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三十八章 意外丛生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八章 意外丛生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走来的三位少女皆是容颜姣好,除去年纪稍小的六公主显得有些稚嫩,另两位少女却是一个比一个绝美。

    身穿白色仙鹤云纹锦裙的少女,脸颊如玉,透着桃色的红晕,相貌清丽淡雅,远远走来便如同一株聘聘婷婷的白色莲花,清新脱俗。

    而她身边的少女却是截然相反,身穿一件淡紫色为底的锦妆花底裙,外罩一件深紫色绣七彩折枝花的拖尾长裙。

    乌黑亮泽的发上插着金丝累凤衔珠簪,发髻斜插一支五瓣梅花金步摇,脖颈和耳垂上戴着同式样的梅花颈链和耳坠,只有腰间戴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,华美中透出一分清雅。

    在身边白衣少女的映衬上,越发显得她宛若那洛阳牡丹倾国倾城,举手投足之间全是皇室的尊贵与华傲。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都不由得落在了云曦的身上,一身素衣的云涵虽是在贵女中别样的显眼,可是在高贵清冷的云曦身边,却是被那一身气势所掩,同为公主却是立现高低之别。

    荣桀的嘴角立刻扬起,眼里划过毫不掩饰的赞赏,他看上的女人果然气势不凡!

    云涵略有郁闷,她厌嫌的瞥了一眼云曦,心里却很是不解,为何这些男人都会喜欢云曦这般庸俗的女子?

    她向男宾方向偷偷望去,眼神游走在荣桀和冷凌洵身上,最终才落在了荣桀的身上。

    荣桀那冷戾的气势实在是摄人,与周围人的气场格格不入,即便他一语未发,可是挑眉扬眸间便显露出不可一世的狂傲。

    云涵不得不承认,荣桀的相貌气质实在出众,若是她没有爱上冷凌澈,也许也会满意这份婚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得望向了冷凌澈,他一身白衣胜雪,坐在哪,哪便因他而成了一道风景。

    云涵垂下了眸子,衣袖下的手微微握紧,为了母妃,为了爱情她一定要忍耐,一定要!

    冷凌洵打量着云曦两人,嘴角轻挑笑意,微微靠近荣桀,开口问道:“不知道哪位才是二公主呢?”

    别国的公主他们自是无缘相见,可是关于云曦身上那神奇的命格他们却都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听闻云曦额间生来便有红梅印记,理应容易相认,可是此时两人都带着宝石抹额,一时倒是迷乱了众人的眼。

    荣桀剑眉微挑,斜眼看了冷凌洵一眼,冷着声音说道:“二殿下对本宫的太子妃很感兴趣?”

    冷凌洵本是也没有其他的意思,只不过是想与荣桀攀谈两句,却是不想这荣桀竟是一丝脸面都不留给他!

    想他在楚国,谁敢对他有一丝不敬?

    冷凌洵冷着脸坐正了身子,郁闷的喝了一大口酒,一旁的殷钰却是“哈哈”大笑出声,在一众坐姿端正的公子中极其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云曦自是也被殷钰那爽朗的大笑吸引了注意,可是刚刚抬眸望去,她的视线却是瞬间就落在了冷凌澈的身上。

    冷凌澈扬唇一笑,一如往常那般的温润,可是笑意如常,人心已变,这抹云曦最是熟悉不过的笑意,今日再看她却是无法坦然面对了。

    云曦立刻收回了视线,平静淡然的坐在座位上,目不斜视,对那些打量的目光仿若未察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这里是夏国,你还是注意下自己的仪表吧,若是让父皇知道,只怕就要斥责你了!”冷凌洵低声说道,他们出使夏国,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楚国,殷钰不在意,他却是不得任由他妄为。

    谁知殷钰却是桃面一冷,双眉一扬,不分好赖的便说道:“陛下才不会说我呢!再说了,我怎么也比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好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简直不可理喻!”冷凌洵只得自认倒霉,这次居然和这个魔头一起来,这殷钰油盐不进,深不得浅不得,说话没有分寸的很。

    冷凌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要失了分寸,索性闭口不言,只默默的喝酒。

    殷钰冷哼一声,却是随即望向了云曦两人,这夏国的公主还真是有意思,一个不染凡尘如白莲,一个却是雍容华贵似牡丹,还真是有趣!

    殷钰的视线落在了云曦身上,还是这个紫衣公主好看些,他喜欢!

    云曦一眼都没有落在荣桀身上,这让荣桀不悦的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虽说那日她没见看见自己的真实容貌,可是自己现在已经是她的未婚夫婿了,她难道就一点都不好奇仰慕吗?

