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败俱伤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两败俱伤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入夜已深,庭院森森,本应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却是有女子凄厉的嚎叫声响彻宫闱。

    宁玉殿内最先亮起了灯,御医院中几乎所有的御医都被传了来。

    甚至还惊动了杨太后和丽妃,当两人赶到了宁玉殿时,夏帝正有些颓废的坐在外殿,耸肩垂头,看来有些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夏帝的衣摆上还染着一些鲜血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杨太后见此略略蹙眉,关切的问道:“陛下,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夏帝见杨太后深夜赶来,愧疚的起身说道:“深夜叨扰母后,是儿臣不孝!”

    杨太后拍了拍夏帝的手,慈爱的说道:“你我母子二人说这些作甚!宁月仪怎么样了,为何惊动这么多的御医?”

    “宁儿她……”夏帝欲言又止,叹气道:“宁儿的孩子可能保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怎么会这样?宁月仪的身子一向康健,也从未动过胎气……”杨太后的眼中划过一道诧然,却很快便掩饰好了情绪,露出了忧虑的神色。

    丽妃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,心中顿时狂喜,若不是因为宁月仪那个小贱人,她的白雪怎么会死!

    本来就应该用她肚子里的那个小贱种来给白雪偿命!

    不过丽妃却是掩饰住了自己的幸灾乐祸,也露出了担忧的神色,“陛下,那现在宁月仪的情况如何呀?您先别担心,还有这么多御医在呢!”

    丽妃的柔声细语此时却没有半点用处,夏帝自责的拍着自己的腿,哪里还像一个帝王,只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都是朕的不对,是朕没有注意到宁月仪的身子,这般才害了她和孩子……”刚才两人正在恩爱之中,宁月仪却是突然大声呼痛。

    他起初并没有在意,只以为是闺房之乐,谁知,不过片刻宁月仪便见了红!

    他虽是一个男人,一个帝王,可是那一幕还是让他觉得触目心惊!

    “陛下,不论宁月仪的孩子能不能保住,这都不是陛下的原因!

    陛下是九五之尊,如何会伤了自己的孩儿,若是保不住,也只能说是宁月仪福薄,上天注定要收走这个孩子!”杨太后义正言辞的说道,却让夏帝觉得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夏帝刚才一直在责怪自己,他也十分的后悔,宁月仪有事身孕,他本是应该注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身边有许多的美人,却是没有一人能像宁月仪那样给他带来那种快感和幸福,以至于自己不过一日没有见到宁月仪便思念的紧。

    “陛下不要忧虑,这怀身子是女人家的事,与男子何干!”杨太后正色说道,夏帝诺了一声,虽是仍然担忧,但已然不再自责。

    “就是,表哥你就放心吧!臣妾先去厨房熬点参汤,毕竟夜深天凉,免得陛下和姑母染上凉气!”丽妃善解人意的说道,此时宁月仪有多惨,她便有多开心!

    丽妃的温柔体贴让夏帝十分的满意,看着丽妃的神色也柔软了不少,“有劳爱妃了!”

    丽妃微微一笑,福了福身,缓步离开。

    等待总是漫长的,不知过了多久,御医院院首才从内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夏帝立刻站起了身子,期待的看着院首。

    杨太后也顺势望去,她起初是想留下这个孩子,可是没想到宁月仪这般的不肯配合,还真是不识好歹!

    能生孩子的女人数不胜数,她们自然不需要一个不听话的,她最近没有时间收拾宁月仪,却是没想到上天竟是都在帮她!

    院首跪在地上,胆战心惊的说道:“回陛下,回太后,宁月仪的孩子保不住了,臣实在是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即便已在意料之中,夏帝还是脸色发白的瘫坐在椅上。

    杨太后转了转眼睛,心上一计,便开口问道:“宁月仪的身子一向康健,怎么会突然便小产了,可是因为上次被太子冲撞才动了胎气?”

    “是他!一定是那个逆子!”夏帝似乎是找到了发泄的源头,脸色由白变红,立刻恼怒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杨太后心下得意,若是既能除掉宁月仪,又能除掉云泽,那可真是天赐的机会!

    院首擦了擦汗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回太后,宁月仪的身子已经调理好了,与上次的事情并无干系!”

    夏帝显得有些失落,他现在只希望这件事与自己无关,生怕别人会嘲笑他。

    杨太后冷眼看了这院首一眼,真是个蠢笨的,若是把事情推到云泽身上,他们御医院便也可以彻底摘了出去!

