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四十章 钰心慧婉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四十章 钰心慧婉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荣桀的脸色越发的阴沉,可偏偏殷钰却是一副冥顽不灵,随心所欲的模样。

    殷钰脸若银盘,眉目含情,自成风流却是并不放浪,他蹙起了眉,双手环胸,仰头说道:“看什么看,这是夏国的长公主,可不是与你有婚约的二公主,本侯就是喜欢她,碍着你什么事了!”

    “让开!”荣桀双目凝冰,没有心情理会殷钰,他现在只有满心的怒火,他一定要找殷钰身后的女人好好清算!

    “就不!本侯听闻荣太子为了这次的婚事,甚至不惜与皇后闹僵。

    若是荣太子费这般手段求回来的婚事,却是被您亲手破坏,只怕会落得个水性杨花的名声,更是会惹得南帝不悦吧!”

    殷钰还是那般不着调的模样,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无异于在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本侯说的不对吗?本侯就是个闲散侯爷,名声什么的最是无用,可是荣太子就不一样了吧!”殷钰有些得意的笑道,似乎对自己的身份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荣桀狠狠的握了握拳,看着身后那眉目如霜的女子,阴冷的开口道:“云曦,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本宫的手掌心吗?

    本宫不想做的事,谁都无法勉强,而本宫想要得到的,便一定会得到!”

    荣桀说完这句话后,便阴鸷的甩袖离开!

    他为了这场婚事已经惹得父皇不悦,若是再生出什么事端,只怕父皇更会恼怒。

    即便他要退了这桩婚事,也不能牵扯到自己,届时他还要让夏帝觉得对自己有所亏欠,那时他便可以趁机让夏帝将云曦嫁与自己!

    殷钰见荣桀走了,立刻爽朗笑道:“哈哈,怕了吧!还想与我斗,真是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云曦扶起了云泽,因着荣桀并没有出杀招,而云泽的身体也越发的康健起来,所以他只是胸口有些疼,却是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侯爷相助!”云曦轻轻福了一礼,真心的道谢。

    殷钰虚扶了一把,笑嘻嘻的说道:“没事没事,我这人啊就是喜欢美酒美人,哪里舍得看美人受欺负呢!”

    殷钰说的话有些风流无状,可是云曦却是不觉得他真是那种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只见他眼神清朗,说话有些随意,却是并不荒唐,特别是刚才针对荣桀的那一番话字字珠玑,这小侯爷也绝不是个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侯爷,太子有伤,云曦今日便先行告辞了!”云曦复又福了一礼,便扶着云泽告辞。

    殷钰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,笑盈盈的看着云曦离去,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,挥手大声说道:“我叫殷钰,钰心慧婉品如兰的钰,你可千万要记得啊,不要记错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不由得嘴角抽了抽,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阿姐,这小侯爷好生奇怪,还有这般上赶着介绍自己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话,回去让宁华给你看看。”云曦此时还哪里有心情理会旁事,早已经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“阿姐,我真没事,我现在抗揍的很,就是给师父丢人了,我还是打不过荣桀!”云泽有些懊悔,若是师父在一定会好好收拾那个荣桀的!

    直到宁华诊断说云泽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,云曦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待云曦将事情的始末都讲给云泽后,云泽却是恼怒的拍着桌案,厉声道:“他居然还挟持过阿姐,真是过分!就凭他还敢要迎娶我阿姐,真是痴心妄想,我绝对不会同意的!”

    “你莫要生气,我自然不会嫁给他!可是荣桀此人性情暴戾,心机阴沉,只怕他不会善罢甘休,最近两日我们切要小心行事!”一想到荣桀那阴鸷的眸子,云曦就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荣桀是她见过的最棘手的敌人,此人性情阴晴不定,极难捉摸,可是他居然敢伤害泽儿,她便一定不会轻饶了他!

    另一边韩贵妃得知了寿宴上的消息,顿时便乐得眉开眼笑,这是这么多天以来,她最欢喜的一日!

    韩贵妃坐在铜镜前,眉梢眼角都洋溢着欢喜自得的笑意,多日的阴霾一扫而尽。

    “涵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我的涵儿长着倾城之貌,哪个男人能不动心!等到这荣太子做了皇帝,我的涵儿便是一国皇后,那时候我看那些贱人还拿什么与我争!”

    韩淑华细细的挽着长发,脸上容光焕发,宫女紫玉也连忙笑着说道:“此番娘娘定可以重回贵妃之位,以后您还是这宫里最尊贵的女人!”

