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热闹如此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七章 热闹如此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夏帝寿宴,各国来贺,其余小国姑且不论,单单是南国和楚国来贺的使臣便足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楚国来的是二皇子冷凌洵和小侯爷殷钰,这二皇子是楚国淑妃之子。

    淑妃不仅是一品皇妃很得圣宠,其母族的势力更是深厚,甚至不输于楚国皇后。

    虽然皇后之子已被立为东宫太子,可是自古夺嫡之争,不到最后一刻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这二皇子也是皇位有力的竞争对手,各国的局势纷争也与夏国一般的混乱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殷小侯爷倒是个异类,他是楚国太后的娘家侄孙,地位尊崇,却是玩世不恭,典型的一个纨绔子弟,听闻这次出使夏国也是他软磨硬泡非要跟来的。

    而这次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南国太子荣桀了,毕竟他与夏国二公主有婚约在身,这次想必也是来一见美人的。

    各国的使臣都被安顿在了驿站中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荣桀一身黑色的云锦衣,胸前绣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,荣桀眼睛有些狭长,眼尾微扬,看起来便威严凌厉,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南国人本就善战,荣桀身姿欣长高大,容颜冷峻,那一身气势竟是无人可比,站在一众公子中,其他人仿佛都成了陪衬。

    “南国太子!”荣桀闻声望去,只见走来的是一个身穿青色云纹衫的男子,面朗如玉,嘴角凝笑,一看便是个翩翩佳公子。

    荣桀瞥了一眼男子的袖口,那是楚国皇室的图纹,荣桀的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,很是疏离冷傲,“原来是楚国的二皇子!”

    冷凌洵不在意荣桀的疏冷,十分热络的与荣桀攀谈起来,荣桀知道这冷凌洵是楚国太子的劲敌,与他那三弟是一般模样,可他生来最厌恶的便是这种嘴脸。

    荣桀轻描淡写的答了两句,便听到了一道调笑轻浮之声,“二殿下,人家荣太子看起来不想与你说话呢,你怎么这么不体贴呢!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望去,只见楚国的另一辆马车里走出了一个身穿宝蓝色云纹团花锦衣,外罩一件湛蓝色绫锻长袍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腰间束着宝蓝色的腰封,这一身蓝衣照理说应是衬得人俊朗清秀,可是他这衣袍上所有的花纹都是用金线所绣,衣襟袖口镶嵌着同色的宝石,华美异常。

    他的腰间戴着一大串的金镶玉佩,每个都是华贵不凡,可是这般多的玉佩放在一起,却是反而失了淡雅,远远看起来真是一朵人间富贵花!

    这人便是楚国赫赫有名的纨绔——殷钰!

    殷钰长得面红齿白,双目如星,他打着一把折扇,扇面上画的不是松竹一类的植物,而是百花图,背面赫然画着身穿各色衣裳的仙女图,让人一看便觉得迎面扑来一阵香气。

    冷凌洵脸上的神色一滞,眼中划过一道阴霾,却是很快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“荣太子,这位是楚国锦阳侯殷钰!”

    冷凌洵十分耐心的介绍着殷钰,殷钰看着冥顽,可是锦阳侯府却是握着不少的矿脉,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荣桀冷眼睨了殷钰一眼,眼里闪过一抹嘲讽,他南国男儿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妖妖调调的男人!

    “原来是殷小侯爷,久闻大名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本是一句普通的客套话,却是说的殷钰十分欢喜,他收起了折扇,迈近一步,美滋滋的问道:“哦?想不到本侯这般有名,你竟是在南国都听过我的名讳,你都听到过什么呢?”

    冷凌洵脸色有些尴尬,这位怎么听不懂好赖话呢,还没有自知之明,真是自取其辱!

    荣桀眼中的嘲讽更重,却是扬起了嘴角,开口说道:“久闻殷小侯爷面朗如玉,风采绝然,今日相见果真如此!”

    荣桀说的客气,实则不过是说殷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除了相貌没有什么可夸赞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殷钰十分欢喜,笑着说道:“你们南国人很有眼光嘛,二殿下你可不要嫉妒我哦,以后再接再厉吧!”

    殷钰说完,便一甩扇子,得意洋洋的开口问道:“本侯的房间在哪?本侯累了,快去准备洗澡水!”

    冷凌洵只觉得里子面子都丢尽了,当初真是不应该带他来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殷钰背后的势力,还有太后的偏疼,冷凌洵只好笑着说道:“殷小侯爷一向性子和善,喜欢玩笑。”

    荣桀闻后一笑,那双鹰眸却是没有因笑意而暖上半分,“本宫先去歇息了,二殿下自便!”

