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七章 护妻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七章 护妻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三府一案,也可以说是夏国最匪夷所思的案件之一,并不是因为这案子本身有多么的复杂诡异,而是刚刚好牵扯到了夏国三个最为显赫的门楣。

    最终每个府中都损失了一个嫡女,这件事情闹到了最后却是三败俱伤,没有一个人占到了便宜。

    韩丞相和其子韩柏昭皆是脸色阴沉的向宫外的马车走去,“父亲,这杨府实在是欺人太甚,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要了青儿的性命!”

    韩青儿是韩柏昭的女儿,自小也是宠爱有加,如今一尸两命,他的心里又怎么会好受。

    韩丞相摸了摸胡子,眯着眼睛,却是并未言语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们先是折损了德儿,而后又失了青儿,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!”韩柏昭先后失了儿女,此时真是想杀尽了那些人,为惨死的儿女报仇!

    “不急!”韩丞相眼神精明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如今对我们丞相府的局势很不利,为何不急?”韩柏昭想不明白,明明如今妹妹被贬为庶人,丞相府又屡招灾祸,父亲为何还能气定神闲?

    韩丞相近日来心情也很是不悦,如今局势这般险峻,他何尝不觉得烦忧,可是今日一事,局势却是已然发生了逆转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今日最大的输家是谁?”韩丞相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韩柏昭一愣,今日丞相府和杨府都折损了一名嫡女,一个是世子妃,一个是世子侧妃,都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韩丞相也不与韩柏昭卖关子,冷笑道:“今日损失最为惨重的是国公府,只怕那个老东西此时正懊恼不已呢!”

    “父亲,虽然那上官茹也是一个嫡女,可是……”韩柏昭不解,一个未嫁出去的嫡女哪里有那么大的价值!

    “那上官茹死了便死了,哪个世家会缺少一个小姐呢!可是经此一事,国公府却是与长公主失了心!”韩丞相露出了愉悦的笑容,颇为得意的扬唇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国公府是太子的母族,可是毕竟上官皇后不在,这亲缘本就隔了一层。

    更何况太子的心里只有长公主一人,如今国公府对长公主见死不救,只怕太子对国公府也是冷了心肠!

    韩柏昭听完顿时一愣,细细想来也的确如此,却还是有些疑虑的说道:“话虽如此,可是国公府毕竟是她们的母族势力,岂能说放就放的!”

    韩丞相闻此更是冷笑,眼里闪过一抹嘲讽,“定国公看起来霁月清风,像个正人君子,其实也不过尔尔!

    若是当年一事被长公主知晓,只怕这亲就要变成了仇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您说的是什么事?那我们尽快让太子他们知道吧!”韩柏昭喜上心头,恨不得立刻就宣扬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可!这件事不仅是国公府的秘闻,也是当今陛下的逆鳞,不得随意触碰啊!”

    韩丞相轻叹一声,这件事可不能随意提及,毕竟当年已经覆灭了一个将军府,他们自是要更加的谨小慎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连两日的寿宴都是败兴而归,众臣都已然出宫,各国使臣自是也没有理由留在宫中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可要一同出宫?”冷凌洵笑着开口道,没想到夏国这么乱,他看着却是觉得欢心,将之前的不愉快也都尽数忘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!”荣桀连个正眼都没给冷凌洵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冷凌洵被气得不轻,偏偏有人故意火上浇油,“二殿下,你是不是看上了荣太子啊,怎么记吃不记打呢!”

    殷钰挥着扇子笑眯眯的看着冷凌洵,那眯眯眼中闪着的戏谑之光让冷凌洵更是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殷小侯爷,你在楚国胡闹也就算了,在夏国可切莫丢了我们楚国的脸面!”冷凌洵冷着脸训斥道,他好歹也是堂堂皇子,居然被一个侯爷这般戏弄,真是可恶!

    “二殿下可是生气了?哎呀,您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性呢?居然连个玩笑都开不起,还是太子殿下好,从来不会斥责我!”殷钰面露委屈,一双含情美目更是像蕴了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冷凌洵闻后立刻收起了厉色,原来太子也想收用这个殷钰,还不是看上了锦阳侯府的钱财!

    “小侯爷这是哪里的话,我们都是近亲,我哪里会斥责你?

    这不也是怕别人误会了你,坏了你的名声吗?走走走,本宫今日请你出去喝酒去!”

    冷凌洵做出一副亲近熟稔的模样,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两人在经过冷凌澈的身边时,冷凌洵嫌恶的开口道:“让开!这般没有眼力,怨不得皇叔将你送来做质子!”