    荣桀的眉越锁越深,却是发现那白衣公主一直在看着自己,不由得心中更为不悦。

    看样子她们两人应该是年岁相仿,想来便应是夏国的长公主了,矫揉造作,哪里比得上她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聚齐,云茉这次一人前来,只对着云曦和云涵打了招呼,便静静的坐在一边,闷声不语。

    云曦看了云茉一眼,心中了然,看来她的心里还是有了嫌隙。

    云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甚至还不如一些贵女活跃,她抬头看了一眼司辰,司辰那英俊的容颜刚入眼帘便让她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让她伤神的是,司辰的眼神却是坚定不移的看着云曦,没有丝毫的动摇。

    云茉低垂下了眼帘,眼中雾气朦胧,是她太痴心妄想了吗,她这样的人便不配得到真挚的爱情吗?

    “二姐,那位便是南国的太子呢,与二姐真是男才女貌,登对的很啊!”云娴这话倒是发自内心,也是真心为云涵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可是云涵却是提不起兴致,在她心里,唯一能配得上她的便只有冷凌澈一人,便随意开口道:“既是父皇的旨意,自然是好的!”

    云涵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让云婕很是不满,她一开始便看中了这南国太子,可是今日一见,她便更是无法自拔的被他的气势所吸引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有其他长安男儿都没有的霸气,那种凌人的气势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,这样的男人才是她所喜欢的!

    看着身边那清丽柔弱的云涵,云婕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憎恨,云涵这种贱人怎么能配得上南国太子?

    众人的思绪都被一声“陛下驾到”所打断,只见夏帝身穿一身明黄色的五爪金龙龙袍,相貌亦是俊美威严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着身穿太后凤袍的杨太后,还有丽妃等一众妃嫔,便是一向不受宠的贤妃,今日也是要出席的。

    丽妃被众人小心的搀扶着,便是夏帝也嘱咐宫人要好生照看,生怕惊动了腹中的胎儿。

    这一幕落在宁月仪眼中,却甚是刺眼,她刚刚失了孩子,丽妃便有了身孕,还被夏帝太后如此呵护,简直就像是忘了她的遭遇一般!

    因为之前小产的事情,夏帝心里不舒服,已经多日未去她的寝殿了。

    而丽妃因为自己不方便,便找了好几个腰细胸圆的宫女,夏帝每日都过得乐不思蜀,哪里还想得起她!

    宁月仪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阴狠的盯着云涵,她害的自己失了孩子,如今却要嫁给南国太子!

    可是只要她还有口气,就绝对不会放过云涵!

    众人见礼之后,夏帝饶有气势的一抬手命众人起身,虽然夏帝不是什么明君,却是也有帝王之尊。

    夏帝举杯说了些开场的话,众人连连附和,高呼万岁,君臣同饮,好不开怀。

    各国使臣先行献礼,楚国财力丰厚,献上了许多绫罗绸缎,金银珠宝,那华贵的寿礼让夏帝都微微有些吃惊,面上却是不露分毫。

    云曦冷眼看着冷凌洵贺寿,楚国送来这般多华贵的东西,既是贺寿,却也是为了彰显国力。

    云曦心里泛起了一抹悲哀,曾经的夏国才是众国之首,不仅有广阔的土地,肥美的草原,兵力,财力皆不输于其他各国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,父皇只喜享乐,无所作为,丝毫不关心民生民意,所幸夏国近年风调雨顺,还尚未出现什么变故,否则只怕定会内忧外患!

    云曦忽然有些忧心,等到泽儿即位,不知道这夏国还能剩下多少底子,泽儿这个皇帝定然不会像父皇那样轻松。

    云曦正是胡思乱想着,突然听到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,云曦顺势抬头,正对上荣桀那凌厉的鹰眸。

    荣桀微微勾动嘴角,便是连笑意都透着一股子冷意。

    荣桀看了云曦一眼,起身拱手说道:“夏国陛下,今日是陛下的寿辰,我南国特意选了三百匹矫健有力的战马送于陛下!”

    荣桀此言一落,夏宫的武将们都顿时有些激动起来,这南国的战马可是赫赫有名,在这些将士眼中,这战马可比那些珠宝珍贵的多。

    夏帝却是兴致淡淡,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楚国的贺礼,再好的马他也只能骑着一匹,就算给他一千匹又有什么用!

    云曦却是惊喜诧然的望着荣桀,这战马可是各国的宝贝,与士兵和武器一样重要,南国这次居然送了这般珍贵的东西!

    云曦的欣喜尽收于荣桀眼中,这夏帝不识货,可是他的女人那般聪慧,自然是懂得其中的益处。

    刚才楚国的贺礼一拿出来,那些女子即便如何掩饰,却是也难免露出了向往贪婪的模样,只有云曦一人莫不在意。

    荣桀越发的欣赏云曦,夏国皇室实在是不堪一提,唯有他的女人才有大智慧,却是被这个夏帝还有那个长公主欺负到如此地步,真是可恶!

