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乱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乱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夏帝不悦的瞪了云婕一眼,心里只恨她多话,可是云婕却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夏帝,仿佛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自己哪里说错了。

    云涵有些慌张,即便她对冷凌澈是有不可告人的心思,可若是被荣桀提前知晓,只怕她就做不成这太子妃了,好不容易好转的处境只怕会越发的艰难。

    未等云涵的话说完,冷凌澈却是突然起身,动作翩然仿若行云,“四公主谬赞,当时陛下为司辰将军接风,便让二公主与在下共奏一曲。二公主琴艺了得,在下不敢居功!”

    冷凌澈看起来是在自谦,实则却是撇开了自己与云涵的关系,夏帝命他们两人弹奏,这意义就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夏帝闻后立刻大笑起来,做出一副恍然记起的样子,“对对!朕记起来了,就是为了给司辰接风,这宫中琴师的琴艺实在不配与涵儿共奏,也只有冷公子能相比一二,冷公子不必自谦!”

    冷凌澈淡笑的点了点头,便缓缓落座,冷凌洵不悦的哼了一声,“诡辩!”

    “好了!婕儿你坐下吧,你二皇姐之前为了救朕,以身挡剑伤了身子,还要好好修养才是!”夏帝不动声色的将这个话题一带而过,命舞女上场。

    云曦有些诧异的望了过去,他这番话说的时机刚刚好,否则只怕此时就要败露了,这真的只是巧合吗?

    可是刚刚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,云曦就立刻收回了视线,她每每望去,就会心神意乱,今日的寿宴可不好过,她如何能失了心神?

    荣桀神色稍缓,心里却仍是不悦,他习惯了掌控一切,他既是爱上了她,不论是她的人,还是她的心,他都要完整的得到!

    看来他有必要私下去提醒她一番,以后她只能是他荣桀的女人,不管他以前心里有没有人,现在和以后都只能有他一个!

    荣桀将杯中之酒一口饮尽,用那双鹰般的眸子狠狠的盯着云曦,就仿若云曦是他眼中的猎物,他势必要吃到嘴里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已过午时,夏帝说了两句话,便准备起身离席。

    晚间还要游湖,各位主子们自然要去午休,因着今日是一整日的宴席,皇宫便也在前殿给一众大臣准备了偏殿,在后宫中也给各府的小姐和夫人备下了寝殿。

    “朕年纪大了,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,你们若是不愿意午睡,便由太子和三皇子带你们四处逛逛!”夏帝这话自然是与荣桀等人说的,荣桀微微点头,神色没有一丝的恭谨。

    云泽和云彬都连忙起身应声,只要荣桀他们想逛,年轻的公子们便只得作陪。

    这次各国没有公主跟来,女眷们倒是乐得清闲,纷纷起身午睡去了。

    她们比不得男子,她们早早就要起来沐浴更衣,挽发描妆,如今自是都累了。

    荣桀看了云曦一眼,嘴角凝上了一抹邪佞的笑意,却是被冷凌澈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云曦她们皆是起身离开,刚刚步入后宫,云婕便拦住了云涵的路,其他的夫人小姐看到,都连忙快步离开,不想介入皇室的争端。

    “二皇姐今日想必很是得意吧!”云婕往日里并不屑与人有口舌之争,今日却是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,偏要为难云涵一番。

    云涵也不解云婕为何今日就一定要针对她,却是扬起了美丽的笑容,缓缓答道:“四妹今日是怎么了?可是有人招惹你了?

    如今是皇祖母掌宫,若是有人惹得四妹不快,四妹尽管去告诉皇祖母便好!”

    云婕那娇俏若海棠的容颜上浮现了一抹怒容,一看到云涵这虚伪的笑,心里就妒火中烧,“云涵,你别得意的太早,小心到时候失望!”

    云婕冷冷的说了这一句话便甩袖离开,云涵却更是困惑,“云婕这是怎么了,今日怎的如此反常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嫉妒二姐你嫁得好,眼馋呗!而且母妃很快就能恢复贵妃之位了,以后便可以好好的收拾这些小人了!”云娴今日是高兴的很,一张小脸上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“二姐你先回去歇着,我这便去告诉母妃这个喜讯,她一定会很开心的!”云娴说完便飞快的跑开了,一溜烟的就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相比云娴的欣喜,云涵却是悲喜交加,喜的是荣桀是一表人才,对她更是满腔痴情。

    可悲的是,她很快就要嫁到南国了,要做另一个男人的妻子,若不是因为害怕生出事端,她真想将自己最宝贵的初夜献给冷凌澈,以证明她的决心。

    云涵叹了一口气,若有所思的离开了,直到云涵离开,云曦才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云涵这模样,虽然心中不愿,却也是认可了这门婚事,接下来她便要想着如何瞒过荣桀?

