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公主威风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公主威风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此时司府中也是乱成一团,谁也没有想到司玉竟是会变成了一具尸体,不仅死于非命,甚至还失了清白之身,简直是司府的耻辱。

    二姨娘痛哭不止,鼻涕一把眼泪一把,更是在地上哭的撒泼打滚,哀叫连连。

    只有司老太太知道里面的内幕,此时只阴沉着一张脸,黑的仿佛都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那三个男人自是她事先安排的,本是想着毁了云曦的清白,这样他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退婚,到时候千夫所指的也只会是云曦,与他们司府没有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若是云曦想不开,一条白绫自尽了,更是免去了不少的麻烦!

    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,竟是司玉被人毁了清白,想都不用想,这定是那云曦做的好事!

    可是她没想到云曦竟然那般的心狠手辣,不但要了司玉的清白,还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不过,司老太太并未有太多的伤神,司玉死了也好,至少比活着丢人现眼要好。

    二姨娘哭的是肝肠寸断,看着沈静歌便哭喊道:“夫人啊,你为什么就这么狠心啊!

    玉儿她不过就是一个女孩啊,也不会与大少爷争抢家产,你怎么就能忍心对她做这种事!”

    二姨娘不管不顾的朝着沈静歌泼脏水,沈静歌气得脸色一白,厉声道:“你休得胡搅蛮缠,这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,与人何干?”

    二姨娘闻后,哭声更是大了一倍,“贱妾和玉儿对夫人一向是言听计从,可是没想到夫人竟是连一个庶女都不肯放过!

    老爷啊,您什么时候回来啊,您的女儿被人害死了,您快回来救救贱妾吧,夫人定然不会饶了贱妾的!”

    沈静歌被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住口!你这分明是信口雌黄,我何时害她了,分明是她先存了害人之心!”

    沈静歌没想到二姨娘居然这般有恃无恐的冤枉自己,这些闲话若是传了出去,外面还不一定如何议论她呢!

    司老爷司傲天常年出征在外,对这二姨娘并不如何的疼爱,反而司傲天回府,二姨娘对沈静歌还会更恭敬一些。

    司傲天一走,二姨娘便借着司老夫人的势胡作非为起来,对沈静歌这个正室一丝尊敬也无。

    沈静歌往日里不屑与她计较,想着她不过一个妾室,又不得老爷的宠爱,自己还有两个上进的儿子,与她置气实在是不值当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沈静歌也是动了怒气,二姨娘居然这般不分黑白的攀咬自己,这让她以后如何做人!

    “二姨娘,往日里本夫人纵着你,可是这不代表你便可以随意来攀咬本夫人!

    司玉居心不良,妄图谋害长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沈静歌正想道出真相,司老夫人却是厉声喝道: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司老夫人看了一眼沈静歌,若是让外界传出他们府上欲对长公主不利,那可真是有损门楣,还不如让沈静歌背了这个锅!

    “既是你领着玉儿出去的,你自然就有义务照顾好玉儿,如今出了事,你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“母亲,你……”沈静歌不可置信的看着司老夫人,往日里司老夫人如何为难,她都可以忍受,可是她怎么能这般冤枉自己?

    “不要说了!今日起你便闭门思过,给玉儿抄十遍佛经!”司老太太厉声说道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沈静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司老夫人竟会这般的纵容这个二姨娘,明明司玉是罪有应得,还要让她抄十遍佛经?

    “母亲,此事本就是不关儿媳的事,儿媳不服!”沈静歌的倔脾气也上来了,哪里肯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敢这么与我说话?你若是不想留在司家,便给我收拾行李,滚出去!”司老夫人没想到沈静歌敢当众顶撞她,顿时也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二姨娘狠狠地看着沈静歌,心里暗暗祈祷,沈静歌最好惹怒了老太太,老太太一怒之下休了沈静歌这个贱妇才好,唯有这样才能报玉儿惨死之仇!

    等她做了正室,她便要把司辰和司明都弄死,让沈静歌也尝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!

    “老妇人、夫人,长公主驾到,现在已经进了一门了!”有小厮慌慌张张的禀告道,一听云曦的名号,司老太太和二姨娘都是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沈静歌沉了口气,回道:“快请长公主进来!”

