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将军归来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五章 将军归来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在夏帝寿宴之前,接连发生了不少的喜事,先是定下了云涵与南国太子的婚事,这对于处在楚国和南国之间的夏国,简直是最好不过的消息。

    紧随而至的便是丽妃已有了一月的身孕,这也让夏帝大为开怀,他刚刚折损了宁月仪腹中的孩儿,可如今丽妃有孕,若是生出皇子,地位自是更加尊崇,绝非宁月仪的孩子所能相比。

    夏帝的子嗣不多,更是只有三位皇子,对于皇家来说,子嗣繁茂才最是重要,夏帝龙心大悦,赏了丽妃不少贵重的东西。

    丽妃却是有些失望,她原以为夏帝至少会提了她的位份,她不指着一跃成为皇后,能做个贵妃也是好的啊!

    丽妃沉了一口气,只盼着十月早些过去,自己便也好不再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而最让夏帝开怀的事情,便是司辰已经率兵解了西蛮部族的危局,此时已率兵回城。

    接连的喜事,让夏帝尤为开怀,更是嘱咐丽妃一定要将这场寿宴安排的隆重得体,以示夏国的风采!

    云曦听闻丽妃有孕,不由一怔,丽妃自生下云婕之后,便多年无孕,没想到这次竟是有孕了,只怕以后六部尚书府也不会再安分了。

    她之前借杨太后的手打压韩淑华,如今韩淑华倒了,杨太后便又成了她的劲敌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过只是一个公主,不论这后宫大权如何更迭,都不会落在她的手上,若是她能有一个助力……

    云曦似是想到了什么,可是未等她理清思绪,青月便哭着跑来了曦华宫。

    “青月?你怎么了,可是五公主出了什么事?”云曦见此略略蹙眉,能让青月急成这样,想必也就只有云茉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长公主,您快去救救五公主吧!”青月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,泪流满面,焦急不止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青月抹了一把眼泪,哭诉道:“长公主,五公主她……她上吊自尽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曦猛地站起了身子,心中一惊,“人可救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救下来了,五公主正昏睡着,奴婢便连忙跑来找长公主,五公主一向听您的,您快去劝劝五公主吧!”青月说后便跪地叩头,呜咽痛哭。

    “本宫这便去,青月你起来与本宫讲讲这里的缘由!”

    云曦赶去的时候,刚推开殿门,便只见云茉站在桌案上,正向房梁上投着白绫。

    云曦连忙让乐华将云茉扶了下来,只见云茉那白皙的脖颈上有着一道刺目的红痕,她的一双眼睛哭得像兔子一般,让人一看便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般的傻?”云曦面露不忍,轻声的出言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大皇姐!”云茉扑进了云曦的怀里,嘶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听青月说了,你若是不满意这桩婚事,想办法推了便是,怎么能有轻生的念头呢!”云曦可怜云茉生母早亡,每每看到云茉,便想起无依无靠的自己,心里对她也是十分的关怀,此时看她这副模样,心里自然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大皇姐,这是太后的旨意,云茉哪里能够违背?既然横竖都是一死,云茉倒是不如这般死了安心!”云茉止不住的抽泣着,瘦弱的肩膀一下下的轻颤着,让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那你便选择了却生命?人死了,才真是没有希望了!你若是因为这件事死了,可会对他们有半点影响?”云曦耐心的劝慰着,却是哪里知道这主仆二人别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大皇姐,那杨术是出了名的纨绔狠戾,他府中不知有多少丫鬟都死在了他的手里,我若是嫁了过去,岂不是生不如死?”

    云茉含泪呜咽道,她看了青月一眼,青月会意,立刻跪地说道:“长公主,您就救救我家公主吧,若是五公主进了六部尚书府,那岂不是如同跳进了火坑!”

    安华看在眼里有些不满,青月一个奴婢这般来说实在是有些不妥,五公主哭诉那是姐妹之间的事,可是经青月这般一说,长公主若是不出手,便是见死不救!

    云曦此时并未多想,她蹙了蹙眉,开口道:“此事是有些棘手,可你尚未及笄,还有许多回旋的余地,我一定会帮你的,你可切莫再心生今日的心思!”

    可是此时云曦的安慰,对于云茉却是没有半点用处,她只觉的是云曦在哄骗她,便暗暗垂眸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可是想出了对策?”青月抬头看着云曦,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安华见此更是蹙眉,今日这青月怎么这般的没有规矩!

