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九章 暴露身份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九章 暴露身份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司辰坐的颇稳,一点兴致都没有,只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听到荣桀唤他的名字,司辰也不过是抬头看了荣桀一眼,并没有露出像他人那般的殷勤笑意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自便!”司辰说完,便复又倒了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对面的云曦见此情景,不由得蹙了蹙眉,她不想看司辰这般颓废的模样,可是她也不能违心哄骗他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云曦的玉手,云曦顺势望去,只见是沈静歌正对着她轻轻一笑,劝慰道:“年少总会为情伤神,男孩子经历些挫折没事的!”

    “静姨……”云曦心中动容,在司辰和她之间,静姨还能没有一丝偏袒的站在她这边,她心里的那种温暖感动真是无法言表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司辰那不痛不痒的回答却是激起了荣桀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先是那个黑衣男人对自己百般羞辱,如今这个司辰对他也不见有一丝敬色,难道他们真是同一个人?

    荣桀压住心中的怒火,故意挑起了唇角,嘲讽的看着司辰,冷笑道:“久闻司辰将军如何的厉害,今日一见倒是让本宫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没想到身为将军,居然避而不战,哪有一点男人的血气,看来夏国的军队也不过尔尔!”

    荣桀的轻嘲让夏国众人的脸色都变了变,他们都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对荣桀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他们尊敬他,那是因为他是客,可是如今荣桀都欺负到家门口了,他们哪里还能笑脸相迎?

    “司辰将军,让他们看看我夏国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对啊!司辰将军所向披靡,哪里会怕别人的挑战,我们夏国可不会输给任何人!”

    司辰已经放下了酒杯,他并不是一个胜负心很强的人,可是他也绝不容许有人轻视自己的国家,这是作为将士最基本的尊严!

    司辰长身而起,端的是萧萧肃肃,朗朗清举,一众贵女都不由得微微脸红,司辰的确是俊朗非凡。

    云茉神色复杂的看着司辰,眼里流露出了仰慕之情,想到那日他那高大的身子挡在了自己的身前,便不由得红了脸。

    那是第一次有人护着她,让她知道被人保护是那般的温暖,其他女子喜欢的是他的容貌,他的功勋,可他对她来说却是一个信仰。

    云茉深深的垂下了眸子,她自出生起就不争不抢,逆来顺受,只为了苟且的活着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甘心啊,为何她就只能嫁给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?为何她就不能嫁给自己心爱之人呢?

    场上顿时沸腾热闹起来,众人都兴致盎然的盯着场上的情况,并没有人注意到云茉那失魂落魄,复杂纠结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司辰大哥,加油!”一脸正色的云泽却是突然小声笑着说的,眼里对司辰是无限的期待。

    看着与云曦有几分相似的小脸,司辰的心颤了颤,似是回想起了某些让他心碎的画面,他想牵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却是都无力做到。

    司辰接过弓箭,正要弯弓射箭,荣桀却是突然开口说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司辰皱眉望去,却还是放下了弓箭,荣桀也拿过一张弓,抬眸打量着司辰说道:“这般射箭多无趣,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注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赌注?”司辰心中很是不耐,他对这个南国太子没有一点好感,更何况他最近心事重重,哪里有心情玩乐。

    “本宫是客,若是司辰将军执意相让,岂不是显得本宫欺负人吗?增添些赌注,你我也可认真一些!”荣桀笑笑说道,却是紧紧的盯着司辰,将他所有的神色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司辰觉得这荣桀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古怪,却又不能不加理会。

    “要赌便要赌最宝贵的东西!”荣桀意有所指的说道,用眼神的余光瞥向了云曦。

    “听闻司辰将军与长公主有婚约,若是本宫赢了,你便将这婚约让给本宫如何?本宫若是输了,南国贵女随你来挑!”

    “荒唐!”司辰闻后大怒,丝毫不顾及荣桀的身份,厉声斥道:“我夏国公主岂能被你这般羞辱?荣太子还是慎言的好,免得失了两国平和!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对荣桀的无礼十分的不满,云涵却满是恨意的望着云曦,一副恨不得要吃了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昨日她本想去曦华宫找云曦算账,结果却是被那个叫乐华的丫头拦在了外面,一步都没迈进去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云涵便更是恼怒,心里对云曦的恨意更深了一分。

    云婕却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云曦和荣桀两人,眸色微闪。

    荣桀眯了眯眼睛,眼里闪过危险弑杀的光芒,云泽也开口说道:“难道南国公主可以随意用来做赌注的吗?想不到你们南国皇室竟这般的随意,还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云泽神色冷了下来,一张小脸上满是严峻和肃杀,他个子不高,只得仰起头看着荣桀,可是气势却是一分不少。

    “而且荣太子这个赌注真是没有诚意,既是最宝贵的东西,那么荣太子为何不用自己的太子之位来打赌呢?

