些替云茉打抱不平,这种事情怎么能在别人的面前说出来呢!

    青月想说什么,却是被云曦的威压所摄,复又连忙缩起了头。

    “五妹,今日一事,难道你只是为了要摆脱杨府的婚事吗?”

    云茉很想说是,可是被云曦那清明冷寒的眸子看着,她却是久久说不出那个“是”字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已经发现了杨术的软肋,他喜好男风,只要被御史弹劾,你们的婚事自然不会再成。”云曦淡淡的说道,云茉则是抬起头,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与你说过,我会帮你解决此事,可是看来你并不信我,或者说你想要的不仅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皇姐……”云茉的眼泪更盛,她掩面痛哭起来,看起来很是悔恨。

    “至于司辰一事,我今日便不妨与你说句实话,我不会为你做主,也无法为你做主,因为我和他早已经退了婚事,不过尚未公开而已。

    司辰是个正人君子,若是你们之间真的有了肌肤之亲,司辰便一定会给你个交代,若是他不再提及,想必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不欲再说,便是连眼神都收了回来,不理会云茉那惊诧的目光。

    云曦抬头望向了院中那随风而摆的白色芙蓉,眼底浮现了一抹落寞,云茉今日真的是让她太失望了。

    人即便处于逆境,也不应该牵连无辜之人,更是不应利用真心对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泽儿,这些弟妹她唯独将云茉放在心上,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成为她利用的对象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世上唯有人心换不回人心!

    “大皇姐,我错了,我真的知错了,你不要不理茉儿好不好,茉儿在宫里只有大皇姐一个亲人了!”云茉哭的声泪俱下,好不可怜,云曦却是没有动容半分。

    “五妹,你不必说这些了,杨术的事情我仍然会为你去做,不枉我们姐妹一场……”剩下的话,云曦未说,可是云茉也不是傻的,自然明白云曦的意思。

    经此之后,只怕她们姐妹情断,云曦以后再也不会帮她一分了!

    “大皇姐……”云茉哭声喊道,哭的是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贤妃娘娘来了!”喜华恭敬的说道,却是用眼神的余光瞪了云茉一眼。

    “快请进来!”云曦站起身,抚平了裙上的褶皱,看着青月冷冷开口说道:“扶你家公主回宫休息吧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是二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