    看着荣桀的背影,冷凌洵的脸上浮现了一抹阴鸷,他知道荣桀看不起他,可是他迟早会让这些人后悔对自己的轻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便是夏帝的寿宴,各府的马车在天还未亮时便驶向了皇宫。

    夏帝的寿宴会大摆宴席三日,而这第一日最是重要,容不得有半点疏忽,若是在这日迟来,那可是要掉脑袋的。

    所以各位大臣宁愿在宫门口候着,也不愿冒任何的风险。

    未等城门打开,门口便停满了马车,只等着城门开启便进宫赴宴。

    各宫的主子自然也不敢怠慢,早早就起来梳洗打扮,一个比一个华美。

    云曦最近都没有睡好,看起来有些疲惫,可是在今日却是万万不能露出一点的憔悴,否则只会被有心人利用。

    安华小心翼翼的给云曦上着妆,云曦却是有些神色恍惚,今日是父皇的寿宴,所有人都要出席,那便势必会见到他。

    若是见到了他,她该说些什么,又该如何表现呢?

    云曦第一次觉得这般的为难,也是第一次觉得束手无措,她真想一辈子藏在这曦华宫里,这样就不用去面对那些她无法处理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您看这样的打扮成吗?”

    云曦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,点了点头,安华做事一向稳妥,没什么需要更改的。

    云曦伸手摸了摸额间的红梅印记,随后从匣子里取出一串金嵌宝石的抹额,额间坠着一个七彩琉璃坠,恰好遮住了眉间的红梅印记。

    能瞒一时是一时,免得寿宴尚未开始,便出了变故。

    云曦想了想复又说道:“我们去看看二公主吧,免得她一人寂寞。”

    云涵也已经装扮稳妥,听闻了云曦前来有些诧异,云娴冷哼一声,不屑的说道:“还不是知道二姐你要当南国太子妃了,这便拍你的马屁来了,真不要脸!”

    云娴一开口,便没有一丝的皇家风范,云涵此时却是没有理会,只蹙了蹙眉开口道:“带长公主进来吧!”

    云曦打量了一眼云涵,云涵今日穿着一件丁香色仙鹤刻丝裙,外罩一件白色轻纱,头上戴着一支和田白玉雕的水仙花簪子,仿若是一只仙气飘飘的仙鹤,很是清雅。

    荣桀是一只雄鹰,云涵是一只白鹤,倒是天生的一对,若是荣桀就此便能喜欢上云涵,那也还真算是她的功德!

    云涵见云曦戴着抹额有些奇怪,因为那红梅印记便是她身份的象征,没想到她今日竟是会遮掩起来,难道只是为了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云娴一看见云曦,就像一只刺猬似的竖起了身上的刺,怒气冲冲的看着云曦,“今日我二姐才是主角,你穿着这般华贵作甚?难道就是为了抢我二姐的风头吗?”

    云曦勾了勾嘴角,有些不解的说道:“今日是父皇的寿宴,为何主角是二妹妹呢?”

    “娴儿,不得胡说!今日是父皇大寿之日,你可切莫要失了分寸!”云涵出言斥责道,今日不仅是父皇的寿宴,还是她和那南国太子初次相见的日子,切不能给他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喜欢荣桀,可是她既是已经决定要嫁给他,便要做到最好,只有握住了荣桀的心,母妃才能有可能复出,她也才有可能得到冷凌澈!

    想到冷凌澈,云涵怨毒的望着云曦,就算是冷凌澈喜欢云曦又怎么样,谁都逃不过权利,是要她有足够的权势,那么她便能得到所爱之人!

    云娴不服气的看着,突然眼睛一转,似是想到什么,突然说道:“二姐,我记得母妃曾经给过你一条鲛珠抹额,你戴上它定然很衬今日的妆容!”

    云娴趾高气昂的看着云曦,难道就云曦才有好东西吗,她们也是有的!

    云涵也记起了那个抹额,可是如今她戴上会不会显得是故意在学云曦?