    若是司辰将军赢了,便去做你南国的太子可好?”云泽突然露出了笑意,戏谑的看着荣桀。

    众人闻后都笑了起来,有些老臣纷纷赞赏的看着云泽,相比夏帝那绵软的性子,云泽更是有皇室傲骨!

    荣桀看了一眼云泽,没想到这个云泽与她姐姐一般牙尖嘴利,而云曦似乎十分重视这个弟弟,他自然不会与他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司辰早已经势如破竹的接连射出了三箭,每箭都正中靶心,看的众人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司辰冷着脸将弓箭递给了侍从,看着荣桀说道:“太子自便,至于刚才的玩笑,还真是一点都不好笑!”

    司辰说完便回到了座位,荣桀却是并未动怒,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司辰。

    这个司辰并不是昨晚那个黑衣人,他虽然身手不错,可是气度却是与那个人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司辰的身上是将士血气方刚的气势,是那个人却更像一个运筹帷幄的谋士,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而且荣桀刚才看了司辰的身手,他挽弓已是使足了气力,若是依照那个鬼面人的内力,这箭靶只怕都要被震断了。

    荣桀一时有些失望,夏国那些贵族子弟的身手他都一一看过了,却是没有一人有那等身手,难道他不是夏国之人?

    可是放眼望去,此次前来的各国使臣哪有一个会是那等的人物?

    “荣太子请吧!”

    侍从将弓箭递给了荣桀,夏国的公子们笑着催促着,他们可不相信荣桀还能超过了司辰去,毕竟司辰可是领兵的少年将军!

    荣桀随手拿过了弓箭,漫不经心的挽弓,忽然眸中一闪,嘴角噙上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他突然调转了箭头,竟是指向了女眷的方向,未等众人惊呼出声,他手中的箭竟是已劈开空气,直接射向了云曦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云曦!”

    “阿姐!”

    众人哪里会想到荣桀突然有这般做为,饶是云曦也是万没有想到,可是云曦不会武功,也唯有看着那红羽箭矢向她射来。

    谁知,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,竟是又有另一只白羽箭矢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向云曦射去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即便那箭头做了改动,不会致命,可若是被射中也定会受伤,若是划伤了脸,就可惜了这倾城的容颜……

    云涵眼神泛光的看着,双拳紧握,心里默默的祈祷着,毁了她的脸!毁了她的脸!

    可是事实并没有如了云涵的心愿,那支白羽箭虽然略略晚了一步,却是更加迅猛。

    白羽箭不仅擦过了红羽箭,将它逼落至地,还丝毫没有伤到云曦,只是轻轻的擦过了她的发髻,射落了她头上一朵紫色的珠花。

    而云曦全程却是一动未动,即便那白羽箭擦过她的发间,她也没有露出一丝恐惧的神色。

    只因为她看到了射箭之人,在他挽箭的瞬间,她那颗空悬的心便已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云曦丫头,你没事吧!”这些事不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国公夫人正与身边的夫人说着话,却是不知怎么就有一支箭向云曦射了过来,吓得她一颗老心险些就停跳了。

    云泽立刻向云曦奔了过去,可是多数人的视线却是落在了那挽弓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看的并不是荣桀,而是站在他身后,那一身白衣飞扬,美若谪仙的冷凌澈!

    众人皆知,冷凌澈相貌绝美,气质温润,满腹文采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想到,此时手挽弓箭的冷凌澈,好似远古的战神,气质绝尘,更是有睥睨天下的气势,较之以往那温润如玉的模样,更加的风华无双,世无其二!

    云涵脸上的表情简直不能用惊诧来形容了,那简直是震撼,仰慕和憧憬!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冷凌澈很好,可是她一直倾慕的都是他的俊美和才华,却是未想他竟给她带来这般的惊喜。

    可是,她随即望向了云曦,眼里渐渐浮现了一抹猩红,明明是她先爱上冷凌澈的,为什么却是让云曦抢走了他!