    夏帝虽是不喜欢这份贺礼,可是念着他是南国太子,又即将要与他们夏国联姻,夏帝自是会露出一副欣喜的模样,“荣太子居然备了这般的厚礼,朕深感欣慰,还望以后夏南两国能永结秦晋之好!”

    荣桀的眼底浮现了一抹嘲讽,却是牵动了一下嘴角,露出了并不和善的笑意,“夏帝客气,本宫理应如此!

    不过本宫临行前母后也备了一份厚礼,让本宫亲手转交于韩贵妃娘娘,不知哪位是夏国的韩贵妃呢?”

    夏帝脸色一僵,丽妃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,正欲开口,夏帝却是直接开口说道:“韩贵妃身子有些不爽利,朕命她好生休息去了,明日再让太子相见可好?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丽妃惊呼一声,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是要让韩淑华那个女人重回贵妃之位吗?

    “丽妃慎言!”夏帝压低了声音,冷声警告道。

    在夏帝的心里,如今与南国联姻才是最紧要的,切莫要惹出什么变故才好。

    而且若是云涵的生母是一个身在冷宫的庶人,那就配不上南国太子妃的位置了,倒是不如这般应下,免得两国不快。

    云涵面露喜色,云娴也高兴不已,兴奋的握住了云涵的手,她们的苦日子终于要结束了,那些个欺辱她们的贱人终于要有报应了!

    丞相府众人皆是喜不自胜,没想到这荣桀竟会这般的帮衬他们,看来他们也终于可以翻身了!

    云娴压低了声音,却是不胜欢喜的说道:“母妃还是贵妃之位,只怕某些人就要急哭了吧,回去好好洗净脖子等着吧!”

    云涵虽不至于像云娴那般喜形于色,却也是双眸明亮,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喜色,“大皇姐可觉得失望了?”

    看着云涵那颇为得意的模样,云曦只轻轻的勾了勾唇,不做理会。

    云涵只以为云曦是气坏了,心中更是自得,没想到荣桀竟是对她痴心一片,这般的为她着想。

    若是这般,她倒是也可以将就委身于他,等到她完全的握住了他的心,便将冷凌澈也接到南国。

    没有了云曦的勾引,想必冷凌澈一定会爱上她的!

    云涵抬头望向了荣桀,眼神是恰到好处的温柔脉脉,甚是勾人却又不显轻浮,只是可惜荣桀却是并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荣桀心中有些疑惑,他帮她的母妃复出,可是她的脸上怎么不见一丝欢愉呢,反而还没有那三百匹战马更让她欣喜。

    荣桀眉头微蹙,脸色有些阴郁,这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费心思,却是得不到对方的半点回应,这种挫败感让他觉得十分的恼火!

    可是荣桀转念一想,她本就那种喜怒不形于色之人,便暂时压住了心底那窜起的火焰,有些郁闷的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这些事都被角落中的那双墨色眸看在眼中,冷凌澈的眸色幽深了一瞬,没想到荣桀倒很是诚心,看来他这次是不会善罢甘休了……

    这里最生气便是宁月仪和云婕了,云婕不仅恼怒,更是嫉恨,凭什么云涵就这般的好命?

    云婕眼珠微转,缓缓起身,向夏帝福了一礼,款款开口道:“今日是父皇寿宴,儿臣本该献艺,可是奈何儿臣愚笨,不若二皇姐一般琴艺超然,儿臣斗胆请二皇姐演奏一曲!”

    夏帝十分的满意,今日的确是该让云涵表现一番,让众人知道,是南国高攀了他们!

    丽妃有些奇怪,云婕为何要自贬去捧那云涵,却只听云婕好似不经意般说道:“之前二皇姐和冷公子共奏一曲,简直是声如天籁,默契非常。婕儿直到现在想起来,还是觉得余音绕梁,经久不散呢!”

    果然,荣桀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难道她今日这般冷淡,是因为她心里已经有了他人?

    冷公子?难不成是那个楚国质子冷凌澈?

    冷凌洵终于有了出气的机会,便故意笑着说道:“怪不得二堂弟会入宫做了国子监的先生,原来是别有用意啊!”

    即便荣桀两人只有婚约,可是这般也会让荣桀大大的折损了脸面,而若是荣桀心中嫉恨,不小心杀了冷凌澈,那便更是妙了!

    “四妹妹,你怎能污蔑我呢!”

    一道娇柔婉转的声音响起,云曦不禁扶额,没想到这般就瞒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一更,还有一更……

    浮梦每天都是两更哒,如果有小伙伴落了章节记得去补哦,特别是告白章,一定要看,嘿嘿o(* ̄︶ ̄*)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