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二章 身死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二章 身死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一直被说有些聒噪的殷钰第一次安静了许久,玄宫和玄羽静立一旁,脸上却是没有一丝的惊诧,主子身处夏国,除了谋划着楚国之事便是在忙于追妻。

    其实这么说也不对,应该说是主子在追妻之时,顺便谋划一些天下之事!

    “二哥,你再说一遍,你刚才说什么,我刚才是出现幻觉了吗?”殷钰有些激动的贴近了冷凌澈,却是还记得与冷凌澈保持着一丝安全的距离。

    冷凌澈却是眼眸微挑,神色淡淡的说道:“有什么可惊奇的,她本就是锦安世子妃……”

    玄羽撇了撇嘴,但是碍于有外人在,只在心里暗暗腹诽,人家长公主还没同意呢吧!

    殷钰的喉咙动了动,总是风流含情的眼睛睁得溜圆,“二哥,你一直不回楚国,莫非就是为了这长公主?”

    冷凌澈没有说话,只是一副当然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冷凌澈这般的坦然,殷钰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怔怔的说道:“可是……玄商这次让我来便是为了接你回去啊!”

    “我已与玄商言明,今年冬过,我必然归回。”冷凌澈神色淡淡,那温润深沉如墨玉的眼眸却是浮现了一抹冷寒之意。

    殷钰却是又陷入了为难,“可你这一走,那美人……”

    收到冷凌澈警告的眼神,殷钰立刻笑嘻嘻的改口道:“那你走了二嫂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冷凌澈看着这跳动的金色火焰,眸色温软,嘴角更是浮起了一抹宠溺的笑意,“那时她若是心仪于我,我便带她一同离去,若是她不愿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转眼间,他还是那个不染凡尘的清逸谪仙,“若是她不愿,我自是也有我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点,殷钰十分的相信,冷凌澈十岁便来了夏国,众人都觉得冷凌澈就是一个被王府遗弃的弃子,这辈子也就只有这样了。

    却无人知晓,这位年纪轻轻的锦安王府二公子竟是在异国搅动楚国的局势。

    殷钰叹了一口气,随手展开折扇,以扇遮面,故作风流模样的说道:“二哥让我去护着二嫂,就不怕二嫂移情别恋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冷凌澈坚毅的吐出两个字,殷钰正是奇怪,冷凌澈只指他讲义气不会这般做,还是指的什么。

    却是只听冷凌澈清淡开口,语气平和,“我相信她的眼光……”

    殷钰心底的怒火蹭的一下就涨了起来,“啪”的一声收起折扇,冷哼了一声,“二哥你久不会楚国,怕是不知弟弟我那”少女杀手“的名号!”

    彼时殷钰还在与冷凌澈计较此事,却是不知,等冷凌澈归回之时,他这名号亦是被人抢了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怀侯府中。

    “世子在哪?”杨柳冷声开口道,眉目冷寒。

    “回世子妃,世子正在郑侍妾那里!”小丫鬟跪在地上,颤抖着身体,哆哆嗦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贱人!”杨柳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郑侍妾长得有三分相像云曦,把俞远淮迷得神魂颠倒的,整日都看不见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杨柳沉了一口气,复又问道:“韩侧妃呢?”

    小丫鬟闻此更是哆嗦了起来,却是只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韩侧妃此时在夫人的房里,听闻是夫人给韩侧妃请了一位太医来……”

    杨柳气得摔了一个杯子,飞溅的碎片划伤了小丫鬟的手背,小丫鬟却是一句不敢说,只深深的埋着头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怀了一个贱种吗,至于这般小心翼翼吗?”杨柳嫁入平怀侯府后只生了一个女儿,她又一向霸道,那些侍妾也都没能生下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平怀侯夫人自是心急,韩青儿本是被众人遗忘,任其自生自灭了,谁成想竟是有了身孕,立刻被侯夫人当做了宝贝,更是派了无数的人跟着,着实可恨!

    若是韩青儿真的生出了长子,那这府内只怕就是另一番情况了!

    不过似是想到了什么,杨柳脸上的怒气消散殆尽,反而扬起了一抹笑意,云曦,韩青儿,这些挡她路的贱人都该死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“起来吧,再给本世子妃倒一杯茶来!”杨柳松动了语气,那小丫鬟也如释重负,连忙起身去倒茶。

    杨柳幽幽的勾起了嘴角,眼里闪过一抹残忍的杀意,还真是期待明日的宫宴呢!

    此时棠梨宫中,云婕少有的娇声恳求着丽妃,“母妃,儿臣觉得那荣太子实在是人中龙凤,以后必定能雄霸天下,儿臣想要嫁给他!”

