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四章 惊艳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四章 惊艳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上官茹这一番表现实在是引人注目,众人自是都闻声望了过去,只见她眼神恐慌的看着云曦,眸中含泪,紧咬着嘴唇,仿佛是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上官茹此时就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,看起来格外的可怜。

    荣桀见此后,别有兴致的勾起了嘴角,他望向了那一身风华,脊背笔挺的云曦,女人间向来不乏尔虞我诈,他倒要看看云曦要如何摆平!

    殷钰看了冷凌澈一眼,却是未见他有一丝的担心,从容的仿佛那不是他早已经定好的世子妃一般。

    殷钰无奈的撇了撇嘴,人家那个正主都不担心,他才不跟着瞎操心呢!

    “茹儿,你怎么了?可是哪里不舒服,我派人送你去休息吧!”大夫人心觉不妙,她虽是不知道上官茹此番模样是为何,心里却是有了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大夫人何必这般着急,既是三小姐知道些什么,我自是要好好问问!”刘氏冷声说道,凌厉的眼睛倏地望向了上官茹,看得上官茹心中不觉一惊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斗胆恳请陛下彻查此事!”韩青儿的父亲韩柏昭双膝跪地,眸中含泪的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老臣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,也斗胆请陛下仔细调查!”韩丞相也做出一副悲戚的模样,叩头说道。

    国公爷看了看跪地的韩丞相,又看看了云曦和上官茹,精明的老眼之中浮现了一抹阴郁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!朕自会好好调查!”夏帝的心情十分的不悦,既是因为韩青儿死的晦气,也是因为让别国人看到了这一幕,觉得丢了脸面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,快从实招来!”夏帝怒瞪着上官茹,威严的问道,那帝王之威吓得上官茹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,浑身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云曦眯了眯眼睛,若有所思的看着上官茹,眸色清冷明亮。

    “臣女……臣女什么都没看到……”上官茹一边打量着云曦,一遍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夏帝却是怒然大怒,厉声吼道:“放肆!在朕的面前居然还敢说谎,你可知欺君之罪该当如何处理!”

    夏帝的一声怒吼似是将上官茹吓坏了,上官茹顿时便哭了起来,慌张的说道:“陛下恕罪,臣女……臣女撞见了长公主身边的婢女要给韩侧妃的茶里放东西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了云曦,有怒视,有惊恐,亦有着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云曦却是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,仍然云淡风轻的站立人群之中,任由众人如何打量,仍是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你若是看见了,当时为何不说,如今却是又做出这般一番模样!”云泽被气得不轻,这些女人分明是往他阿姐的身上泼污水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上官茹清泪潸然而下,有悔恨,有恐惧,最终却只是深深垂下了眸子。

    “哼!她自然不敢说,谁不知道长公主和国公府的关系!”韩素儿冷笑道,憎恶的眼神像刀子一般的望向了云曦。

    大夫人看了看人群中的上官南煜和定国公,便低下了头,不动声色的站在了众人之后。

    局外人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好戏,一个是国公府的嫡亲孙女,一个是尊贵的外孙女,而此时便是国公府做抉择的时候!

    定国公有些恼怒的看着上官茹,又看了看那地上躺着的韩青儿,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他最后看了一眼云曦姐弟两人,云泽正殷殷的望着他,定国公心中叹息一声,却是避开了眼神。

    国公府的沉默,代表了他们的选择,他们沉默便是等同于相信了上官茹的说辞,判了云曦的罪名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这简直是在血口喷人!”相比国公府的冷淡,沈静歌却更像是云曦的亲人一般,直到现在还站在云曦的身边。

    云曦有些动容的看着沈静歌,都说血浓于水,可是人心却是与血缘无关。

    夏帝看着云曦,脸上乌云密布,居然在他的寿宴上做这种事,真是其心可诛!

    若事旁人,他早就下令处死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夏帝看了云曦一眼,深深的皱起了眉,“云曦,你可还有什么可解释的?”

    “父皇,若儿臣说,这件事绝非儿臣所做,父皇可相信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解释的!人证物证具在,你难道还想反驳不成!