    “谁!”身旁的乐华突然凌厉出声,腰间的匕首倏然而出,划过一抹银光。

    “哼!”耳畔传来轻蔑的笑声,只见一道玄色的身影闪过,轻而易举的便避开了乐华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云曦淡淡开口,并未见有多慌张,乐华闻后便立刻收起了手中的匕首,却是依然警惕的站在云曦身边。

    安华被吓的心中一震,也立刻挡在了云曦的身前。

    荣桀挑了挑眉,不屑的看着安华和乐华,居高临下的说道:“就凭你们也敢拦本宫?还不让开!”

    安华和乐华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却是都禁声不语,云曦沉了口气,开口说道:“退下吧!”

    安华和乐华虽是有些担心,却还是听话的躬身离开了,见此荣桀才略略满意的舒展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,这里是后宫,太子难道不知要避嫌吗?”云曦神色淡淡,一如那日佛光寺相见。

    荣桀眸色稍暖,神色温和几许,“你可还记得本宫?”

    云曦轻轻摇头,故作不知,荣桀也不疑有他,嘴角竟是泛起了笑意,“佛光寺一别,本宫与你说过两月后自会相见!”

    云曦做出一副恰到好处的惊讶,荣桀见此更是满意,他向前逼近了一步,肆意欣赏着云曦的绝色美貌,“既然你救了我,我便允你做我的女人,你可觉得惊喜?”

    云曦暗自腹诽,这荣桀与云涵还真是天生一对,两人都这般的自以为是,谁愿意做他的女人了?

    云曦后退一步,神色疏离,“荣太子,这里是夏国后宫,请您自重!若是无事,本宫便先告退了!”

    “云涵,本宫只是想告诉你,既然你是我的女人,就要安分守己!我喜欢聪明的女人,却是不喜欢不听话的,不管你以前心有谁,都彻底忘了的好,否则本宫自会帮你忘记!”

    荣桀笑的有些残忍冷酷,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,如同那展翅欲飞的雄鹰,宣示着自己的主权。

    云曦怔了怔,随即想到或许是因为云婕那一番话而惹得荣桀不悦,便抬眸迎视着荣桀,缓缓说道:“荣太子,本宫再提醒您一遍,这里是夏国的后宫!”

    荣桀被云曦这冷冷淡淡的模样弄得有些恼怒,若这是女子们擅长玩的欲擒故纵,那他可不怎么喜欢!

    他喜欢别人的顺从,包括他喜欢的女人!

    “希望等你嫁到南国时,不要再是这般模样!”荣桀觉得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般的有耐心,若是其他人,他此时早就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荣桀阴狠的看了云曦一眼,便要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云曦终是松了一口气,正想着她该让宁华去给云涵用些药,让她这几日都起不来床,她则也找个借口避而不出,一直等到荣桀回国,婚事落定!

    云曦这边正是想着,突然传来了一道有些稚嫩的声音:“阿姐!”

    云曦心里咯噔的响了一下,心呼不妙,她最近一直躲在曦华宫,还没有来得及与云泽说此事。

    正是这般想着,云泽却是早已跑到了云曦的身边,充满敌意的看着荣桀。

    他刚才便看见荣桀凶巴巴的与阿姐说着什么,想来定是云涵与荣桀告了状,荣桀才会来找阿姐的麻烦!

    这般一想,云泽更是高高抬起头,狠狠的瞪着荣桀,一副要为云曦做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荣桀早在听到那声“阿姐”后便停下了脚步,云泽唤她为姐姐,这没有什么不是。

    可是云泽和云涵的关系想来也不会好,他怎么可能会这般亲昵的唤她?

    “你叫她什么?”荣桀眯上了眼睛,云曦立刻察觉到了危险,因为他眼中流出的光芒实在是冷戾阴森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宫的阿姐,是我们夏国最尊贵的长公主,你若是敢欺负阿姐,本宫绝不会放过你!”云泽煞有其事的出言威胁,云曦却是只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看来人果然不要随意撒谎,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去弥补,最后却还是一样会败露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云曦反而坦然了,只看着云泽说道:“泽儿,你先回去歇息,我有些事要与荣太子说!”

    云泽哪里知道他们之间的事,不肯有丝毫的退让,“我才不呢!我要护着阿姐!”

    荣桀突然冷笑起来,他神色本就阴鸷,此时冷笑起来更显可怖。

    “云曦?哈哈哈哈……”荣桀突然冷笑出声,双眸泛着危险的红光,“好一个云曦!好一个长公主,你居然将本宫欺骗至此!”