    丽妃也觉得那荣桀是个人物,若是女儿嫁给他以后定然荣耀非常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可是,如今我们两国已然因为此事而闹僵了,不知道你父皇会如何作想!”丽妃有些担忧,今日她虽是没在场,可是也听闻夏帝和荣桀两人一拍两散,不愉快的很。

    而且云涵与荣桀的婚事现在也没个准信,若是她这时就去与夏帝言明,只怕还会落了个居心不良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母妃,这婚事是绝对不可能取消的,父皇想要图个安宁,南国也未尝不是这般所想,至于荣太子后来为何这般厌弃云涵,儿臣还没有想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荣桀与云涵退了婚事,可是两国国书已定,岂能随意更改,最好的办法就是另择一人,而她则是唯一的人选!

    “此事先不急,待看看明日的情况再行定夺,你放心,母妃一定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“谢母妃!”云婕眼神明亮,她可不似那些女子只想着嫁人生子,她的眼界更宽,与其在夏国找一个驸马,不如放手一搏,直接瞄准那南国的后位!

    而此时云涵也是忧心不止,她不知道哭了多久,直到没有了力气,才无力的躺在了床上,缩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除了云娴来探望她,便再没有任何人前来,父皇甚至连问都没问一句,其心凉薄真是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云涵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,明明一切顺遂,他对她也是一往情深,怎么突然就变了?

    母妃本是今晚就要搬回百鸣宫,如今却是也没有了动静,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桩婚事,她必须要挽回荣桀对自己的心意!

    云涵双手握拳,狠狠地攥紧,即便她无心荣桀,可是为了母妃她们,她一定要牢牢的握住荣桀的心!

    第二日的宫宴不像第一日那般隆重,虽说众人也是要早早进宫,可是夏帝却并不会过早出席。

    男宾一方由着云泽和云彬带领,与各国使臣饮酒作对,而女眷一边则是进了后宫,由云曦招待着。

    丽妃有孕,不得操劳,杨太后也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琐事,宁月仪位份不够,贤妃又不爱言语,夏帝便直接将事情交给了云曦。

    因着时间尚早,御花园露水太重,众人便都先聚在了云曦宫中。

    今日平怀侯夫人不仅带着世子妃前来,便是那久不露面的韩青儿都带来了。

    云曦本以为见到的会是一个失落憔悴的女子,却是没有想到韩青儿满面红光,脸颊还微微圆润了一些,看起来过得颇为滋润。

    韩青儿察觉到了云曦的打量,斜着眼睛睨了云曦一眼,很是不屑,明明还未显怀,却是用手托着自己的腰,一副行走不便的模样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便心中了然,她虽是尚未出阁,可是她也见过宁月仪怀身子的时候,两人竟是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看来应是韩青儿有了身孕,云曦看了杨柳一眼,她的脸上满是嫉恨的神色,看来韩青儿有了身孕之后,两人只怕地位颠倒了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!”韩素儿立刻迎了上去,两人亲昵的交谈着。

    如今韩青儿怀了孩子,若是一举得男,这世子妃说不定就要易主了。

    韩青儿也想的清楚,以前她心里总是有根刺,如今却是认命了,既然她入了平怀侯府就要好好拼上一拼!

    “姐姐,你昨日怎么没来啊?素儿都想你了!”以前韩素儿是以韩青儿为耻的,如今却是转了性子。

    “我有了身孕,昨日宫宴的时间太长,母亲恐我累着了!”韩青儿轻声说道,用眼神的余光看着杨柳,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柳冷哼一声,甩袖而去,眼神却是阴森冷戾。

    韩素儿也得意的笑了笑,认真的打量着韩青儿,开口说道:“姐姐,真是越来越美了!”

    韩青儿涂着娇嫩欲滴的红唇,唇形丰满小巧,就像是晨间尚带露珠的海棠花,她的脸颊白皙晶莹,泛着水嫩的粉色,看起来的确是越发的水灵美艳了。

    韩青儿也得意一笑,笑着说道:“其实有身子的人气色难免会变差,不过还在有夫人的照拂,我用的都是定好的东西,这身子康健,气色自然也就好了!”

    韩青儿说完还得意的看了杨柳一眼,在杨柳的怒目而视中两姐妹开心的挽着手说话去了,无视背后憎恶的眼神。

    如今时辰还早,各府中人还尚未到齐,云曦便命人准备了些茶水和点心。

    云曦因着性子清冷,所以很少有人来过曦华宫,看着宫里华丽却又不失优雅的景致,众人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白芙蓉长得真美,以前未觉得白芙蓉漂亮,今日一看才觉得这花别有风味!”