    陛下,求陛下为臣妇的女儿做主啊,她腹中还有一个孩子啊,如今死得这般凄惨,竟是一尸两命,求陛下为丞相府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刘氏再一次跪在夏帝面前,字字啼血,刘氏此举简直是在逼迫夏帝,这让夏帝尤为恼怒,可是这刘氏刚刚失了女儿,若是自己再行怪罪,定会让人觉得不仁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起来吧!朕自会为你们做主!”夏帝冷声说道,显得极度的不耐。

    “云曦,你可想说什么?”夏帝再一次开口问道,却没有一丝父亲的关切。

    云曦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韩青儿的尸体,兀自想的出神,并未理会夏帝的发问,这让夏帝更是暴跳如雷,指着云曦,手指颤抖的说道:“逆女……逆女!”

    丽妃连忙给夏帝顺着气,轻声软语的劝慰着,“陛下不要动怒,长公主还是个孩子,此时也许也是悔恨交加……”

    丽妃柔声相劝,却是已然为云曦定下了罪名。

    云曦走到了韩青儿的身边,目不转睛的看着,那让人不忍直视的尸体云曦却是看得认真仔细。

    众人一时难免想着,难道长公主是疯了不成?

    荣桀也作势去看尸体,却是低沉的在云曦的耳边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,与我回南国,我便帮你摆脱危局,如何?”

    云曦却是避开了身子,仍是全神贯注的看着韩青儿。

    荣桀侧脸与云曦说着话,云涵虽是听不见荣桀在说些什么,可是看着荣桀那含着些许笑意的眼神,她的心不由得“咯噔”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荣桀并不是那种温柔体贴的男子,他很少笑,更是心硬如铁,虽然他看云曦时,也并未多么的温柔,可是云涵却还是看到了一丝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他在看向自己时,只有不耐和厌恶,可是他在看云曦时,眼神却轻缓很多,难道他……

    云涵压住了心中的猜疑,不管如何今日只要为云曦定了罪,即便父皇不会处死她,那她也只能被贬为庶人,一辈子在国庙里待着!

    这般想着,云涵善解人意的开口说道:“父皇,儿臣还是不相信大皇姐会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既然国公府的三小姐说,她看见的是曦华宫的宫女,不如将曦华宫的宫女送到内廷司审问便好,也许是她们自作主张呢!”

    云涵的提议看似十分稳妥,实则只要是进了内廷司的宫人就别想活着出来,至于所谓的认罪,大多不过是屈打成招而已。

    夏帝点了点头,一声令下,便要将安华几人带走,安华几人却是没有一点惧色,只因为她们相信云曦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再不答应,就可惜了你这几个唇红齿白的丫头!”荣桀冷声提醒道,不停的给云曦施加压力,想逼迫云曦就范。

    云曦却是眸光一凌,嘴角噙了一抹笑意,笑意虽淡,却是如同芙蓉花开,顾盼生姿,那夺目的光彩竟是将荣桀晃得一愣。

    荣桀并不喜好女色,在他心里,女人不过是男人发泄欲望的工具,即便他对云曦有些兴趣,却也不过是因为觉得她有些特别。

    可是她刚才的那抹笑容,清冷若兰,孤傲若梅,坚毅自信,那是他从其他女人身上看不到的风采。

    荣桀一直觉得,女人都是要依附男人方能存活的藤蔓,而这云曦却是无须他人庇佑,便能傲然挺立的巨树。

    荣桀眼神锐利的看着云曦,眸中的色彩有了些许转变,可是他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主意,他一定要得到这个特别的女人!

    “住手!”云曦转过身子,冷冷开口,身上的皇室威严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望向了夏帝,夏帝有些不耐烦的问道:“云曦,你又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皇恕罪,儿臣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,正想禀告父皇。”云曦淡淡开口,对于夏帝的凉薄早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“大皇姐,父皇也是为了你好啊!此事牵扯到大皇姐,可是大皇姐身份尊贵,如何能被审问,自是应该提审曦华宫的宫人。”

    云涵娇弱弱的说道,她时刻都保持着自己温柔善良的模样,即便她此时希望云曦赶紧被定罪,却还是极尽耐心。

    “二妹不必如此心急,难道你就这般迫不及待的想看本宫获罪吗?”云曦斜睨了一眼,云涵自小便是这副模样,未等说话便眼含泪光,好似谁欺负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她自小就很讨厌云涵这番模样,反正大家都会以为是她欺负了云涵,那她还不如好好欺负一番!

    云涵果然被说的眼圈通红,十分委屈的黯然垂泪,她抬头瞟了一眼荣桀,希望自己此时的模样能够惹他怜惜,谁知荣桀却只是在满眼赞赏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云涵气得要发疯了,心里却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荣桀与云曦之间绝对有不可告人的关系!