    “陛下,太后,可是微臣却是发现了另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夏帝神色悻悻,显得很没有精神。

    “陛下,宁月仪的小产不像是意外,之前微臣为娘娘请脉,脉象有力,今日却甚是虚浮,胎象本就不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话直说,少与朕在这里绕圈子!”夏帝不耐烦的训斥道,吓得那院首连连叩头称是。

    “陛下,宁月仪最近似乎接触过麝香一类可导致小产的东西,所以才会……”院首小心翼翼的说道,他入宫多年,自然知道这宫里的弯弯绕,只怕是有人容不下宁月仪的这个孩子!

    “什么!真是岂有此理!这宫里居然敢有人戕害皇嗣,给朕查!给朕好好的查!”夏帝终于可以完全脱离此事,心里蓦地松了一口气,却是做出了一副盛怒的模样,将桌案拍的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杨太后闻此有些意外,她们并没有出手,韩妃也被幽居冷宫,这件事又到底是谁做的呢?

    这里的事情传到了各个宫中,可是云曦她们都是未出阁的公主,自然不能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云涵听闻之后,却是有些开心,这宫里少一个皇子,兴儿便少了一个威胁。

    而且前几日云泽还与宁月仪有了争执,最好将这笔账算到云泽的头上才好!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她前两日送给宁月仪的衣裙,那条裙子精美别致,若是宁月仪就此失宠,那还真是浪费。

    云涵有了困意,正想入睡,紫香却是来到了内殿门前,听起来有些急促慌张,“公主,您睡了吗?陛下请您去宁玉殿一趟!”

    “让本宫去?”云涵不由得有些奇怪,宁月仪的事情如何也请不到她吧!

    “好,本宫知道了,你进来为本宫更衣吧!”

    曦华宫中,殿内燃着一根快要烧尽了的蜡烛,烛光微弱,显得室内十分的昏沉。

    云曦身穿一件藕荷色的纱衣,松松披着一件紫色绣牡丹的披风,长发用一条紫色的丝带松松挽就,多了一丝女儿家的温婉。

    “公主,烛火暗了,奴婢去换一个吧!”喜华小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,让它自己燃尽吧!”云曦轻轻的抚摸着眼前的古琴,若有若无的拨动着琴弦。

    安华开门进殿,低声道:“公主,春桃已经送出了宫外,那绣娘也得了银子,带着自己的儿子回了江南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都去歇着吧,今晚没有我们的事情了!”云曦轻声开口,纤细洁白的手指放在弦上,拨动出声。

    安华她们见此便也不再烦扰云曦,只都担忧的望了一眼,便退出了殿内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以来,她从未想对宁月仪腹中的孩子出手,即便每一个皇子的诞生都是泽儿的威胁,她也不想变得与韩妃她们一般!

    便是之前韩贵妃权倾六宫,她也从未想过要伤害云兴,即便是云娴屡屡挑衅,她也不过是教训一番,从未想伤她性命!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死亡是一件悲哀的事,她不喜欢死别,也不愿看到一个本是鲜活的生命瞬间凋零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她们都要逼她?为什么她们都要一次次的将手伸向泽儿?为什么他们就是喜欢争抢别人的东西?

    她好怕,每一次的杀戮之后,她都好怕,她不怕冤魂索命,她只是怕生活会将她变成她最讨厌的模样,将她变得残忍、血腥、凉薄!

    箫声如期而至,宛若潺潺溪流,又好似融融月华,云曦嘴角轻扬,却是滑落颗颗泪珠。

    她还有资格得到仙人的守护吗?她可还配得上这淡逸清幽的箫声吗?

    宁玉殿中。

    一迈进殿内,云涵就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之气,云涵蹙了蹙眉,迈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杨太后和丽妃都坐在内殿中,夏帝坐在床榻上,正轻声说着些什么安抚着啜泣不止的宁月仪。

    杨太后和丽妃看她的眼神都复杂莫测,夏帝背对着她,她看不见他此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屋内压抑的气氛让云涵觉得有些诡异,她跪地行礼问安,却是久久未听到夏帝让她起身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宁月仪的孩子没了,涵儿,你可想说什么?”夏帝还是没有回头,声音淡漠疏离,让云涵不由得觉得一惊。

    云涵暗暗揣摩,不解其意,只轻声答道:“父皇不要过度伤神,父皇正值壮年,宁月仪也还年轻,还会有其他的孩子的!”

    未等夏帝开口,床榻上的宁月仪却是突然坐起了身子,她的脸色苍白如纸,一双眼睛却红的仿若染血。

    “云涵,你这个恶毒的贱人,居然伤我腹中的孩儿!下一个孩子?难道你害我一次不够,还要害我下一个孩儿吗?”