    韩淑华闻言爽朗大笑,眸中却是闪过一道锋芒,“云曦那个小贱人害我至此,等我出了这冷宫,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!”

    可是韩淑华哪里知道,她此时的好心情都是拜云曦所赐,这场婚事本就是云曦和荣桀的一个乌龙闹出来的,而那个冷面太子对她那个天仙女儿则是一丝兴趣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午时一过,天气便凉爽了起来,傍晚间凉风习习,混着宫里那浓郁的花香,让人只觉得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众人都浅眠了一会儿,此时醒来也都是神清气爽,兴致勃勃的等着游船。

    宫里的碧波胡很宽阔,湖水碧碧,里面盛开着各种的颜色的莲花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岸边停泊着一众游船,其中的一艘巨大华贵,金龙头,金龙尾,船两侧还有金镶的龙爪,看起来气势磅礴,十分的壮观。

    “夏国陛下,您这船可真漂亮!”殷钰一挥折扇,笑意盈盈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这句赞赏很是受用,这艘船已经建了一年,为的便是在今日露脸。

    荣桀抬头望向了女眷那边,一眼便看到了众人身前的云曦,云曦感受到了荣桀的目光,坦然的望了过去,那冷淡敌意的眼神让荣桀只觉得心头的怒火难以抑制。

    云曦已然摘掉了头上的抹额,露出了嫣红的红梅印记,为云曦那本就绝丽的容颜增添了一抹妩媚和冷傲,更显倾国之姿。

    她这是见事情败露就不再掩饰了吗?

    荣桀突然泛起了一抹冷笑,看来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!

    看她这般作为,想来应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这般才会与自己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荣桀的怒火稍熄,想来也是,他看上云曦便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,若是她也与其他女子一般,他反而还瞧不上了!

    不过这女人打人的毛病还是需要管一管,不管她性情如何,对待自己的男人总归是要柔顺的!

    云曦冷冷的收回了视线,可是她和荣桀的交锋却是被云涵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云涵不悦的蹙起了眉,荣桀毕竟是她未来的夫君,她难免多看了两眼,可是这一看,她却是才发现,那荣桀半眼都没有看她,反而是一直在看着云曦!

    云涵侧眸看了云曦一眼,心里生出了怒火,云曦还真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,之前便缠着冷凌澈不放,如今还敢勾引荣桀,她是铁了心要与自己对着干了是吧!

    云涵沉了口气,暗暗的垂下了头,却是在云娴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云娴先是一愣,随即一脸愤恨的看着云曦,狠狠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夏帝带着众臣还有各位皇子登上了金龙游船,荣桀一行使臣自是也要同行。

    杨太后毕竟年岁大了,不愿和他们参合,丽妃因为有孕自然也是要回避。

    贤妃便带着一众妃嫔公主,还有一些地位尊崇的贵女登上了那艘紧挨着龙舟的富丽游船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也都依次登上了游船,一时间数舟齐发,场面十分恢宏。

    妃嫔中地位最高的便是贤妃,可是贤妃却是个不受宠的,早已被夏帝遗忘,宁月仪哪里会将她放在眼中,自顾自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贤妃倒是未恼,招呼着众人落座用茶。

    云涵看了云娴一眼,云娴会意,故意做出了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,开口说道:“大皇姐,我看你刚才一直在看荣太子,难道大皇姐是看上了荣太子不成?”

    云娴仗着自己年纪小,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,众人立刻望向了云曦,眼神暧昧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荣桀求娶,也应该求娶云曦这个长公主才对,却是没想到白白让云涵得了便宜。

    众人对此虽然不解,可是云曦毕竟还与司辰有婚事,便是再不甘心,也不该对其他的男子暗送秋波啊!

    国公夫人的年岁也不小了,自然不会上这游船,上官茹便无所畏惧的笑道:“云曦表姐难道是被荣太子的风范折服了吗?”

    上官茹说完便瞥了一眼正在喝茶的沈静歌,希望沈静歌能知道云曦是有多么的不守妇道。

    沈静歌却是莫不在意的喝着茶,她难道还不明白这些姑娘家的心思吗?

    先不说云曦与司辰的婚事已退,若说云曦主动勾引男子,她便第一个不信!

    国公府的大夫人瞪了上官茹一眼,二夫人被国公夫人彻底禁足了,她便带着上官茹姐妹来了,可是这姐妹两人就像没有脑子一般,真是惹人厌烦!