    荣桀突然一把抓住了云曦的手腕,双眸泛着阴阴红光,手上骤然用力,仿佛要把云曦的手腕捏碎一般。

    手腕上的疼痛,让云曦记起了当初被他扼住喉咙的恐惧和压迫,云曦疼的蹙起了眉,纤细洁白的手腕瞬间泛起了红印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阿姐!你快放开我阿姐!”云泽恼怒不已,抬脚狠狠的踢了荣桀一脚。

    荣桀眉目更显阴冷,抬手便是一掌,云曦立刻惊声大呼道:“不要!住手!”

    荣桀收缓了力度,却还是一掌打了出去,云泽立刻用双手去抵,他虽是有冷凌澈的指导,可是年岁尚小,又没有内力,立刻便被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泽儿!”云曦尖声喊道,双眸泛起了不可抑制的愤怒,心中的恼怒和怜惜早已让云曦忘了恐惧。

    未等荣桀注意,云曦早已经一巴掌挥了过去,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荣桀的脸上!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脆响,让荣桀彻底的愣住了,他刚才是被人打了耳光?还是个女人?

    趁着荣桀怔愣之时,云曦甩开了荣桀的禁锢,立刻奔至云泽的身边,“泽儿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云泽咳了两声,他的胸口有些疼,却是扬起了嘴角,勉强笑道:“阿姐,泽儿虽然打不过他,但是有师父的教诲,我还是很抗打的!泽儿可以拦住他,阿姐你快跑!”

    “泽儿,你不要说话了,好好躺着……”云曦轻声安抚着云泽,转眼却是狠狠的瞪着荣桀,本是平静如水的眸中瞬间掀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“荣桀!你是欺我夏国无人吗?居然敢伤我夏国储君,今日这笔账本宫绝不会善了!”

    云曦此时就如同一只母狼,双眼泛着幽幽的绿光,哪里还有之前那荣宠不惊的淡然模样。

    荣桀看的一怔,在他的心里云曦或是慧黠,或是淡然,却是从未见过她这般狠厉的样子,她总是能趋吉避害,在遇到威胁之时便会收敛锋芒,隐忍蛰伏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她却仿佛是被人触碰了逆鳞之龙,怒火滔天,一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。

    荣桀的嘴角忽扬,有些玩味的看着云曦,“佛光寺时,我觉得你是个聪明的,如今看来你却是也有着愚蠢的一面!

    本宫知道,夏国太子很不受宠,就算是你告诉了夏帝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云曦直视着荣桀的目光,不再像之前那般躲闪,那冰冷的眼神竟是让荣桀都觉得不可思议,竟是有女子的眼神会这般慑人!

    “的确,本宫和太子是不受宠,可若是荣太子在夏国传出了什么不好的名声,只怕南国那位彬彬有礼,文武双全的三皇子就会有可乘之机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丝毫不掩饰话语里赤裸的威胁,荣桀双目一凝,脸上的神色狰狞狠厉。

    他猛的握住云曦的手臂,将她用力的提了起来,用那双阴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云曦,“彬彬有礼?文武双全?你们为什么都觉得他好,为什么?”

    荣桀的眸子突然泛起了血色,显得诡异而可怖,手腕上的力度让云曦一度以为自己的骨头都要碎裂了。

    云曦却是眉头未蹙,同样逼视着荣桀,一字一顿咬着银牙说道:“就凭你如今的模样,本宫便看不起你!”

    欺负妇孺算得上什么本事,她云曦不是个良善之人,却也不会恃强凌弱,荣桀所为实在让她不耻!

    “哎呀!这里发生了什么?本侯没看错吧,荣太子居然在欺负长公主殿下!”殷钰突然信步而来,表情夸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手拿折扇敲着荣桀的手,弯眉一挑,开口说道:“放手!不然我就喊人了,我就喊荣太子杀人啦!”

    荣桀不为所动,殷钰见此一怒,双手掐腰,将折扇插入怀中,“不拿本侯当回事是吧!我今天非咬你一口肉下来!”

    殷钰不只是说说,张嘴便朝着荣桀咬了过去,荣桀心生厌烦,却是也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殷钰顺势将云曦挡在身后,双目睁圆,对荣桀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她是本宫的未婚妻子,你给本宫让开!”荣桀身上杀意毕露,双目赤红。

    “胡说!你不是和二公主定亲了吗?长公主与你有什么干系!”殷钰冷哼一声,转身却是笑意盈盈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“即便与我没有干系,那又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殷钰咧嘴一笑,皓齿红唇,煞是好看,“怎么与本侯没关系,本侯喜欢她啊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这是第二更,今天的没有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