    不等夏帝回话,云曦就望向了上官茹,居高临下的问道:“你说,你看到了本宫的宫女,要给韩侧妃的杯子里放东西是吗?

    那人是谁?放的是什么?你又是在何处看到的?当时为何不与本宫来说?”

    云曦一连串的发问让上官茹有些目瞪口呆,刚才云曦一直沉默,她心里还很是得意,以为云曦定是认命了,却是让她忘了,真实的云曦是有多么的咄咄逼人!

    “云曦表姐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……”上官茹立刻露出了一抹愧疚的神色,好像很对不起云曦一般。

    云曦却是并不理会,是冷冷的看着上官茹,一字一顿道:“不必说这些,你只要回答本宫的问题便好!”

    上官茹心中有些恼火,心里恨云曦非要这般麻烦,直接认罪不就好了!

    可是即便她再怎么不耐,云曦的身份摆着呢,她便只好说道:“回长公主,臣女是在曦华宫的小厨房附近看到安华和宁华在商量着,要往韩侧妃的水里放些东西!

    臣女只看到她们两个拿了一个小小的纸包,却是并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,臣女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,当时也没多想……”

    安华和宁华相视一眼,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污蔑,可是她们只是奴婢,并没有开口的资格。

    云曦嘴角一扬,笑的极尽讽刺,“那还真是好巧,你好好的不在前院坐着,却是偏偏要跑到小厨房,还正好被你听到了这番谈话,真是巧的不能再巧了!”

    众人也觉得有些奇怪,上官茹的额上渗出了些许汗珠,咽了咽口水说道:“臣女只是觉得有些饿了,往日里表姐对茹儿十分关照,容许蓉儿随意行走于曦华宫,茹儿便想着去小厨房讨些点心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冷笑一声,描着金线的眼尾微微扬起,神色高傲却不显无礼,“既然本宫对你这般好,那么看到了这些事为何不转告本宫?

    若真是她们两人下的毒,你便是知情不报,包庇罪行,依照我夏国律法,应施以重刑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云曦话音一落,上官茹立刻慌张的抬起了头,狠狠地瞪着云曦,眼神却是又不安分的四处瞄着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何必吓唬三小姐呢!三小姐也是实话实说,长公主真不该迁怒!”杨柳在一旁幽幽的开口道,云曦却是嘴角一扬,终是开口了!

    “韩侧妃去了,腹中的孩儿也一命呜呼,世子妃应很是悲痛才对,为何还有维护这知情不报之人呢?”云曦转移了视线,杏眸如冰,清冽冷寒,看得杨柳蓦地生出了一丝心虚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,长公主才是要故意扯开话题吧?”杨柳话锋一转,重新将事情扯到了云曦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能容忍云曦活着,韩青儿死了,云曦也要死!

    “宁华,你再说一遍这海棠红的特点!”云曦双目清朗,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公主!这海棠红……”宁华复又解释了一边,顿了顿又说道:“这海棠红毒性极强,几乎无药可解,多则半个时辰毙命,少则见血封喉!”

    众人不解,云曦让宁华解释这些做什么?

    “御医,你们看看,这茶里的毒性,可够瞬间毙命?”云曦一身正紫色的宫装,头上的珠翠在阳光下泛着璀璨的光泽。

    额间的红梅印记,让云曦在尊贵威严之中平添了一些如仙的清冷孤傲。

    荣桀越发欣赏的看着云曦,她是他见过的最有风骨的女子,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她穿上南国凤袍的模样!

    殷钰则是又惊又喜,随即却是了然,起初他只觉的这长公主的确是貌美倾城,却是也并未多想,如今看来,他二哥的眼光果然是极好!

    御医们查过之后,复命道:“回长公主,这里的药量大概需要半个多时辰方能毒发!”

    宁华眼睛一亮,只恨自己没有想到,也顾不上礼数,开口说道:“可是韩侧妃是喝过茶水之后,便倒地身亡,说明她是之前便中了毒!”

    云曦赞赏的看了一眼宁华,随即抬眸望向了杨柳,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沉,杨柳却是只觉的一颗心越发的冷,那种冷意顺着血液蔓延全身,直至指尖。

    “平怀侯夫人,韩侧妃的马车里应该有伺候的侍女吧,不防传进宫来,询问一二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在说话的时候,眼神却是始终未离开杨柳,杨柳避开了眼神,心里却是自我安慰着,她要冷静,云曦分明是在诈她!

    云曦收回了视线,复又看了上官茹一眼,既然今日是她们主动撞上来的,就不要怪她出手无情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