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未来的世子妃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未来的世子妃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云曦被这呼叫声惊得一怔,立刻收回了视线,向混乱的人群中望去。

    龙船之上的冷凌澈淡淡的收回了视线,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,什么时候他们两个才不会被人所打扰呢……

    冷凌澈也侧眸望了过去,淡淡的望着水中那不断扑腾着的身影,看来是有人见不得这桩婚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,只要能保全云曦便好,剩下的事云曦自会解决。

    众人们都围在船边看烟花,谁也没有注意到云涵是怎么掉进水里的,直到云娴那尖锐的声音喊出来,众人才留意到在水里扑腾挣扎的云涵。

    “天哪,二公主掉进水里了!”众女不由得惊呼道,一时都愣住了,不知该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云婕的嘴角划过一道笑意,她猛地转身,却看到云曦正在满眼打量的看着自己,云婕并不心虚,反而是冲着云曦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云曦微微蹙眉,云婕从寿宴开始就在针对云涵,难道……

    然而云曦此时没有心情理会云婕,而是两步走到了船边,探头望去。

    云涵在水里起起伏伏,白色的衣裙飘在水面上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啊……”云涵呛了好多口水,嘶声裂肺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大皇姐,你怎么能看着二姐落水呢,你快跳下去救二姐吧!”云娴早已经慌了神,看到身边的云曦便脱口而出道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好一阵的嘲讽,亏得她想得出来这种馊主意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想让她有事,就给本宫安分的待着!”云曦厉声叱道,看着云涵已经渐渐体力不支,心里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云涵不是安分的,若是这般死了倒是安心,可是这样却也如了荣桀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可有识得水性的宫人?救下二公主,本宫重重有赏!”云曦冷静的开口道,眉目凌厉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这般才清醒过来,不要说云曦的赏赐,若是能救下二公主,陛下也一定会重赏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便有不少人抬步走出,准备要下船去救云涵。

    云婕有些惊讶的看了云曦一眼,云涵死了对她也有好处,她为何要去救云涵呢?

    龙船上的人自是也都注意到这里的动静,夏帝心急如焚,可是身边都是男子,谁去救了云涵,便等同于毁了她的清白,便只能暗暗着急。

    看到了云曦的动作,夏帝才放下心来,心里第一次对云曦生出一点好感。

    荣桀剑眉紧锁,不满的看着云曦,对他来说云涵死了才好,可是看来云曦却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荣桀对身边的护卫低语了几句,护卫先是一愣,便收敛了神色,点头应声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救二公主!”荣桀一声令下,那护卫不等夏帝开口阻拦,便纵身一跃跳进了湖里。

    护卫的身手是何等的矫健,那些宫女嬷嬷哪里会有他这般的身手,不多时这护卫便率先游到了云涵的身边。

    云涵早已体力不支,在水里扑腾了许久,她一度以为自己要就此殒命了。

    云涵猛烈的扑腾着,用力的拍着水面,却是呛得鼻子里,眼睛里都是水,见有人向自己游了过来,立刻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用力的攀上了那护卫的身子。

    云涵已是神志不清,唯一的意识就是要抓住眼前之人,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沉入水底,才会得救。

    云涵牢牢的攀住了那护卫的身体,因着是夏季,云涵身上的衣裙本就布料轻薄,如今被水浸湿,已经可以隐隐看到衣裙里面的粉色肚兜。

    这时,有宫女划着小船去救云涵,那护卫抬手一捞,便将云涵推入了小舟之中,可云涵的衣裙却是不知挂在了何处,竟是“嘶啦”一声扯断了一大片,露出了白皙的玉背,粉色的肚兜更是暴露无遗,很是香艳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都看傻了,那些年轻的公子们虽然知道他们不该看,可是那等美妙的景致,他们却是无法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只有寥寥数人丝毫不为所动,冷凌澈站在众人身后,眼神一直落在云曦的身上,片刻也不曾移开,这一番情形却是恰好落在了一双微眯的风流眼中。

    殷钰挥了挥扇子,忽的一把收起,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荣桀看了云涵一眼,脸上却是没有未婚妻被人看光的羞恼,反而是转眸看向云曦,如今这云涵的清白是毁了,哪里还能做他的太子妃,而整个夏国也只有她一人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云涵此时头晕目眩,喝了一肚子水,涨得她不停的呕吐,哪里会注意到自己此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护卫将云涵送上了船,便径自游上了岸。

    云婕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就算云涵被救下了又能如何,如今破了清白,她一样没有资格嫁入南国。

    云曦虽是有这个资格,可是她的命格摆在那,父皇不会放她离开,云曦自己也绝不会离开云泽,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她了!

