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白猫之乱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白猫之乱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沈静歌闻言心中大惊,立刻摇头说道:“云曦,好孩子,静姨知道你这次受了委屈,可是你不要冲动行事!

    静姨最是喜欢你,一向把你当做亲女儿般看待,辰儿,他心中也是有你的啊!”

    “静姨,这些我都知道,可也正是因为如此,云曦才会这般决定!”云曦语气轻柔,却是十分坚毅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“静姨视我如女,云曦又何尝不视静姨为母,母后去后唯有静姨与外祖母对云曦不离不弃,这些云曦都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司辰对我来说如兄如友,却是没有男女之情,彼时我们年幼,婚约之事不过是一个玩笑,可是如今我们都已长大成人,更不能因为这婚约耽误了司辰的人生!”

    沈静歌双眼朦胧,虽然司辰他们两人的婚事只是她与慕清随口应下,可是她却是一直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云曦,你可是有何担心?就算是老夫人不喜欢你,可是这里有静姨啊,静姨一定会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云曦扬唇笑笑,安抚着沈静歌的情绪,“静姨,你应该知道云曦的,云曦从不会惧怕任何人。

    只是,云曦对司辰没有一丝爱慕之意,这样的云曦如何能给司辰带来幸福?正是因为在乎,所以云曦才不想伤害你们!”

    云曦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冷凌澈的言语,她眸色微动,启唇轻语,“静姨,云曦从未有过选择的权利,我的人生轨迹从出生时起便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云曦希望能够自己做一次选择,若是云曦仍没有选择的机会,便宁愿孤身一人,也不想累人累己……”

    沈静歌有些怔愣,此时的云曦竟是渐渐与脑海中的某人重合,当年那人也是这般,明明娇弱无助性子却是比谁都要执拗,只是可惜她终究没有逃脱命运……

    “你与你母亲真像,当年……”沈静歌突然恢复了清醒,看着云曦那清亮的眸子,立刻避开了眼神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不跟着操心了!”沈静歌擦了擦眼角的泪花,笑着扬起嘴角,只是笑意有些牵强苦涩。

    云曦看着沈静歌突然岔开话题,心中生疑,“静姨,你刚才说我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年轻时谁不喜欢幻想,我当年还说要嫁个大侠,游走天下呢!”沈静歌并不擅长掩饰情绪,她眼神躲闪,语气更是虚浮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却也不再发问,心中虽是有所疑虑,可是看静姨这模样,只怕也不会与自己来说。

    “静姨会不会怪云曦?”云曦很珍视沈静歌,不想她们间会有任何的嫌隙。

    “我怪你作甚!这婚姻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,你们若是不喜欢彼此,以后也只会是一对怨偶,我倒是看的闹心!只是辰儿那里……”沈静歌本就心胸豁达,又明白事理,如何会怪罪云曦。

    “静姨放心,等司辰凯旋而归,云曦便会与他说明!”

    沈静歌闻言心中叹了一口气,郎有情妾无意,司辰这孩子只怕要伤些时日了!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,云曦便起身告辞了,刚踏出沈静歌的院子,便只见二姨娘探头探脑的张望着。

    云曦嘴角噙着一抹冷笑,不过一个妾室也敢欺辱静姨。

    “安华,你去司老夫人那打声招呼,就说本宫回了,但是心情不甚爽朗!”云曦提高了声音,冷眼瞥了一眼二姨娘的方向,便翩然离开。

    二姨娘自是听的一清二楚,狠狠地“呸”了一声说道:“不就是个公主嘛,还能管到司府的事情?沈静歌那个贱人害我女儿,我一定要让老夫人贬了她!”

    二姨娘兀自骂的欢喜,可是尚未尽兴,司老太太那边便派人过来,说是二姨娘教女无方,辱没了司府的名声,即日起便送去庄子,不得回城!

    二姨娘一听就不干了,那庄子的生活多苦啊,哪里还能锦衣玉食绫罗绸缎,顿时便撒泼打滚,不肯屈服。

    最后是几个婆子用麻绳捆住了二姨娘,又将嘴堵上,直接扔进了马车,送去乡下的庄子了。

    她自是想不明白,她有此报应不过是因为她试图伤害云曦在意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她便是想明白了也是于事无补,因为被送去庄子的妾室就如同被府中丢弃了一般,庄子里的婆子们自会好好照顾她!

    云曦刚一回宫,便只见御花园里围满了宫女,有些宫女手持托盘,上面放着一应新鲜的水果,还有些宫女端着冰盆,其他的宫女则用小扇轻轻的扇着。

    这般大的阵势,云曦还是第一次看见,便是当年韩贵妃也不过是在自己宫里享受罢了。

    云曦迈步踏出,只见藤椅上躺着一身穿嫩绿碧落裙的女子,正闭目养神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宫女们见到云曦立刻跪下行礼,宁月仪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睡眼,眼神却很是不屑,轻声嘟囔着:“原来是长公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宁月仪没有行礼的意思,只慢慢坐起了身子,语气高傲的说道:“嫔妾也想与长公主见礼,可是陛下说过嫔妾见到任何人都不用行礼,这圣旨不可违背啊!”

