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云曦的夫君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云曦的夫君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冷凌澈语落,荣桀顿时大惊,此人到底是谁,竟是会猜出他的身份?

    他深夜而来,自是穿着一身夜行衣,黑纱覆面,夏宫中怎么会有人识得他?

    想到此处,荣桀身上的杀气更重,不管此人是谁,既是他认出了自己,就绝不能再留他性命!

    “荣太子可是想着要杀人灭口?”冷凌澈轻描淡写的说道,显然没有将荣桀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夏国,既然荣太子想要行不轨之事,想必也不会多带人手吧?你连我是谁都尚且不知,有什么把握能杀掉我呢?”

    荣桀眯了眯眼睛,他喜欢掌控一切,所以眼前男子那深不可测的样子让他十分的恼怒。

    可是荣桀也不是鲁莽冲撞之人,他屏息而立,环顾了一下四周,顿时眸色一冷,这里竟是还不止有他一人!

    看了看那完全嵌入门框的匕首,荣桀心中暗暗估量,若是要比试,他未必能占上风,更何况这里还不仅只他一人,硬碰硬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人?你深夜入曦华宫,又是有何图谋?”荣桀并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,而是反客为主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冷凌澈只清淡一笑,短短的笑声仿若昆山玉碎,悦耳之至,“我在这,自是要护着她,免得她被你这般的小人所觊觎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在骂人,可是那些话从他的嘴里说出却是都仿佛带着唇齿相磨的酥意。

    荣桀神色愈冷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与他这般说话,真是可恶!

    可是荣桀虽是性情暴虐,却并不会因愤怒而失去理智,只阴沉沉的盯着冷凌澈,咬牙问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护着她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,因为,我是她未来的夫君……”这句话带着一抹温软的笑意,面具下的容颜舒缓,根本就没有在意眼前的荣桀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句话,一个称呼,却是足以让冷凌澈心情大好,云曦的夫君,这还真是天下最好的称呼!

    因着冷凌澈有面具覆面,所以荣桀并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正眉目含笑,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,否则更是会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暗处的玄羽一个趔趄,堪堪扶住了大树,才没有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玄羽只暗暗心想,主子真是越发的肆意起来,逢人便说自己是长公主的夫君,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似乎只有主子一人在这自言自语,长公主可从来没有答应过吧!

    荣桀闻后,阴狠的望着冷凌澈,鹰眸中的寒气比起这夜色还要寒凉几分,“云曦的夫君?就凭你?”

    荣桀冷笑两声,上下打量着冷凌澈,不屑的说道:“想必你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,居然也敢自称是云曦的夫君,真是可笑至极!”

    “荣太子莫非忘了自己此时的模样?”冷凌澈轻挑嘴角,语气依然淡然无波,却是更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毫无情感的语气,代表着说话之人的蔑视和不屑!

    荣桀果然被激怒了,一旁的玄羽暗暗摇头,他们主子平时是不屑与人纷争的,可若是他想,足以把人活活气死!

    玄羽这般想着,便继续全神贯注的看着热闹……

    不对!是保护着主子!

    暗夜中,荣桀双手的关节被捏的咔咔作响,关节的响动声在夜色中听起来格外的渗人。

    “云曦是本宫的女人!本宫会向夏帝求娶,你的身份难道还能高得过本宫吗?”荣桀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,云曦是他的看中的女人,便只能是他的!

    谁知,荣桀自信满满的宣誓着主权,却不过只得到了对面男子的一声轻笑,“荣太子倒是有趣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荣桀一辈子也没有受到今日这般多的羞辱,若不是顾及这里是夏宫,他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男人!

    “想必荣太子已经与夏帝说过了吧?只是看来结果不尽如人意,荣太子才会出此下策,欲行这般卑鄙之事!”

    荣桀没有反驳,事实的确这般,没想到夏帝那个色厉内荏的,却是对此事别样的坚持,绝不容许云曦出嫁别国。

    “本宫无法让夏帝应允,难道你就能吗?”他的身份已经足够崇高,却是都无法说服夏帝,更何况是他人了!

    “当然!你做不到的事,我可以!”冷凌澈启唇轻语,明明是不可一世的言语,可经过他的唇齿却都染上了温润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?”荣桀眸色一凝,忽然想到了什么,冷声道:“莫非你是那个司辰?”

    冷凌澈笑而不语,只是荣桀无法看到他那足以颠倒众生的淡然笑意,“你不必多加询问,云曦日后嫁给谁,我便是那人,现在你不必知道。”

    还是这般仿佛掌控了天下的模样,却是让荣桀越加的难以自控。

    冷凌澈越是淡然,他便越是愤怒,他看不得冷凌澈这副淡漠的样子,更是看不得他那仿佛算尽天下,却是毫不在意的模样!