    一众贵女们纷纷围了过去,赞不绝口的点评着,云曦抬头看着院中的那片白芙蓉,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昨夜那人宛若墨玉般的眸子,深沉却又泛着缠绵的爱慕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那般看她,她不会有一丝的感觉,可是不知为何,经此一夜,那深挚的眼神她却是再也无法忘记,更是久久难以平静。

    他说她像这白芙蓉,其实她并不像,真正像芙蓉一般温暖干净的是他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长公主竟是喜欢这般清雅的花,我以为长公主会很喜欢梅花呢!”

    云曦与梅花有解不开的渊源,众人自然会这般来想,云曦闻此也只是淡淡一笑,其实她一点都不喜欢梅花,开在苦寒之时,便是连花都是苦的!

    现在来的人本就不算多,像云涵云婕又都是各有所思,一时间倒是一片平和。

    今日宁华也回来帮忙了,免得人多出现什么纰漏,几个丫头忙的团团转,但是事情却是处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了?”韩素儿突然关切的喊道。

    丞相府的大夫人刘氏和平怀侯夫人都立刻围了过去,“青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刚才有些头晕,可能是今日起早了吧!”韩青儿刚才的确是有些晕眩,此时却是没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身子娇贵就在府中好好呆着,偏要跑出来惹得母亲担心,你这般就高兴了?”杨柳嫉妒的冷哼说道,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夫人,是我错了,我不该出来……”韩青儿立刻娇滴滴的哭道,一边用帕子抹眼泪,一边狠狠地瞪着杨柳。

    平怀侯夫人担心子嗣,如今还未足三月,正是要紧的时候,可不能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“你就少说两句不行吗?”平怀侯夫人怒声斥道,对杨柳很是不耐。

    平怀侯夫人这般落她的脸面,这让杨柳十分的恼怒,杨柳也来了脾气,指着韩青儿说道:“母亲,你看她脸色红润,哪里像是不舒服,分明是装出来的!”

    众人这般一看,只见韩青儿的确是面色红润,娇弱海棠,平怀侯夫人冷声警告道:“今日是陛下的寿宴,你们都安分些,不要做出丢脸的事来!”

    云曦虽是对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好印象,可是如今是在曦华宫,她自是也要招呼周到,“不知韩侧妃可是哪里不舒服,本宫的宫女倒是懂些医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!我可不敢用长公主的人,谁知道会出什么事!”韩青儿一扬头,十分傲慢的拒绝了云曦。

    平怀侯夫人瞪了韩青儿一眼,连忙给云曦赔礼。

    云曦也不甚在意,她礼数是做到了,领不领情就是她们的事了!

    茶水点心很快就摆了上来,茶是上好的雨前龙井,点心也都无一不精,众人都是一大早就起来了,此时腹中空空,便都落座用茶闲聊,气氛一度融洽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点心真是松软可口,甜度恰到好处,实在是美味极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茶泡的也很好,味道正浓!”

    云曦闻后淡淡笑了笑,只开口说道:“你们喜欢便多用一些,宴席还要等些时辰,大家便先凑合将就一下。”

    韩青儿很想有骨气的不吃,可是她腹中空落落的,又饿又渴,便先喝了一口茶,却是忍不住刺道:“这茶味道很一般啊,还不如我日常喝的呢!”

    “哦?这茶是今年的贡品,本宫已是觉得很好了,看来倒是本宫孤陋寡闻,想来平怀侯府的东西要更好了!”云曦挑起了嘴角,淡淡开口,声音却是有些冷寒。

    平怀侯夫人哪里还能坐得住,这话传出去还了得,一个侯府用的东西比皇宫都好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“长公主见谅,是臣妇管教不周,她哪里见过什么世面,还请长公主不要怪罪!”平怀侯夫人狠狠地瞪了韩青儿一眼,韩青儿也自知失言,涨红了脸不再多话。

    平怀侯夫人又是好一番赔礼,只想着以后再也不要带这个韩青儿出席了!

    韩青儿也有些尴尬,却是觉得肚子饿了,便想伸手拿一块点心来吃。

    可是她突然觉得腹如绞痛,心口闷得喘不上气,头脑一阵眩晕,什么都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韩素儿看到了韩青儿的模样,立刻蹙眉问道:“姐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众人却是没有理会,刚才都闹过这么一出了,如今又来真是无聊!

    众人都是说自己的,没人去看韩青儿,上官灵伸手去拿点心,谁知韩青儿却是突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,正吐到上官灵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在尖叫慌乱声中,只见韩青儿突然睁大了眼睛,狠狠地抓着自己的衣襟,却是“砰”的一声倒在了地上,嘴角流血,不辨生死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