    宁月仪此时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云曦冷嘲的扬起了嘴角,淡漠的说道:“如此月仪便好生修养吧!”

    云曦抬步就欲离开,宁月仪见云曦丝毫不恼,却是有些急切的开口说道:“长公主,嫔妾不依靠任何人也能过得很好,公主可觉得失望了?”

    云曦驻足,看着宁月仪那得意忘形的模样,嘴角微扬,冷冷开口,“宁月仪可知道自古以来什么样的人下场最惨?”

    云曦微微俯下身子,在宁月仪的耳边轻语道:“两面三刀,喜欢易主而择的人往往都没有任何的好下场!”

    云曦的声音很轻,却是如一阵刺骨的寒风,宁月仪想起了杨太后和丽妃看她的眼神,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抬头时,云曦却是已然走远,宁月仪狠狠地攥着拳,眼里满是憎恨,“云曦,我向你保证,我会走的更远,我绝不会再受你们任何人的欺辱了!”

    回到曦华宫时,宁华正坐在椅子上平摊着手臂,喜华正一点点给宁华涂抹着药膏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云曦眉头一蹙,立刻拉过了宁华的手臂。

    上面是触目惊心的三道血痕,看起来应是被什么野兽抓过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小心蹭的而已。”宁华随手放下了衣袖,淡淡笑着。

    “宁华,与我你还要说谎吗?”云曦看着宁华,目光冷凝。

    宁华垂眸不语,喜华忿忿不平的说道:“这宫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白猫,奴婢和宁华好好的走着,那白猫突然便跳了起来,狠狠地抓了宁华一下。

    奴婢气不过想要去教训那白猫,结果棠梨宫的宫女却是把猫抱走了,还说什么这白猫是丽妃娘娘的宝贝,若是伤了这白猫,奴婢们便是死十回都赔不起!”

    喜华想到那宫女趾高气昂的模样,就觉得生气,她们虽是婢女,可是公主从来都不舍得骂上两句,何时受过这般的欺负!

    “好一个丽妃!韩妃刚倒,她便迫不及待了吗?”看着宁华低垂的手臂,云曦眸中寒色大盛。

    自从母后去世,她便发誓一定要守护好身边的人,即便她们几个只是宫女,可在她心中却是与亲人无异!

    “喜华,你好好为宁华擦拭伤口,安华你随我来!”云曦说完便转身而出,不顾宁华的劝阻。

    喜华拉着宁华说道:“公主哪里是忍气吞声的人,今日那猫是抓了你,以后要是抓了太子和公主怎么办?这口气我们不能忍!”

    宁华闻此只叹了口气,焦急的等着。

    棠梨宫中,丽妃正抱着那白猫在院中乘凉,听闻云曦求见,鲜红的嘴唇轻轻一扬。

    看来是兴师问罪来了,一个宫女也值得她这般担心,真是小题大做!

    “请进来吧!”丽妃的指甲涂着鲜红的花汁,放在猫儿那洁白的皮毛上更显得鲜艳若血,衬得她那双玉手越发的莹白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本宫这棠梨宫来了?”丽妃还记恨着云曦,这次没能弄死云曦,还真是遗憾!

    “丽妃手里的猫儿并不十分乖顺,想必丽妃也知道了!”云曦也没卖关子,冷冷的看着丽妃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说的是这件事啊,本宫这白雪是有些调皮,可是猫儿就是调皮才惹人喜欢啊!”丽妃说完,还握起了白雪的爪子,得意的扬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白雪懂事的很,从未抓过本宫一次,不过若是有看不上眼的下人,却是万万不能忍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本宫这猫儿价值千两,有时候本宫都担心那皮糙肉厚的下人会弄伤了我们白雪的爪子!”

    丽妃阴阳怪气的说道,她怀里的白雪还“喵”的一声叫了起来,神态傲慢与丽妃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看来丽妃娘娘是不觉的你这猫儿抓人有什么错处了?”云曦看着那趾高气昂,伸着懒腰的白雪,眼里闪过冷光。

    “猫儿哪有不抓人的,就像狗哪有不咬人的,还不是都要怪人自己不长眼!对不对,白雪?”丽妃将白雪抱在怀里,轻轻的抚摸着,白雪舒服的叫着,一人一猫倒是配合的分外默契。

    安华见此气得不行,云曦却只挑了挑柳眉,淡声道:“如此便不打扰丽妃娘娘了!”

    云曦说完便转身离开,丽妃却是笑的更加欢喜,抱着白雪欢快的说道:“好宝贝,真是个乖孩子,云曦也有今日这番模样,真是痛快!”