    “荣太子还是尽快离开吧!这里毕竟是夏宫,若是那小太监清醒过来,只怕就要喊人了,届时要是被人发现了荣太子的行踪,只怕南国的那位就要拍手叫好了!”

    听到冷凌澈提及南国之事,他心里对这个男人是越发的忌惮,可是他也知道这个男人所言不虚,云曦固然重要,可是他也不能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“有朝一日,若是让本宫知晓你的身份,本宫绝不会放过你!”荣桀只阴森森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,只将冷凌澈的身形深深记在脑海之中,便纵身离开。

    今日之辱,他一定要加倍还之!

    冷凌澈看着荣桀消失的背影,嘴角竟是勾起了一抹清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届时,不仅是他们两个要拔剑相向,这天下都会风起云涌!

    冷凌澈收回了眼中的锋芒,神色柔缓的看了看云曦的寝殿,嘴角不禁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想必她应该睡的很好吧,只是不知,她今夜可曾入梦,那梦中又可曾有他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明日便是寿宴的最后一日,你安排好计划,若是能杀几个别国权贵最好,特别是楚国和南国的两位皇子!”

    女声还是一样的阴森,似是从地狱深处爬出的索命女鬼,带着刺骨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南国太子已经与二公主退了婚事,我们还有必要行动吗?”男子有些犹豫,千杀阁是他的杀手锏,他不忍就这么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“糊涂!一个丞相府有什么,我们要的是为了覆灭整个夏国!明日一击,可以让天下与夏国为难,这是多么好的机会,如何能够错过!”女子厉声斥责道,眉目带着幽怨和憎恨。

    “还有云曦,这个女人不能留!若论心机,只怕她不输于杨太后,明日一定要借机除掉她,也好看看她的背后之人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提及云曦,女子的神色更是复杂,只是里面并没有不忍和犹豫,有的反而是深恶痛绝!

    不仅上官慕清要死,她的女儿也该一起死,还有她的儿子,她的母族,都要死!

    女子的嘴角噙着一抹嗜血残忍的笑意,仿佛是看到什么让她很是赏心悦目的画面,脸上的喜悦夹杂着悲伤,显得很是狰狞。

    女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却是没有看见面前男子那闪动的眸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三日的寿宴,夏帝明显兴致很淡,今日是寿宴的最后一日,也算是给各国使臣的饯行宴,可是因为之前的事情,夏帝实在是提不起这个兴趣。

    夏帝喝了两口酒,便败兴而归,只让众人随意,自己却是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因着昨日杨柳一事,丽妃只言动了胎气,便也歇在了棠梨宫,一时间只剩下位份最高的贤妃代为打理。

    其实夏帝走了,众人反而是乐得自在,顿时便把酒言欢,肆意的欣赏歌舞。

    女眷这边也没有人拿贤妃当回事,都各自聚在一起,兀自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今日的丞相府和杨府都别样的安静,若不是因为夏帝寿宴不得缺席,他们是真的不想过来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今日也来了,夏帝刚一走,国公夫人就招了招手,示意云曦坐过来。

    云曦缓缓起身,坐到了国公夫人身边,国公夫人今日的气色不是很好,想来应是昨夜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云曦心里有些难过,想必是因为上官茹的事情让外祖母伤心了。

    云曦正想开口劝慰,国公夫人却是眼眶一红,泪珠就在眼里打转,她颤颤巍巍的握住了云曦的手,心疼的说道:“云曦丫头,不怪你,不怪你!”

    云曦一愣,却是只觉得心中一酸,那颗总是坚硬的心突然就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的这一句“不怪你”胜过所有安慰的话语,她没有询问,更没有指责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“不怪你”!

    “外祖母……”云曦只觉得这种被人疼爱的感觉真好,只有外祖母和泽儿会让她觉得,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是暖的,也只有她们两人才会让自己记得什么是血脉之情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!不委屈……”国公夫人擦了擦云曦眼角的泪花,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双手已满是皱纹甚至还有些轻颤,可是云曦却是喜欢被这样的一双手轻抚,虽然手上的皮肤不再细嫩,却是那般的温暖宽厚,足以让她感觉到久违的“家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家,一个多么普通的字眼,可是对她而言,却又是多么的难得可贵!

    “云曦丫头,你放心,国公府永远都是你的家!居然有人想陷害你,便是昨日没打死她,回府我也会要了她的命!”

    国公夫人一想到大夫人昨日与她讲的事情,就还是气得浑身发颤,若是她当时在,一定亲手打死那个孽畜!