    两人说罢便大步的从冷凌澈身边走过,殷钰侧目眯了冷凌澈一眼,眼坠笑意,片刻后便收回了视线,与冷凌洵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冷兄不要介意,我们质子就是这样,忍忍就好,等他们离开了,我们就自在了!”荣宁开口劝道,担心的看着冷凌澈。

    在荣宁的心里,冷凌澈要比他的那些皇兄好多了,也是他最亲近的兄弟!

    这次南国来的是荣桀,荣桀性子虽然不好,却最是高傲,不屑为难他。

    可是冷凌澈这次就倒霉了,也不知道那二皇子与冷凌澈有什么怨,开口闭口就是羞辱,真是过分!

    荣宁长得虽然不胖,但也不是冷凌澈这种清瘦欣长的模样,他长得珠圆玉润的,模样看起来就很是和蔼憨厚。

    冷凌澈轻轻的勾起了嘴角,墨眸中的光华璀璨,仿若洞察天下之势,“荣兄可想有朝一日归回故里?”

    荣宁笑着摆了摆手,“我可不做这个梦!再说了,就像我这般心智的人,若是回了南国不得被生吞活剥了啊!我还是在夏国待着吧,至少还能保住性命!”

    冷凌澈看了荣宁一眼,神色温润,轻叹说道:“荣兄不必妄自菲薄,我却是觉得荣兄是有福之人,而且是大福!”

    荣宁看的一怔,不解冷凌澈的意思,冷凌澈却是已然转过身,轻声道:“走吧荣兄,我们也该出宫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荣桀并没有出宫,而是朝着夏帝寝宫的方向走去,云曦这个女人越发的让他欣赏,也越发的让他痴迷。

    夏帝与南国的联姻之心,他已是看得一清二楚,今日他就要直接与夏帝求娶云曦!

    荣桀这般想着,却是被一人唤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……”声音含羞带怯,眼眸含水秋波流转,普通男子看见,只怕早已经心猿意马了。

    云涵端正的福了一礼,抬起头时,眼里流转脉脉情波,却是不显一丝轻浮,就如那含苞欲放的白莲,让人生怜。

    可是荣桀是何等人物,他贵为太子,有多少女人巴巴的往他身上贴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没有尝过男女欢爱,可是却没有一人让他痴迷,在他心里,女人不过是个暖床的工具,不过自从他见到了云曦,才第一次对女人生出了兴趣!

    “二公主?”声音很淡,还含着一丝嘲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云涵一怔,一直以来除了冷凌澈对她很是冷淡,其余的男子哪个不是对她温柔以待,这个荣桀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目的,云涵收起了心中的不悦,楚楚动人的望着荣桀,“荣太子这是要去见父皇吗?”

    云涵看荣桀去的方向应是父皇的长信宫,便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干脆利落的回答让云涵一度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云涵心里暗恼,相比荣桀这种阴沉的性子,她还是更喜欢冷凌澈那温润如玉的模样,可是她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找父皇可是有什么事吗?我看父皇今日的心情不是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荣桀却是皱眉打断了云涵的话,有些不耐的开口道:“本宫的事情一向不会与别人交代,二公主可还有别的事?”

    荣桀这傲慢无礼的态度激怒了云涵,她也是堂堂夏国公主,何尝被人这般轻视过!

    “荣太子,我好意关切,您为何这般的不领情?”长睫微扇,眸光荡漾,只是荣桀却是没有欣赏之情。

    “本宫与你有何干系?二公主不要闺誉,本宫却是还要名声!”荣桀毫不留情的开口讽刺道,转身便欲离开,却是被云涵开口唤住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!我们两人的婚约已定,两国已经交换了国书,您为何突然就变了性子?可是听人说了些什么?

    现在宫里都是大皇姐的天下,大皇姐对我一向不喜,甚至还设计将我的母妃关进了冷宫,我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涵说完便嘤嘤的啜泣起来,那梨花带雨的模样,便是女人看了都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母妃被关进冷宫与云曦有关系?”荣桀突然开口问道,云涵未留意到荣桀的称呼,只以为是荣桀怜惜自己,眼神蓦地一亮。

    “是啊!大皇姐在我的及笄之礼上,设计陷害了母妃,害的父皇大发雷霆,不仅将母妃关进了冷宫,还误会我的命运不详,对我也多加冷淡……”

    云涵最擅长做出一副娇弱无助的模样,人总是关照弱者,她这招一直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荣桀却是勾了勾嘴角,竟是赞叹道:“想不到云曦竟是还有这等心思,果然有趣!”