    宁月仪嘶声裂肺的尖声吼道,丝毫没有了往日里的温婉,如同一只发了疯的猛兽,愤怒咆哮着。

    云涵闻此更是震惊,“宁月仪,你没了孩子心中伤痛,这些本宫可以理解,可是你不能信口雌黄,污蔑本宫啊!”

    “我污蔑你?你个贱人,事到临头居然还敢否认,陛下,请你杀了她,杀了她给我们的孩子赎罪!”宁月仪紧紧的抓着夏帝的手臂,目眦欲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帝痛的皱了皱眉,看着往日里温柔似水的美人,竟是变成了这般的模样,心里自是不好受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看着跪在地上的云涵,神色复杂,“云涵,你还要狡辩吗?”

    云涵猛地抬起头,一双含泪的美目楚楚可怜的看着夏帝,白皙无暇的脸蛋,波光粼粼的眼眸,还有那微微蹙起的柳眉,都衬得她愈发的无助可怜。

    “父皇,难道你不了解涵儿吗,您觉得涵儿可会做这种恶毒的事情?

    涵儿从来都没有伤过任何一人,又如何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婴孩?父皇,您难道就这么厌弃涵儿了吗?”

    若是以往,只要云涵这般望着夏帝,夏帝便会无比的心疼,绝不会忍心再斥责她。

    他与皇后感情并不好,云曦出生之后,他也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之后云涵出生了,在他的心里,云涵更像是他的第一个孩子,他对云涵百般宠爱,恨不得将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。

    云涵也从未让他失望,她长大之后,清丽无双,温柔可人,是他最疼爱也是最得意的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变得让他不再认识,变得与这宫中的女子一样善于心机?

    “涵儿,你还要狡辩吗?”夏帝并未责骂,声音也是清清淡淡,可是云涵却是看到了失望和厌弃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没有做过啊!”晶莹的泪划过白皙的脸庞,好似被风云侵袭的白莲,让人想好好的呵护。

    “二公主就不要狡辩了,物证在此,你还是如实道来吧!”丽妃幸灾乐祸的说道,她既看不上云曦也看不上云涵,云涵若是栽了,她的婕儿便少了一个竞争对手!

    “本宫不知道丽妃在说什么,本宫没有做过,如何承认!”云涵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,她最近什么都没有做过,为何就成了众矢之的?

    “陛下啊,求陛下为嫔妾做主,给那早逝的孩子做主啊!那是嫔妾与陛下的第一个孩子啊,陛下……”宁月仪撕心裂肺的哭着,那尖锐的声音在这静寂的殿中显得尤为刺耳。

    “逆女!事到如今,你居然还敢狡辩,朕当初真是瞎了眼,居然这般疼你!”夏帝的眼神冷戾阴森,看得云涵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云涵楚楚可怜的看着夏帝,夏帝却是不欲再看她这副模样,将一件衣服直接扔在了云涵的身上。

    云涵心里委屈不已,扯下衣服一看,这便是当初宁月仪从她索要的一件。

    之前宁月仪缠着她要衣裙的花样,她便让宁月仪挑了一个,宁月仪挑的是她最喜欢的一件梨花落雨裙。

    浅绿色的纱裙,飘落点点白色的梨花瓣,远远望去甚至仿若能闻到花香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裙子可是你送给宁月仪的?”夏帝厉声质问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是,这是儿臣给她的,宁月仪喜欢这衣裳的花样,便从儿臣索要了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故意在我面前穿上这种花样,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!之后你便顺水推舟,不但做了人情,更是可以借机除掉我腹中的孩子!云涵,你怎么能这般恶毒!”

    宁月仪恨的咬牙切齿,恨不得立刻上前撕碎了云涵,没有了孩子,她如何与云曦来争?

    “本宫如何害你了?”云涵完全摸不清头脑,丝毫不知道宁月仪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云涵,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狠毒,竟是在宁月仪的衣裙中熏了无木香!”夏帝终是忍不住咆哮出声,对云涵是失望之极。

    他当初就不该心软留下了她,她今日敢戕害皇嗣,明日是不是也敢弑君!

    “无木香?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丽妃忍不住勾唇一笑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二公主就不要再演戏了,那无木香无色无味,却是比那麝香还厉害,二公主还真是见多识广啊!”

    云涵听闻那麝香二字,顿时身子一瘫,这衣裙上怎么会有什么无木香?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是冤枉的,儿臣也是被人所害啊,还请父皇彻查此事,还儿臣一个清白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以后每天都是上午十点更新,每天两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