    宁月仪也大步迈到船边,看着云涵那狼狈的样子,嘴角几欲扬到了耳边,就差拍手叫好了。

    她还想着该如何收拾这个小贱人呢,没想到老天爷都见不得她好,真是报应啊!

    云涵恢复了理智,却是觉得自己后背一凉,伸手一摸,顿时凄厉的尖叫起来,“啊!不要看,你们不要看!”

    小船上的宫女反应过来,连忙脱下自己的外衫给云涵披上,可是此时挡的再好也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夏帝的脸色有些难看,为什么偏偏是云涵落水,换作是谁都好办,哪怕是云曦也好!

    “荣太子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荣桀故意做出一副神色晦暗的模样,看了夏帝一眼,倨傲的说道:“先行上岸再说吧!”

    夏帝命人停船靠岸,荣桀的傲慢,夏帝的忍耐都让许多大臣感到难堪。

    夏国好歹也是三强国之一,他们的陛下如何需要看一个太子的脸色!

    可是这些话众人不敢说,只得暗暗腹诽。

    船停在了岸边,刚一上岸,云娴就立刻跑到了云涵的身边,惊慌关切的问道:“二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云涵的一张小脸苍白无色,不仅是因为落水吓的,更是因为她有损了闺誉。

    云涵第一眼便望向了荣桀,她希望他会温柔的脱下他的披风盖在她的身上,温柔关切的询问她身体如何。

    可是现实和想像总是有差距的,荣桀看她的眼神哪里有半点的怜惜,有的只是冷淡和厌恶。

    云涵心中一紧,怎么会这样,荣桀明明是爱慕于她,此时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荣桀只颇为厌弃的看了云涵一眼,便转身与夏帝说道:“夏国陛下,我们两国的婚事就这般算了吧!”

    夏帝一听便急了,“荣太子,若不是你派手下去营救,涵儿也不至于会如此!”

    “夏帝的意思是,这件事是本宫的错了?本宫就该冷眼以对,见死不救?”荣桀性子蛮狠,说话也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夏帝脸色一沉,十分不悦,却是不该如何辩驳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,虽说您是好意,可是您这方法却实在颇为不妥。

    二公主身份尊贵,你们既是有未婚之约,也理应是太子出手相助,可是您却是派了一个护卫,如今出了这些事,难道不该是太子给我们夏国一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云曦迈出一步,脊背挺直,微微仰头间满身风华。

    夏国众人纷纷点头,心里都觉得这长公主比夏帝还有傲骨!

    云涵有些惊讶的看着云曦,没想到她竟会为自己说话,云涵的脑子也转的很快,立刻双膝跪地,哭诉道:“父皇,儿臣今日遭遇这无妄之灾,实在是无颜苟活,还请父皇赐死!”

    云涵声泪俱下,小脸苍白,眼眶通红,一看便让人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荣桀却是扬起了一抹冷嘲的笑意,鄙夷的望着云涵,“既然二公主为了清白不惜一死,那刚才还为何要死死攀住本宫的护卫?

    本宫派人去救,也不过是担心你会沉水,并没有想与你有肌肤之亲,谁知你却是大胆的攀附而上,全然没有一国公主的贵气!”

    云涵小脸更白了,不知是因为恼怒还是悲痛。

    荣桀复又看向了云曦,鹰眸中的色彩晦暗不明,“至于长公主所言的交代,恕本宫直言,堂堂南国太子妃如何会是一个失了清白闺誉的女子?

    想来长公主也不会希望夏国太子娶一个德行有亏的女人吧!”

    云曦没想到荣桀这个人不但出手狠戾,更是诡言善辩。

    “我二姐不过是不慎落水,如何就德行有亏了!”云娴也被气得不轻,立刻站出来质问道。

    荣桀却是连看都未看云娴一眼,只淡漠的说道:“湖面平缓,无风无浪,为何就单单她一人落入湖中?

    我南国的太子妃不会选一个行事轻浮无礼的人,若是迎娶,也要娶像长公主这般尊贵端庄之人!”

    荣桀意有所指,此话一落,顿时引来不少人的侧目,云婕眉头紧蹙,她觉得荣桀话里颇有深意,难道他是看上云曦了?

    “本宫不是自己落水的,本宫是被人推下去的!”云涵立刻辩解道,她即便不喜欢荣桀,可是她知道,荣桀是她的救命稻草,她必须要稳坐太子妃之位!