    “鲛珠可是很珍贵的,想来也很衬二妹的装扮,二妹不妨戴上试试!”云曦今日十分的善解人意,可云涵却总是觉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女子总是爱美的,云涵戴上了鲛珠抹额后的确越发显得仙气弥漫,很是清丽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行人一同抬步前往了前殿,云曦只希望荣桀最好能对云涵一见钟情,便可免去她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此时前殿已是坐满了人,最受瞩目的便是荣桀和冷凌洵两人,夏国的大人公子们都围在荣桀两人身边,以防怠慢了贵客。

    司辰亦是坐在上列,可是他今日从一进宫便阴沉着脸,看向冷凌澈的眼神也很是复杂。

    众人一开始还与司辰交谈,碰了一鼻子灰之后,便也都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今日各国质子也都入了宫,只是这些质子们的心情却都是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其他皇子们可以坐在最前面与众人侃侃而谈,而身为质子的他们就只能小心谨慎的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冷凌澈亦坐在质子一列,只是神色淡然,没有拘谨亦没有惊慌。

    相反,一向最是活跃的荣宁,今日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,他一直低着头,时而瞥一眼身前的荣桀,便立刻垂下头,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。

    荣宁本就胆小,对这个太子皇兄更是恐惧不已,此时恨不得能变成透明人。

    冷凌洵与周围谈笑之后,突然转身望向了身后的冷凌澈,温和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嘲讽,“二堂弟,你在夏国过得可好啊?”

    冷凌澈淡淡一笑,点头应道:“承蒙二殿下关怀,凌澈一切都好!”

    “想来也是自然,二堂弟文采斐然,听闻竟是在夏国做起了国子监的先生,还真是给我们锦安王府长脸面啊!”

    冷凌洵出言不善,众人都闻声望来,有别国人开口道:“听闻冷公子是锦安王府的嫡子呢,质子之中还真是少有这般身份的人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照理说王府嫡子自是应该承袭爵位,这做了质子,还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言论,冷凌澈只坦然的听着,脸上那温润的笑意没有一丝变化,“既是夏国陛下的命令,凌澈自是无法违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堂弟,你来夏国多年,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是楚国人了,锦安王叔听闻你做了国子监的先生可是气得都病了许久呢!”

    冷凌洵扬起了一抹冷笑,就算冷凌澈有经世之才又如何,如今不还是一个卑微的质子吗?

    这边的响动惊动了不少人,但是众人也不过都是在看笑话,别国的八卦他们自是更加喜欢。

    司辰蹙眉望了望,却只皱眉收回了视线,脸色阴郁。

    “凌澈不敢忘!”这般话若是落到别人身上,定会羞怒交加,而冷凌澈却仍是淡逸清雅。

    “二堂弟没忘就好,不过家里的事你也不用担心,锦安王府的大公子很有王叔的风骨,有大公子在,你好生的留在这做先生就好!”冷凌洵说完,便朗声大笑起来,看着冷凌澈的眼神既有得意,又有厌恨。

    荣宁听到这话都沉不住气了,冷凌澈与他不一样,他就是个不得宠的庶子,就算是留在南国也没有好下场,可是冷凌澈不一样,他才是王府唯一的嫡子啊!

    “二殿下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吧!”一向怯弱的荣宁竟是突然开口说道,便是冷凌澈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荣桀睨了一眼荣宁,吓得荣宁立刻颤抖了一下,却是没有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冷凌洵对于这些质子很是不屑,正想开口,一侧大咧咧坐着的殷钰挠了挠耳朵,莫不在意的嬉笑说道:“二殿下,我记得你和锦安王府的大公子很好啊,为何对二公子就这么刻薄呢!

    难道就是因为大公子的母妃是淑妃娘娘赐给王叔的?你这也太厚此薄彼了吧!”

    冷凌洵的脸色有些难看,可是一看到冷凌澈,他便心生厌恶,“我不过是提醒二堂弟几句罢了,担心他一人远在夏国过得不好,可此时看来倒是我多虑了,只怕二堂弟已经乐不思蜀了吧!”

    冷凌洵句句带刺,突然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将众人都蓦地吓了一跳,众人顺势望去,只见是司辰沉着脸色将杯盏置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今日是我国陛下的寿宴,众位还是适可而止吧!”司辰脸色沉沉,并没有因为冷凌洵是楚国皇子就放缓了神色。

    司辰有些郁闷的别过头,他应该讨厌冷凌澈才对,可是看着他被人这般欺辱,他还是无法坐视不理。

    冷凌洵和荣桀都望向了司辰,有人开口说道:“这是我们夏国的少年将军司辰,也是长公主未来的驸马爷……”

    荣桀看了一眼司辰,狭长的鹰眸却是闪过杀意,云曦的未婚夫君?

    他来了夏国之后便已经问过了荣宁,打听到了云涵不少的消息,她最近被那个长公主可是害的颇惨,自己这次来了,便绝对要帮她讨回公道!

    “长公主到!二公主到!六公主到!”

    太监尖锐的声音一响,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,众人的眼神都立刻飘了过去,只见三个身姿绰约的年轻女子被一众宫女簇拥而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