    安华担心云曦会恼火,便劝道:“这猫是六部尚书府不知从哪里淘来了玩意,丽妃喜欢的紧。公主去佛光寺的那些日子,不只有多少宫人被这猫抓伤了,丽妃一直都纵容着。”

    “丽妃不会管教,我便帮帮她!”云曦想到宁华手臂上的伤处就恼怒不止,只幽幽开口道:“你去把秋羽给我找来,我有些事要安排他去做!”

    次日,那白雪正在御花园中散步时,却是突然被麻袋罩住了。

    秋羽照着云曦的吩咐,扯下了白雪的一把毛,便连忙将白雪放了。

    白雪有些懵,立刻跑回了棠梨宫,不敢再出门。

    晚膳时分,云曦和云泽正在一起用膳,远远的便能听见喜华那哒哒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公主……笑死我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屋子的人都只见喜华一人在那笑的花枝乱颤,若不是宁华扶着她,只怕她都要笑到桌子底下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现在宁玉殿可乱着呢!”

    原来今日夏帝去了宁月仪处用膳,本是吃的好好的,宁月仪却是突然觉得不对劲,吐出来一看,竟是吐出了一缕白色的猫毛,顿时便呕吐不止,险些将胆汁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夏帝也觉得胃里翻腾,却是还要费心照顾宁月仪,怀着身子的人本就嘴刁的很,今日吃了这般恶心的东西,顿时更是觉得胃中翻腾不休,吐得一张小脸惨白无色。

    夏帝心疼,更是恼怒不已,这宫里唯一的白猫就是丽妃宫里的,夏帝二话不说立刻便派人去捉了那畜生,要乱棍打死!

    丽妃哪里肯依,先不说这猫她喜欢的紧,因为一个小小的月仪就要处死她的猫,这让她以后如何在宫里立足,以后岂不是要让别人笑死!

    丽妃怒气冲冲的来了宁玉殿,看着宁月仪那惨白的脸色,心里却只觉得她是装的,“陛下,臣妾的白雪如何得罪宁月仪了,陛下竟是要处死它?”

    “陛下,嫔妾没……”宁月仪不想得罪丽妃,毕竟她身后还有太后呢,可是刚一张嘴便又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丽妃阴冷的看着宁月仪,只觉得她是在演戏,更是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,你这猫居然胆大到跑去御膳房偷吃,这么些时日,朕竟是不知吃了这猫多少的口水,你还敢与朕分辩!”

    宁月仪听到“口水”二字,顿时吐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夏帝未觉得是他的问题,只恼怒的看着丽妃,“你看看,那畜生把宁儿害的多惨,你还敢来求情!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丽妃立刻否认道,“臣妾的白雪乖着呢,怎么会去御膳房捣乱!”

    “它不敢?那宁儿刚才吃到的猫毛是自己飞过来的?”夏帝怒不可遏,脸色气得通红,

    见夏帝这般恼怒,丽妃心里也没了底,只好服软说道:“求陛下不要杀了白雪,臣妾回去定会好好管教!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行!你是非要害死朕吗?你若是再给那畜生求情,就去冷宫里陪着韩淑华吧!”夏帝一拍桌案,头上青筋暴跳,想到自己吃的东西都被猫舔过,他就好一番恶心!

    看着侍卫将白雪装进了麻袋里,里面传来它的尖叫之声,丽妃双目通红,紧紧咬着银牙。

    “臣妾告退,陛下好生休息!”丽妃颔首低头,双眼散发着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宁月仪一眼,眼中的恨意与杀气让宁月仪不由得心慌恐惧,她没想与丽妃为敌,可是如今看来,丽妃已然恨死了她!

    云曦听闻之后,倏然一笑,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,安华也不由得笑着说道:“起初奴婢还纳闷呢,秋羽好不容易抓到了白雪,怎么就拔了一把毛就放了呢,原来公主是别有谋算!”

    云泽闻后也大笑起来,一双眼睛都弯成了月牙,“阿姐,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淘气的时候,真是笑死人了!”

    云曦扬唇笑笑,给云泽夹了些青菜,“泽儿,不要挑食,这青菜也多吃一些!”

    云曦语气温柔,双目明亮,只是那皎洁的墨眸中,却是透彻冰冷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让她一人为敌,既是都不安分,那她便让这宫里再乱一些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爱的们,浮梦7号就上架啦,这都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,在这里浮梦给大家一个大大的么么哒!

    上架啦,文文就要收费了,浮梦希望大家都能尽量支持正版,其实一千字才收五分钱,也就是说浮梦万更也才五毛钱,可是这一万字浮梦却是要敲上至少五六个小时,所以浮梦真的希望大家能够尽量的支持浮梦,支持正版!

    码字不易,希望大家能够给予支持和理解,最后希望大家看的开心,浮梦永远爱你们(づ ̄3 ̄)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