    “此事本宫尚要好好思虑一番,那杨术绝非良人,本宫自然不会看着五妹跳入火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太后很快就要定下五公主的婚事了啊,太后的意思是要在寿宴上就为公主赐婚,等到公主及笄便直接嫁过去!”青月不等云曦说完便一股脑的开口说道,这次便是云曦都不由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云茉见此立刻说道:“青月,你不要逼大皇姐了,这种事情哪是能随手就解决的?

    大皇姐,你不要责怪青月,她也是担心我,这世上除了大皇姐,便只剩下青月真心对我了!”

    云茉声泪俱下,云曦自是又得好一番安抚,“我也想给你确定的答复让你安心,可是这件事事发突然,我总要好好思虑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我保证,我绝不会让你嫁入杨府,即便太后为你定下了婚事,我也一样能毁了这桩婚事!”

    云曦是发自内心的劝慰云茉,可是这些话却是让云茉觉得心里有些发凉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若是婚事已定再行退婚,那五公主的名声不就毁了吗?”

    云曦冷眼睨了青月一眼,微蹙的眉足可以看出云曦此时的不悦,她却是并未责备,只冷声道:“名声和一生的幸福哪个重要?”

    青月语凝,看了一眼云茉,双手用力的握了握,想到云茉以后的幸福,青月深吸一口气,直视着云曦开口道:“长公主,奴婢有一个主意,不知能不能讲?”

    云茉心中一顿,手指紧张的有些发抖,连忙藏在了宽大的衣袖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来听听!”云曦神色淡淡,开口应道。

    “奴婢斗胆,思来想去却是只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若是长公主怜惜五公主,不妨……不妨效仿娥皇女英,让五公主做司辰将军的平妻。”

    青月说完仿佛担心云曦会不愿意,立刻又解释道:“男人都是要三妻四妾的,奴婢以为,与其让别的女子来与长公主争宠,倒是不如让五公主与长公主一同进府。

    这样不但解了五公主的难题,五公主一向尊敬长公主,姐妹两人和乐互助,才真是两全其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安华越听越气,什么两全其美,先不说公主是否与司辰退婚,哪有新妇未嫁,便要为夫君令择一个平妻的!

    “青月,你好大的胆子,这些话也是你一个奴婢能说的?长公主的婚事是皇后娘娘定下的,你一个奴婢居然也敢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安华是曦华宫中的大宫女,平日里便是雷厉风行,此时一番凌厉的气势将青月压得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安华这般斥责青月,让云茉心里很是不好受,同样都是大宫女,安华和青月的地位却是迥然不同,便像大皇姐和她一样……

    云曦嘴角微微扬起,她转过头看着云茉,墨色的瞳孔清亮晃人,“还真是两全其美呢!五妹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云茉心中一紧,她抬头迎上了云曦的目光,那双眼里没有一丝的笑意,云茉掩饰住心里的失望,露出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大皇姐,茉儿不知道青月竟会有这等心思,茉儿绝对没有这般的打算,还请大皇姐明察!”

    云曦眼中的光冷了一瞬,却是并没有斥责,只轻声开口说道:“五妹,司府的事情并不是我能做主的,而且不论我嫁给谁,我都不想与人共侍一夫……

    你好好休息,切不可再有轻生之念,我既答应你不会让你嫁入杨府,便断然不会失信,今日我先走了,你好好歇着吧,不必送了!”

    云曦居高临下的看了青月一眼,青月只觉得脊背一凉,待云曦几人彻底离开,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青月向外望了一眼,瘫坐在地上,却是狠狠说道:“什么姐妹情深,以前说的都是谎话,居然见死不救,亏得公主您对她那般好!”

    云茉的眼泪簌簌落下,呜咽不语,瘦小的双手却是狠狠地抓着锦被,似在诉说着她心中的不甘。

    青月也是满脸眼泪,她跪在云茉的身边,啜泣说道:“公主,我们现在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云茉却是挥了挥手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青月,你退下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    云茉说完,便侧躺在了床榻上,她蜷缩着身体,身子轻颤,一看便是在无声的哭泣。

    青月起身给云茉盖了一层薄薄的锦被,才抹了抹脸上的眼泪,退出了殿内。

    云茉这才痛哭出声,只觉的今日自己真是丢尽了脸面,更是伤透了心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她以死明志,云曦竟是还见死不救,说什么不与别人共侍一夫,她心里哪里有自己一分!

