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五十章 合欢花香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五十章 合欢花香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云泽对荣桀是满腔的敌意,可是想到荣桀对云曦那龌蹉的心思,留在这还指不定要生出什么事端呢!

    这般想着,云泽即便心中不愿,却也还是只得点头答应,带着一众公子们去了马场。

    “彬儿!”贤妃轻声开口道,神色温柔,语气轻缓,“一定要护好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云彬温厚的笑了笑,点头应下,便连忙跟上了云泽的脚步。

    云曦感念贤妃好意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外祖母,离宫宴还有些许的时辰,您不如去休息一会儿吧!”国公夫人毕竟年纪大了,若是这样坐上一整日,身子自然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国公夫人放心不下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云曦也回宫休息一会儿,外祖母放心就好!”云曦笑着说道,闻此国公夫人才稍稍安心,在大夫人的搀扶下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贤妃娘娘,我要回曦华宫整理一下仪容,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公主尽管回去吧,你刚才想必也受到了惊吓,这里有我呢,没事的。”贤妃善解人意的开口道,眉目慈爱,十分的柔善。

    云曦闻此,便福了福礼,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婕看着云曦的背影,微微贴近了云涵,笑着开口道:“二皇姐,我真是羡慕大皇姐啊,有那么多优秀的男子想要去保护她,就连荣桀太子也是仰慕着大皇姐……”

    云婕仿佛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一般,连忙捂住嘴巴,歉意的说道:“哎呀,你看我说什么呢,真是该打,二皇姐你可不要介意啊!”

    云涵狠狠地瞪了云婕一眼,心里却又何尝不憎恨,她就是不明白,云曦那种冷冰冰的样子到底哪里好?

    论相貌,她丝毫不输于云曦;论性格,她要更加的温和体贴,为何这些男人就像被勾了魂一般,对她不闻不问,对云曦却是求之不得?

    云涵猛地起身,冷哼一声,青着一张脸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去哪啊?”云娴一脸茫然,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云婕却是勾唇一笑,云涵以前也是个聪明的,没想到竟是会沦落到这般地步,便是脑子也不好用了!

    云婕美滋滋的饮了一杯酒,她才不怕荣桀喜欢云曦,荣桀对云曦的爱慕,也许还会成为她的助力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主,今日冷公子也太厉害了,那箭嗖的一声就把荣太子的箭给击落了,真是真人不露相啊!”喜华手舞足蹈的说着,眼里都是对冷凌澈的钦佩。

    “是啊,冷公子今日的确是让人大吃一惊,没想到冷公子那般斯文,竟是还有这等功夫!”安华也不由得感叹道,那一箭真是让人匪夷所思,便是练家子也不一定有那般魄力!

    “冷公子出身在楚国的锦安王府,锦安王府的权贵可不是因为锦安王是楚王是亲弟弟,而是用马上的功夫打下来的,冷公子的箭术自然不会差!”

    云曦开口说道,却是一直在蹙眉凝眸,她其实并不清楚冷凌澈的箭术,可是当她看到冷凌澈搭弓挽箭时,她却是不由得就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可是,今日一事他势必会引来各方的关注,难免会被推上风口浪尖,若是被人忌惮……

    云曦只觉得心口闷得很,可是一想到他白衣轻扬,墨发如瀑,她的心就“扑通扑通”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都怪那个荣桀,屡次三番的惹是生非,着实可恶!

    而此时的马场之上,冷凌澈与一众质子站在一处角落里,看着一众公子们赛马逗乐。

    “二堂弟的身手还真是不错,想必是费了不少心血吧!难不成你还以为王叔会把你接回去?”冷凌洵不知何时走到了冷凌澈身边,阴阳怪气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多虑了,早在楚国父王便已然教过我射箭了。”冷凌澈淡淡回答道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“哼!做人还是要懂得好自为之,就算你是嫡子如何,你没有母族,也不得王叔喜欢,否则也不会被王叔送来做了质子!

    所以,你便安心的待在夏国,不要生出不该有的心思,至于锦安王府的世子之位,更是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冷凌洵说完,便一甩衣袖,阔步离开,似乎羞辱冷凌澈能让他十分的开怀。

    “冷兄,这个二殿下似乎对你敌意很深,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?”荣宁实在是不解,冷凌澈性子多么温和的啊,为什么非要为难他呢!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啊……”冷凌澈笑的温润无害,就像白兰一般姿容高洁。

    荣宁叹了一口气,心里为自己和冷凌澈的命运而悲叹着,却是看不出冷凌澈的笑比往日要更盛一分,双眸的墨色却是要重了一分。

    荣桀骑在黑马背上,一直打量着冷凌澈,冷凌澈给他的感觉很像是那个鬼面人,可若是他有这般的身手怎么会甘心留在夏国做一个质子?