    上官灵本是在吃点心,听闻之后,立刻插嘴说道:“云曦表姐,你不是还有婚约呢吗,怎么还能朝三暮四呢,真是太丢人了!”

    云曦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灵,眉目幽寒,开口说道:“倒是许久未见到四表妹了呢!上次失言,外祖母罚你在祖嗣跪了三个月,看来四表妹并没有记在心里啊!”

    上官灵想到自己之前每日都要跪在那阴森森的祖嗣里,顿时便缩了缩脖子,不敢再言语。

    云娴可不害怕,见此只轻蔑一笑,开口说道:“大皇姐,你这是在吓唬人吗?可是四小姐说的也没错啊,你这吃着碗里的,望着锅里的,实在是水性杨花的很啊!”

    “六妹不要胡说,大皇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!”云涵适时的开口说道,眼波楚楚,温柔恬静,的确是个宛若仙子的美人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就是性子太软弱了,才会被人欺负!我明明看见她一直在看着荣太子,她哪里念着姐妹之情了!”

    云涵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配合的十分默契,越发显得云涵善良温纯。

    “二妹和六妹可是说够了?六妹你口口声声说本宫在看荣太子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难道你心里也仰慕荣太子的风采?”云曦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我才没看荣太子呢!”云娴立刻辩驳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既是没看荣太子,又怎么知道本宫看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荣太子,可你就是看了!”云娴一贯性急,此时被云曦这般轻描淡写的一驳,顿时便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只轻轻的勾了勾嘴角,缓缓落座,随手抚平了裙摆上的褶皱,微微挑眉看着云涵,“二妹即将远嫁南国,最近还是多陪陪六妹和八弟吧,以后相见,只怕颇难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闻此,心中了然,就凭着云曦对云泽的关切,她也绝不会远嫁,又如何会惦念那南国太子呢!

    太子妃之位虽好,毕竟背井离乡,哪有在夏国做长公主来的痛快!

    众人这般一想,便也不再放在心上,只觉得云娴是在故意抹黑云曦。

    一直手足无措的贤妃,这时才轻声开口道:“大家快来吃茶,晚宴还有好长一段时间,大家先来吃些点心吧!”

    贤妃这般一说,众人更是放下了刚才的事情,纷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曦对贤妃点头一笑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沈静歌拉过云曦的手,将一盘点心推到云曦面前,笑着说:“这盘玫瑰金丝糕味道最是不错,想来你会喜欢!”

    云曦笑着接过,两人言笑晏晏,没有嫌隙的模样更是让云娴和上官茹闹得没脸。

    “云曦还真是让人厌恶呢,若是除掉了云曦,三小姐也许就有机会了呢!”

    一道阴冷低沉的声音在上官茹耳边响起,上官茹抬头一看,只见杨柳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边,她好似在看着湖水,嘴角却是噙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上官茹与杨柳一向没有交集,她为何会与自己说这些话呢?

    上官茹疑惑不解,看了一眼周围,便贴近站了过去,低声问道:“世子妃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杨柳阴冷一笑,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上官茹,让上官茹只觉得脊背一凉。

    游船微荡,没有人注意到两个人的动作,却是突然有一道女声响起,“快看,岸边放烟火了!”

    一众少女们都围到了船边,天边亮起了绚丽的烟火,将昏暗的天际照的绚丽明亮。

    云曦也走到了船边,抬头仰望着那漫天的璀璨光华,心波也随着湖面微微荡漾……

    渐渐地,所有的游船缓缓靠近,聚拢在了湖面中心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云曦却是一眼便望到了那白衣随风的男子,他的眼神温润清朗,却是透着炙热的情愫。

    他一向宛如清风皓月,似乎他天生便是那远离凡尘的落落仙人,任何的情欲都不该出现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今日他却是仿若坠落了红尘,眼中的深情让云曦想要回避,却又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烟花太过璀璨,或许是因为湖面荡起的风太过清凉,云曦没有像白日时移开眼神,而是在这么多日以来第一次坦然迎上了冷凌澈那脉脉的眼波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嘈杂缓缓淡却,游船晃荡,唯有他们两个人的视线没有转移,没有波动,只那般融融的望着彼此。

    似有什么,在这璀璨的夜里,慢慢的发生了变化,好似有一颗种子悄然生根,等到她察觉之时,早已变成了一朵白色的芙蓉,生于心中,扎根心中,再也无法移除……

    良辰美景,情意融融,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“扑通”的落水声,接着便听到了云娴那惊恐的尖叫声:“二姐!二姐!快来人救二公主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