    “母亲不要恼了,当心气坏了身子。国公府有父亲母亲,还有两位老爷,自然会永远向着长公主!”大夫人适时的站出来说话,眼神却有些躲闪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心中清明,看来他们只是与祖母说了上官茹一事,却是并没有说国公府众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云曦勾了勾唇,她自然不会让外祖母伤心,只答道:“是,大舅母说的对,国公府永远是云曦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大夫人闻此才松了一口气,若是让母亲知道那日的事,只怕定会大闹起来,整个国公府都不能安宁了!

    国公夫人没有看到她们脸上那复杂的神色,更不知道就在昨日,国公府竟然放弃了云曦。

    对于云曦而言,国公府里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国公夫人,其他人对她而言已是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荣桀一直看着云曦,忽然见她眼眶泛红,眸中含泪,竟是让他的心蓦地一颤。

    他见惯了她冷傲的样子,却是不想,她柔弱的模样更是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就像是在严寒之中盛开的红梅,无惧风雪侵袭,即便枝干摇曳,依旧傲然绽放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是真的生出了想要守护她的心思,这样的女人,值得她拥有保护!

    可是想到昨夜自己受的屈辱,荣桀忽的眸色冷寒,他猛地将酒杯放在桌上,看向了一旁自斟自饮的司辰,微微转眸。

    “这般喝酒实在无趣,我们不如做些其他的事情!”荣桀突然开口说道,他开口周围人自是都要重视,连忙过来询问。

    荣桀勾唇冷笑,把玩着手中的杯盏,开口说道:“既然是男儿,自然要看看拳脚功夫,不如我们比试一下武艺,也可做个彩头!”

    宫中的年轻公子们众多,自是喜欢玩乐,如今夏帝也不在,他们自是乐意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如何比呢?”一人开口问道,既是荣桀提议,自是应由荣桀制定规则。

    “场上女眷众多,我们若是比试刀剑,唯恐惊到在场女眷,我们不妨比试射箭如何?”

    一听是射箭,众位公子都纷纷点头答应,若是比拳脚,他们的确不擅长,可是射箭却是所有贵族子弟都乐意学习的。

    他们平时也喜欢打猎,这射箭便像是礼仪诗书一般,是每个男子都要掌握的。

    云彬看了看云泽,云泽点头答应,荣桀毕竟是南国的太子,他的这点小要求他们还是要满足的。

    云泽看了荣桀一眼,他是从心底排斥荣桀,只盼着父皇寿宴一过,这些人都快些离开,不要再打扰他们姐弟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箭靶很快就被抬了上来,为了以防万一,给这些公子准备的箭都是事先处理过的,即便箭射偏了,也不会伤人性命。

    “太子可要来第一箭?”这太子指的自然是云泽,云泽做为东道主,应该射这第一箭。

    云泽没有推辞,随手接过侍从递过的弓箭,那弓箭是乌木所作,看起来便沉甸甸的,可是云泽一个不过十岁的孩子,拿起弓箭却是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云泽熟练的挽弓搭箭,脸上的稚气在那一瞬消散殆尽,眉目微蹙,举手投足之间竟然已有君王之气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微微吃惊之时,却是只见云泽手中的箭势如破竹,没有一丝的犹豫,那箭便稳稳的插在了箭靶的红心!

    场内先是一阵寂静,转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,起初还有人担心云泽不会射箭,毕竟他年岁小了些,谁知道他的箭术竟然这般了得!

    云兴顿时便有些失望了,他本是想看着云泽出丑,却是没想到他竟是学会了射箭,还这般的厉害。

    他们自是不知道,云泽可是有一位十分严厉的先生,每日都会让他射上一百只箭,真是要累死他了!

    冷凌澈见此满意的笑了笑,云泽是个可塑之才,以后也会是一位明君。

    只是云泽这一番表现让很多人都若有所思起来,定国公看着云泽那一身尊荣的模样,与云曦很是相像,没想到云曦竟是将云泽教的这般好……

    云泽淡然的收起了弓箭,脸上神色清淡,却是在瞥到云曦的时候,讨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荣桀对于此事并不关心,他认真的看着每一个人搭弓挽箭,可是每个人的身手都不像昨晚那个男子。

    最后荣桀望向了司辰,眸色闪了闪,冷笑开口:“久闻司辰将军年少有为,不知可敢与本宫比试一番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……

    哎呀我的妈呀,小冷太帅啦……

    你不用知道我是谁,以后云曦嫁给谁,我便是那人……

    哈哈哈,小冷,你咋这么不要脸呢,你家云曦知道吗,哈哈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