    是她太过天真,她和云曦本就不是一种人,云曦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,而她呢,不过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可怜虫罢了!

    她不甘心啊,她真的不甘心啊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云曦叹气蹙眉,开口问道:“安华,你觉得今日的事情五公主可知道?”

    安华神色不悦,直言不讳道:“公主,奴婢只知道若是您不愿说出的话,奴婢绝不会说,也绝不会做!”

    云曦闻后长叹了一口气,眼里也有些淡淡的失望,“我也没想到云茉竟会有这样的心思,她哪里是在寻死,分明是在逼我!”

    “那公主可还要帮五公主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怜惜云茉生母早逝,又觉得她性子柔顺,容易被人欺负,却是忽略了生在皇家哪个是没头脑的!

    那杨术不是个好人,她若是嫁过去只怕凶多吉少,我再帮她一次,也不枉多年的情意,只是以后我们之间终究是存了嫌隙的!”

    云曦何尝不觉得心凉,她知道真心难得,却是也未料人心终究换不回人心,自私才是人的本性,除了泽儿,还有谁会对她无所保留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几日,司辰终是又回到了长安,他刚进司府便去给司老太太请安,却是没想到她竟是病倒了,与他说了几句话便体力不济,让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司辰有些奇怪,他走的时候祖母的身子还很是健康,怎么不过数月,就病弱成这般模样了?

    司辰带着满心的困惑来到了沈静歌的院子,这般才知道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,竟是发生了那种令人发指的事情!

    “那日司玉本是想害云曦,却是被刺客所杀,二姨娘那性子你也知道,硬是要攀咬我,后来云曦来了,与你祖母说了一会儿话,二姨娘就被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静歌想起那些事,还是觉得心里惴惴不安,若不是云曦避开了,她拿什么脸面去见慕清!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祖母她们怎么能这么做?我要找云曦解释!”司辰一拍桌案,俊秀的外表满是阴郁之色。

    沈静歌却是拉住了司辰,有些复杂的看着他,司辰被沈静歌看得有些发慌,便开口问道:“母亲可是有什么事想与我说?”

    沈静歌想了想,还是决定提前知会司辰一声,便开口问道:“辰儿,云曦可与你说过你们两人的婚事?”

    司辰面色一怔,有些落寞的垂下了眼眸,他抿了抿嘴唇,有些无力的开口问道:“她与母亲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云曦说要退了这桩婚事,母亲……答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!您怎么能应下呢!云曦定是因为祖母的事情才想要退婚,可是有我们保护她,是不会让她遇到危险的啊!”司辰显得有些激动,没有了往日里沉稳俊朗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进宫去找云曦!”司辰目光一凝,转身便大步迈了出去,根本不给沈静歌阻拦的时间。

    沈静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这男女之情真是天底下最难的事,对她们是,对这些孩子也是一样……

    司辰有夏帝赏赐的令牌,毫不费力的便进了宫,宫人领着司辰去了御花园中,宫女正想上前通报,司辰却是挥手制止了。

    他驻足站在原地,御花园中云泽正在执笔作画,而冷凌澈正一身白衣胜雪静静的站在一旁,时而含笑指点,时而满眼柔情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云曦坐在云泽身边,脸上的笑容胜过这御花园中的万紫千红,她眼中的光辉宛若新月,偶尔抬头对冷凌澈清浅一笑,笑意虽淡,却是足以刺痛了司辰的眼,司辰的心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,他根本无法介入那融洽温馨的暖流……

    司辰的喉咙动了动,他双拳紧握,即便脚步犹如万斤沉重,他却还是走上了前去,声音微抖的唤道:“云曦!”

    亭中的三人抬起头来,云泽有些惊喜,立刻起身唤道:“司辰大哥!”

    冷凌澈眸色微转,只淡淡点头一笑,温润有礼,司辰却是神色有些冷厉的看了冷凌澈一眼,才看着云曦轻声开口道:“云曦,我有些事要与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心下了然,想必是静姨与司辰说了退婚一事,这样也好,免得耽误了他。

    云曦起身走向了司辰,司辰望着一步步走来的云曦,心里苦涩酸楚,弥漫着一种他都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云曦,你为何要退了我们的婚事?你明明知道我心中有你,我等了这么多年,终是等到你及笄成人,你为何要这般对我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越来越热闹了,这回所有人都凑成了一局,大家搬起小板凳等着看戏吧,哈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