    “哦?那不知是何人推了二公主下水呢?”荣桀漫不经心的问道,丝毫不在意云涵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荣桀冷笑一声,“看来二公主不仅德行有亏,甚至还满口胡言,这样的女人,本宫是绝对不会要的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慌,我说的都是真的……”真的有一双手在背后推了她,可是她也不知道是何人所做。

    “夏国陛下,本宫是十分诚心想与夏国联姻,否则也不会送上三百匹健硕的战马,可是如今这般结果却是伤了本宫的一番真心!看来我们两国的联姻只得作罢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荣桀看了一眼云曦,复又挑唇说道:“或者,两国亲事不变,这和亲之人却是要换上一换!”

    云涵身体一瘫,不可置信的看着荣桀,怎么会这样,之前他明明对自己那般的体贴,还要帮她放出母妃,为何如今就变得这般的冷酷绝情?

    夏帝正是犹豫,云曦却是冷笑出声,直视着荣桀,冷声道:“你坏我国公主清誉在前,如今竟是还敢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,荣太子是拿我们夏国当做番邦小国了吗?”

    夏帝有些不悦的看着云曦,他很想促成两国的联姻,这样他就只需要防着楚国便好,也可以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可是云曦一开口便顶撞荣桀,若是真的惹恼了他,这婚事岂不是就没了吗?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道不合时宜的爽朗笑声,众人正是商讨正事,却是不料有人笑的如此欢快,夏帝不悦的望去,想着定要把此人乱棍打死,却是没想到那大笑之人竟是那位殷小侯爷!

    “哈哈,笑死我了……”殷钰走上前去,冷凌洵正想警告他,却是被殷钰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,你这话说的还真是有趣,你是把夏国的皇宫当做集市了吗,这些公主难道都是红薯不成,可以任由你挑来挑去的?

    要是这般,本侯也要选,本侯就选长公主殿下吧,本侯还要留下做驸马!”殷钰旁若无人的说道,却是将夏帝气得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是不拿自己这个皇帝当一回事,一个个居然都这般的无礼!

    “来人,送二公主回宫休息!晚宴取消,朕累了,要休息了!”夏帝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,便脸色阴沉的甩袖离开。

    荣桀狠狠地瞪了殷钰一眼,又是这个殷钰,怎么每次都是他!

    云娴搀扶着哭哭啼啼的云涵离开,贤妃小心谨慎的安排着一众夫人贵女离开,云曦只对殷钰点了点头,便也翩然离去。

    殷钰的话说得虽然不怎么好听,却是帮她解了围,她可不觉得这是巧合,这殷钰为何要出手帮她呢?

    宋公公一路小跑跟着夏帝,尖声尖气得说道:“陛下,您慢着点,不要气坏了龙体!”

    夏帝仍是气呼呼的,宋公公好不容易追到了夏帝,气喘吁吁的问道:“陛下,今日是否迎贵妃回来啊,奴才也好早作安排啊!”

    夏帝突然站住了身子,却是一脚踢在了宋公公的身上,将宋公公踢了一个跟头,忍不住尖叫道:“哎呦喂……”

    夏帝恼怒的看着宋公公,龙威震怒,“这宫里哪有什么贵妃?看她生出的好女儿,真是个不知羞耻的,你若是再敢提及,朕要了你的狗命!”

    夏帝说完便大步离开,宋公公跪在地上好一番求饶,直到夏帝的身影消失,宋公公才缓缓起身,抚了抚衣上的灰尘,轻轻的挑了挑嘴角……

    夜深,质子府中,冷凌澈仍然未睡,突然屋内的烛火一跳,一道锋芒刺向了端坐在桌案后的冷凌澈。

    玄羽和玄宫倏然出现,挡住了那袭击冷凌澈的利器,这时才何赫然发现,那利器竟是一把折扇!

    “哎呦,不错嘛,你们两个的身手还挺敏捷的嘛!”声音轻佻,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冷凌澈合上了手中的书卷,橘色的烛火映得他的脸颊越发润朗,“你夜探质子府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自是关心你,想来看看你住的如何?顺便把你带走!”说话之人正是那殷小侯爷殷钰,虽然仍是挂着随意的笑,目光却是要幽深许多。

    “是玄商让你来的吧?就凭你,也想带走我?”冷凌澈语气未变,一如既往的温和淡然。

    “我带不走你,却是可以给你添麻烦,你若想安静度日,便要与我实话!你让我护着那长公主,那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殷钰掩饰不住语气里的疑惑,殷切的望着冷凌澈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关系……”冷凌澈淡淡开开口。

    顿了顿,复又说道:“她不过是未来的锦安世子妃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是第二更,么么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