    “太子!”云涵不可置信的看着荣桀,没想到他不但不安慰她,反而还称赞云曦!

    “二公主,这宫里本就是尔虞我诈,强者为尊!本宫的太子妃自是要聪慧睿智,岂会要一个愚蠢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可她是用了卑鄙的手段啊……”云涵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子,不关心她这个受害者,反而对云曦赞不绝口!

    “卑鄙又如何?自古以来都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输就是输,赢就是赢,哪有那么多的借口!”

    荣桀居高临下的看着云涵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,“相比恶人,本宫更厌弱者!

    更何况你不但是个败者,更失了清白,如何配做本宫的女人,本宫这便去找夏帝退了你我的婚事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云涵急了,一把抓住了荣桀的衣袖,荣桀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阴鸷的神色,猛地一挥衣袖,便将云涵狠狠的推到在地。

    云涵顾不上疼痛,尖声嘶吼着,“不可以!我们的婚事都已经定下了,你如今反悔将置我于何处?”

    “与本宫何干?”虽说男子多为凉薄,可是像荣桀这般冷酷至极的人,云涵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云涵的眼中突然生出了恨意,“是云曦!是不是云曦那个贱人与你说了什么?是她勾引你了对不对?

    我早就看见你们暗送秋波,你们之间果然是有私情,奸夫淫妇!”

    荣桀高大的身子微微俯下,他一把抓住了云涵的脖颈,将她提了起来,脖颈上有力的大手让云涵瞬间涨红了脸,“我是夏国公主,你敢动我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荣桀神色阴鸷,目光冷凝的盯着云涵,他手上的力度骤然加大,云涵不住的拍打着荣桀的手臂,脸上最后的一丝强硬也消散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本宫不妨告诉你,本宫是将云曦错以为是你,才会定下这门婚事,如今本宫既然知道了,自然不会娶你个蠢货!

    还有,云曦是本宫认定的女人,若是本宫再听你骂她一句,便捏断你的脖子!”荣桀阴森的开口说道,整个人散发着冷冽的弑杀之气,仿若修罗。

    云涵眼泪直流,早已吓得魂不守着,她发不出声音,只费力的点着头,算是答应了荣桀的要求。

    荣桀嫌恶的松开了手,任由云涵重重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同样是女子,云曦在遇到危险时,便能面不改色,坦然应对,眼前的女人却是涕泪横流,真是让人作呕!

    “恶心!”荣桀说完,只居高临下的看了云涵一眼,便从她的身上大步迈了过去,没有一点的怜惜。

    云涵捂着胸口咳了许久才恢复了清醒,却是顾不得形象,大声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上天就要对她这么残忍?

    云曦到底哪里好?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护着她!向着她!

    冷凌澈这般,现在便是她的未婚夫荣桀也是一样!

    更为可笑的是,这场给了她希望的婚约竟是因为云曦才有的,若不是因为云曦,荣桀也不会求娶她。

    云涵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,她堂堂天之骄女,却是因为云曦而受尽了屈辱!

    “云曦!云曦!”云涵嘶声喊道,双眸赤红,仿若浸染了鲜血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云涵踉踉跄跄的离开,顾不上衣衫不整,发髻凌乱,整个人形如疯癫。

    云涵离开之后,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才走出了一道娇小的身影。

    云婕目光凝结的看着云涵离开,又看了看长信宫的方向,双眸微转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原来这里竟是还有着这样的缘由,若是这般,自己就真的要好好谋划一番了!

    入夜,一道黑色的身影灵活矫健的飞入了曦华宫中。

    殿内已是一片漆黑,里面的人也早已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院内燃着一盏灯,有一个守夜的小太监正打着哈欠,却是突然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打了一下,瞬间晕倒在地。

    黑衣人冷冷一笑,正想推门进殿,却是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道凌人的杀气。

    黑衣人立刻侧身避开,却只见门框上竟是嵌进去了一把匕首!

    把手是墨黑色的,刀刃完全嵌入了门框中,可想而知这人的内力是有多么的浑厚。

    黑衣人转身望去,只见是一个脸上覆着鬼面的男子,身影隐于黑夜之中,却是要比这黑夜更加的幽深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黑衣人开口问道,身上杀气弥漫,居然还有人夜入曦华宫,他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冷凌澈自暗处走出,面具下的嘴角轻轻勾起,淡漠的说道:“荣太子,你深夜来访,意欲为何啊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二更……

    小冷很帅有没有,这样的男人好想要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