    司老太太虽然不悦,可是云曦是公主,自是要好好请进来。

    云曦一身正紫色的宫装,额间一抹红梅分外尊华,司老太太和沈静歌都纷纷给云曦见礼,云曦这次却是坦然的受了,径自坐在主位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本是想意思一下,想着云曦如何也不敢受她的礼,却是不想云曦就这般应下了,她只好将身子躬下,福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吧,云曦是晚辈,如何能受司老夫人的礼!”云曦微抬手臂,冷然开口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恨的牙根痒痒,若是不想受,直接免了不就好,何必做出这副模样!

    云曦瞥了一眼一旁的二姨娘,冷声开口道:“你是何人?见到本宫,为何不跪!”

    二姨娘刚才的气焰完全消失不见了,立刻爬了过来,有些慌张的开口道:“贱妾拜见长公主!”

    云曦挑了挑眉,看了一眼安华,安华会意,开口道:“原来是司府的妾室,你如何配与长公主说话,起来退下吧!”

    二姨娘虽然心里恨死了,却是只有咬牙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算是看明白了,云曦今日便是来找麻烦的,难道是因为司玉一事?

    可是司玉已经死了,便是云曦如何清算,也查不到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再者说,云曦哪里敢查,除非她不想嫁入司府!

    可是这怎么可能,辰儿那般的优秀,长安城中多少的贵女恨不得嫁入他们司家,云曦如何能不愿!

    云曦看了沈静歌一眼,柔声道:“静姨,我与老夫人有些话要说,静姨不如先回房休息,一会儿云曦便去看静姨!”

    云曦语气柔和,与对待司老太太和二姨娘实在是天差之别,沈静歌眉头蹙了蹙,却只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下云曦和司老太太,还有几名丫头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有什么事便请说吧!”司老太太神色傲慢,并未将云曦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吧!”云曦淡淡开口,司老太太身边的丫鬟都看向了司老太太,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安华却是声音一扬,厉声道:“大胆!真是狗胆包天,的奴婢,居然连长公主的话也听不到吗?这若是在宫里,定要杖毙了你们!”

    那些丫鬟婆子听闻之后,都一缩脖子躬身退出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看得心里生恨,冷笑道:“长公主好大的威风,居然都跑到我们司府来立规矩了!”

    这还没嫁入司府就这般的傲慢,嫁进来可还了得?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绝对不能要!

    云曦莫不在意的扬唇一笑,神色清冷,“立规矩本宫是没这个兴趣,本宫今日来此也只是想问一句,老夫人可知道司玉的作为,又可知道是何人指使?”

    司老太太的心猛地一跳,却是极力隐忍,若无其事的说道:“老身也想问一问长公主,老身那孙女为何惨死在公主房里,还请公主给司府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司老太太倒打一耙,云曦没有一点的吃惊,反而扬唇一笑,却是看得司老太太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安华!”

    云曦语落,安华便拿出了一个小木匣,正是当时司玉给云曦的那个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瞳孔猛地一缩,云曦见此冷笑,缓缓打开木匣,里面躺着一串红玉珊瑚手串,鲜艳若血。

    “司老夫人可识得此物?”

    云曦自问自答道:“司老夫人自是识得的,这手串极美,上面的美人醉也是难得的好东西!”

    听到了那“美人醉”几字,司老太太顿时慌了心神,双手一抖,手中的杯盏立刻掉落地上,“啪”的一声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您没事吧!”守在外面的婆子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!”司老夫人的声音开始颤抖,神色也不像以前一般高傲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司老太太的眼神游离在那手串之上,眼神躲躲闪闪,很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这是司玉送给本宫的,说是老夫人的一片心意,也是当着众位夫人的面前送与本宫的!

    可是本宫的身边有个会医术的丫头,一下子便看出了那美人醉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冷冷的看着司老太太,复又开口说道:“本宫孤陋寡闻,不晓得那美人醉是个什么东西,便只好请二小姐代为尝试一番。

    可是本宫却是也未想到,那日竟会有刺客要刺杀本宫,却是让二小姐枉死。老夫人,您说这可便是那所谓的”报应“!”

    云曦将那“报应”二字咬的颇狠,听的司老太太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本宫自六岁开始,便与宫里的那些女人打交道,那些试图要伤害本宫的人都没有好下场!

    老夫人该庆幸这司府里有静姨,否则,今日便不是本宫与老夫人说话了,而是大理寺卿!”