    一年两年谁都可以隐忍,可是他这一待就是十年,这毫无道理!

    像荣桀这种人,即便是告诉他冷凌澈迟迟不回楚国只是为了云曦,他也是绝对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在荣桀的心里,权力才是最重要的,而女人不过是点缀罢了,就像是皇冕上的宝石,只为了看着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荣桀的心中越发的疑惑,难道是他弄错了?

    可是不确定此事,他就无法安心,荣桀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,突然策马向冷凌澈他们所在的地方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啊!快跑啊!”荣宁他们大惊失色,准备落荒而逃,冷凌澈淡漠的看了一眼荣桀,那一刻,荣桀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冷意。

    可是冷凌澈并未出手,荣桀也未伤到冷凌澈,只因为司辰策马而来,他身下的骏马将荣桀狠狠的撞开!

    “司辰!你疯了!”荣桀勉强控制住了暴怒的马匹,随即便抬头对司辰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冷凌澈是我国的质子,荣太子想要做什么,难道是想挑起夏国和楚国的战事吗?”司辰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上,更衬得他如松如竹,若是被女子们看到这一幕定会脸红尖叫。

    荣桀沉了一口气,却是挂起了讽刺的笑意,嘲讽的看着司辰,“司辰将军果然好气概,若是有人觊觎本宫的未婚妻子,本宫不但不会救他,还会亲手宰了他!”

    荣桀说完,便冷笑着扬长而去,只用眼神的余光瞥了一眼冷凌澈,真是可惜,就差一点!

    “被人欺负就不知道还手吗?”司辰坐在马背上,没好气的看着冷凌澈,眼里没有一丝友好之意。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!”冷凌澈躬身行了一礼,礼数周到,温和清朗。

    司辰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他下意识就来救冷凌澈了,也许没有冷凌澈,他和云曦也不会走到这种地步,可是他骨子的骄傲却是容不得他见死不救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司辰怒其不争的看着冷凌澈,这样的男人如何保护得了云曦!

    “将军,有人找您!”马场的小太监一路跑来,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司辰叹了一口气,便策马离开,原是一个小宫女在马场边等着,似是与司辰说了什么,司辰脸色一变,便立刻离开了马场。

    冷凌澈看着司辰离开的方向,微微蹙了蹙眉,他刚才似乎是听到了“云曦”二字!

    “云曦在哪儿?她怎么会受伤?她身边不是有乐华护着吗?”司辰满脸的担忧,不停的发问着。

    “公主心情不好,就出来走走,却是没想到这宫里竟会有歹人想到抓走公主,乐华寡不敌众,若不是惊动了附近的禁卫军,只怕……”小宫女忧心忡忡的说道,还用帕子抹了抹眼泪,看起来很是后怕。

    “乐华受了伤,这件事公主不敢张扬,怕有人借机败坏公主名声,却是又怕那贼人去而复返,所以只得来找将军!”小宫女口齿伶俐,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缘由彻底交代了一遍。

    司辰心里不仅有担忧还有些恼怒,难道是那荣桀派人挟持云曦?

    真是胆大包天,居然在宫里行此等事情!

    司辰想到云曦,步伐更大了起来,只想快点守在云曦的身边,便催促道:“快些!”

    小宫女带着司辰来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宫殿,“将军,公主就在里面!”

    司辰刚想迈进去,却是转而开口说道:“我还是在外面守着吧!”

    小宫女转了转眼睛,开口说道:“可是公主扭伤了脚,宁华都被打晕了过去,我们也不敢叫御医……”

    小宫女未等说完,司辰便立刻迈入了殿内,小宫女勾起了嘴角,轻轻的将门合上。

    屋内燃着有些甜腻的香味,司辰一向不熏香,闻到这般甜腻的味道,只觉得有些不喜,却是并未多想,而是左右张望,开口唤道:“云曦,你在吗?我是司辰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司辰并未听到任何的声音,正是有些狐疑,却是只听到内室传来轻微的衣料摩擦的窸窣声。

    “云曦?”司辰试探问道,便轻抬脚步迈入了内殿。

    床周围的帷幔尽数落下,藕荷色的纱幔里若隐若现了一道窈窕人影,隐约露出了一段紫色的衣袖。

    内殿的香炉里也燃着与外殿一样的香,只是味道更浓,甚至有些呛鼻。

    “云曦?”司辰又唤了一遍,然而床上的人影却还是未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司辰心中并未多想,反而更是担忧,难道云曦伤的这般重,竟是晕了过去?