    荣桀瞳孔一缩,猛地转身望向了身后的冷凌澈,眼中不复轻蔑和嘲讽,反而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他曾想过很多人,可唯独没有想到,那个鬼面人会是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楚国质子!

    “荣太子,箭为利器,出则伤人,荣太子实在是太过唐突!”冷凌澈收起了弓箭,仍是那般宛若皓月清风,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冷凌澈身上的尊贵不在于衣料的华贵,不在于神色的冷傲,即便他只穿着最为简单不过的白衫,即便他笑的温润有礼,可是他身上却是有一种谁都无法掩盖的风华。

    仿若是悲天悯人的天神,即便他心怀天下,普度众人,可是依然只能被众人所仰望,而无法直视其华。

    这里最吃惊的就要数冷凌洵了,看着冷凌澈满身风华的样子,他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原以为冷凌澈小小年纪就被送出来当质子,他看到的会是一个胆小畏缩,一无是处的人,却是没想到他竟是比楚国所有的贵家子弟都要优秀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冷凌洵的神色愈冷,若是让王叔知晓冷凌澈这般优秀,只怕事情就不会好办了!

    “荣桀!你太过分了!你居然敢对我阿姐下毒手,你是当我夏国无人吗?”云泽见云曦无事,便立刻去质问荣桀,一张小脸上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荣桀却是视若罔闻,只阴冷的盯着冷凌澈,冷冷问道: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阴森的言语从荣桀的齿缝中挤出,这句话问的莫名其妙,可荣桀却是十分的认真。

    冷凌澈少见的没有了笑意,墨色的眸子依然平静,却无人能看透平静之后的波涛,“这箭,是我的!”

    似是答非所问,荣桀却是不知道为何,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想了!

    南国使臣见夏国众人皆是面露怒色,而荣桀似乎又没有解释的意思,连忙出来打圆场,“云太子勿要恼火,我们南国有一个传统,就是男子若是有心爱的女子,便会用箭射落她头上的珠花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顿时一愣,这荣桀不是要迎娶二公主吗,怎么又倾心长公主了,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?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殷钰终是找到了开口的机会,突然跳出来说道:“什么?你们南国居然有这么有趣的传统?

    那这珠花是我们楚国的冷公子射中的,那就让冷公子和长公主成婚吧!”

    殷钰说完还一副十分欢快的模样,看起来很想凑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殷钰用眼神的余光看了一眼冷凌澈,讨赏的笑了笑,他这个话接的多及时啊,他都要钦佩自己了!

    冷凌澈却是并没有理会殷钰,只坦然的看着荣桀,缓缓开口道:“荣太子,即便您身居高位,却是也不该拿女子的名誉和安危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特别是长公主殿下,若是荣太子伤了长公主,只怕您无法全身而退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长公主身上可是背负着夏国的命脉,如何能被人所伤!

    “你何必说的这般冠冕堂皇,你又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荣桀逼近一步,鹰眸之中寒光四溢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云曦打断了荣桀的质问,缓缓起身,在众人的注视下姿容端庄的走到了荣桀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!”云曦冷冷抬眸,威严冷肃,“自从您来到夏国,我们以贵礼相待,可是您却多番侮辱,真是让人看不到一丝求和之心!

    今日若不是冷公子所助,本宫的安危尚未可知,可是荣太子此时不想着赔礼,却是还要质问冷公子,这天下的道理难道都是南国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他,本宫也不会伤到你!”荣桀阴沉开口,为云曦的指责而感到浓浓的不快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!”云曦冷笑一声,不屑的看了荣桀一眼。

    荣桀的眸中迸发出怒火,似要将一切焚烧殆尽,云曦也不肯退让,神色冷厉。

    贤妃急得不行,又不知该如何劝解,想了想,连忙走下座位,开口劝道:“长公主,本宫看晚宴还要等些时辰,不如让太子带着众位去马场散散心吧!”

    若是一直僵在场内,还指不定会惹出什么乱子呢,去马场跑跑也好,至少会解了眼前的僵局。

    贤妃这般作想,却还是想着要征求云曦的同意,云曦嫌恶的收回了视线,她的确不想再看到荣桀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,一切便依娘娘所言!”

    贤妃闻此点点头,便让云泽和云彬带着一众公子去马场骑马,自己则陪着一众女眷坐着,只想着男女分开,那些少年也许就会少些血气。

    司辰的脚步有些僵硬,他看了一眼冷凌澈,似乎是第一日认识他一般,心里曾经所有的优势瞬间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,是不是真的太没用了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是二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