    云曦的尾音陡然一挑,声音凌厉,不怒自威,司老太太的身子陡然一颤,脸上泛起了灰白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莫要威胁我,若是司府倒了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在司老太太心中,云曦应该是喜欢司辰的。

    而且云泽若是想坐稳太子之位,外力自然重要,有着司府的婚事,对他才更是如虎添翼!

    云曦闻后冷笑,摇头叹道:“司老爷和司辰在边境奋勇杀敌,光耀门楣,只是他们却是想不到,他们的母亲和祖母居然在背后做这等见不得人的事情!

    若是此事败露,只怕司府百年的清誉都会毁于一旦,不知道老夫人百年之后,还可有脸面面对司家先人?”

    “云曦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不就是想嫁入我司家吗!此事就此掀过,我便不再阻拦!”司老太太仿佛做了莫大的让步,若是云曦再不肯退让,便是不识抬举一般。

    安华心里本是十分看好这门婚事,可是此时看来,这司家也乱的很,就凭这司老太太的为人,以后只怕就会生出许多事端!

    安华看在眼里,心中十分的不屑,真是想不到司辰竟是会有这样的一个祖母!

    “司老夫人莫不是弄错了,本宫何时说要入你司府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司老太太见此反而不解,一时猜不透云曦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本宫的意思是,本宫并不想嫁入司府,这婚事就不劳你费心了!”

    云曦一字一顿的说道,司老太太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我不相信,你怎么会不想嫁给辰儿?”

    “司辰是很好,可是本宫就是不喜欢他,这婚事本宫自会退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云曦刚说完,司老太太便立刻拒绝道:“绝对不可!你主动退婚了,我家辰儿岂不是成了笑柄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安华听的满心怒火,终是隐忍不住,开口说道:“司辰将军的名声便不能被损害一分,我家公主的闺誉便不重要了吗?

    你为了能名正言顺的退婚,居然能想出这么下作的主意,你可为我家公主想过一丝一毫?

    此事还真是禽兽所为,我若是有你这样的祖母,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,免得丢尽了颜面!”

    司老太太被咽的一句话都说不出,一张老脸涨得通红,她活这么大岁数,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下人骂成这样!

    “长公主,你就是这样教导下人的吗?她居然敢对我这么说话!”

    “安华的话说得虽是糙了一点,但是也没什么不对的,司辰有你这样的祖母,的确是他的不幸!”云曦淡淡开口,眼角微扬,冷厉威严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还想说什么,云曦却是缓缓起身,衣裙滑落,宛若垂云,“老夫人,你莫要弄错了,本宫今日来可不是商量,而是警告!

    为了静姨和司辰,本宫不会动司府,可是这不代表本宫不会动你!本宫沾染了那么多条性命,还真就不差你这一个!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否则司玉便是你的下场!”

    云曦冷冷扔下了几句话,便淡漠的抬步离开,司老太太却是坐在椅上,张大了嘴巴,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等到那些婆子进来的时候,只发现司老太太手心冰冷,衣裳都被汗浸透两人,不过片刻的功夫,只觉得司老太太瞬间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瞥见了桌案上的珊瑚手串,猛地一扔,颤抖着说道:“给我扔掉,给我扔掉!”

    众人见司老太太气得厉害,连忙手忙脚乱的为她顺着气,可是司老太太想到云曦那狠戾的眼神,冰冷的语气,顿时一口气没提上来,彻底昏了过去!

    另一边沈静歌正担心的等着云曦,一看见云曦,沈静歌便立刻抓着云曦的手问道:“云曦,你与我说实话,司玉的事情是不是与老夫人有关系?”

    沈静歌也不是傻的,心中隐隐有了察觉。

    云曦也不瞒着,点头道:“的确,司玉便是司老夫人授意的,为的便是毁了这门亲事!”

    沈静歌闻后连忙开口说道:“云曦,你别放在心里,就算老夫人她不愿意,我和司辰都是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云曦淡笑着,回握着沈静歌的手,轻声道:“静姨,我知道你们都是对我好的,老夫人不喜欢也没关系,我不会放在心里的!”

    沈静歌闻言稍安,却是突然听云曦开口道:“静姨,其实我也一直想与你说,我和司辰的婚事还是退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云曦,你放心,以后静姨一定不会让人欺负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摇摇头,拉着沈静歌坐了下来,柔声解释道:“云曦并不是为了今日之事,这件事云曦已经想了好久,我对司辰只有朋友之情,全无男女之爱,这婚事真的不合适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