    “抱歉,失礼了!”司辰开口说道,便一把掀开了纱幔,可是里面的场景却是让他大惊失色!

    床上的女子穿着一身紫色绣丁香花的衣裙,这紫色的确是云曦最常穿的颜色,可是那女子长着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,柳叶弯眉樱桃口,双眸含泪娇弱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五公主?”司辰顿时愣在原地,不可置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的正是云茉,她有些惊喜的看着司辰,“将军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“五公主怎么会在这?云曦呢,她不是受伤了吗?”司辰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心里想的念的只有云曦,仍在担忧她的安危。

    云茉的眸子暗淡了一瞬,微微颔首,轻声细语的说道:“大皇姐没有受伤啊,或许是传唤的奴婢说错了吧!”

    司辰先是一怔,随即却是明白了什么,脸色骤冷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司辰将军!”云茉从身后拉住了司辰的衣摆,梨花带雨,娇弱无助,就仿若那安居一隅的茉莉花,安静清雅。

    “公主自重!”司辰避开了云茉的拉扯,看着云茉的神色也有些不善起来。

    他记得这五公主与云曦很是亲近,可是她为何要谎称云曦受伤,骗他来此?

    “司辰将军,我的脚崴伤了,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?”云茉不像云曦一般绝色,也不像云涵一般清丽,甚至也不像云婕和云娴那般妩媚俏丽,可是她胜在那柔弱无辜,温和无害的模样。

    司辰却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,他只近乎冷淡的回道:“公主受伤了便去找御医吧,微臣不会看病!”

    “为何?为何大皇姐受伤你就满心的担忧,为何到了我这里,你便这般的冷淡?”云茉哽咽说道,声音微微颤抖,仿若是萧索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花,让人不由得怜惜。

    司辰只觉的有些头晕,屋内那浓郁甜腻的香气让他觉得很不舒服,他只想离开这里,去呼吸两口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然而云茉却是已坐起了身子,她穿着一身紫衣,披散着乌黑的长发,她抬起那张小巧精致的脸庞,楚楚可怜的看着司辰。

    “我就那般可有可无吗?为何你们所有人都要轻视我?父皇是,太后是,难道你也要这般对我吗?

    就因为我的母亲是个低微的宫女?所以我便要受到别人的冷眼吗?这不公平啊!”云茉的声音很轻,虽是在哭诉,却没有一丝疯癫的模样,却更是让人怜惜不已。

    司辰揉了揉眉间,用力的晃了晃头,屋内的香炉烟气缭绕,使得本就有些昏暗的室内变得更加的朦胧。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自己的母亲,我一出生她便死了。

    我喜欢大皇姐她们的名字,因为每个人的名字要么是父皇用心起的,要么是她们的母亲所取,都是对她们的希冀。

    只有我,我的名字不过是因为父皇看到了茉莉花,便随意起了一个名字。云茉,云茉,这名字一听起来便让人不喜!”

    云茉的脸颊划过两行眼泪,她的眸中好像是藏着无限的悲痛,她缓缓的站起了身子,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“我不喜欢茉莉花,因为它一点也不美,一点也不鲜艳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人关心我,没有人在意我,直到那一日,你挡在了我的身前,你保护了我,救下了我,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开心吗?

    司辰将军,我喜欢你,仰慕你,我知道我比不得大皇姐,可是我会比她更爱你!”

    云茉深吸了一口气,向前迈进一步,环住了司辰的腰肢,将头轻轻的倚靠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她的脸颊羞得通红,眉眼中却都是难掩的喜色,原来他的胸膛这般的温暖宽阔,如果可以,她愿意溺死在这种温暖中!

    女子身上那清淡却甜美的香气萦入了司辰的鼻中,司辰猛地推开云茉,却是只觉得头晕目眩,脚步竟是都虚浮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怎么了?”云茉上前搀扶住司辰,柔声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开!”司辰想要避开云茉的拉扯,才发现自己竟是没有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他即便是多饮了一些酒,也不会醉成这般……

    他突然眸子一缩,看向了那雾气袅袅的香炉,顿时厉声吼道:“你居然敢对我下毒!”

    云茉扶住了司辰,眸中含泪的说道:“我如何会对将军下毒?我对将军是一片深情,这香……不过是最普通的合欢香……”

    合欢花,多美的名字,云茉在念到那两个字眼时,俏脸一红,却是嘴角扬起,再一次拥进了司辰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将军,云茉倾心于您,愿意永伴将军左右,不离不弃,白头偕老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