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动情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动情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云曦小憩了一会儿,毕竟心中有事也睡不安稳,不出一会儿便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云曦睁眼才发现自己竟是倒在了冷凌澈的肩膀上,而这般长的时间里冷凌澈竟是一动未动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小心睡着了……”云曦显得有些窘迫,连忙红着脸解释道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他们两人明明是在聊着什么,她却是突然一阵困倦,没想到竟是直接睡去了。

    云曦羞红了脸,她一向对自己颇为严苛,行为举止从未有过失礼,今日怎能这般的随意?

    冷凌澈嘴角含笑,云曦难得有松懈犯错的时候,如今这副模样倒还真是青涩可爱。

    冷凌澈的眼神温软,她可以在自己的面前放下戒备,也许便是因为她在一点点的接受自己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冷凌澈的眼中宠溺更盛,虽然现在面若海棠的云曦极美,他却是不忍心再看她无措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什么,而是起身褪下了自己的外衫,在云曦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将外衫罩在了云曦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虽是夏季,可是夜晚清冷,这井底更是渗着寒气,还是小心些为好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冷凌澈温和一笑,即便是在昏暗的井底,也掩不住他那一身宛若谪仙的风华,“凌澈好歹是个男子,若是公主执意推拒,倒是让凌澈心中多思了!”

    云曦闻此便也不再推拒,将身上的外衫拢了拢,她身上只穿着一件云纱长裙,白日里穿起来凉爽轻盈,晚间的确是有些冷意。

    云曦心里泛起暖流,她觉得冷凌澈就像是那春雨一般润物无声,他会照顾着每个人的情绪,却是从不肯多言一字。

    外衫上有一种似兰若竹的清幽香气,不似熏香染过的一般,仿若是被花香竹气浸染,才能有这般雅淡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一眼身前的冷凌澈,他虽然身姿修长,却是十分的清瘦,让人看着便不觉生怜。

    这长安城中的年轻公子们,哪个不是鲜衣怒马,活的肆意洒脱,他却是要小心翼翼,隐忍谨慎,可他却是依然能用温润的性情对待每个人。

    就像被上天遗弃了的幽兰,虽是生于险谷恶水,却仍是傲然绽放,散发着清冽的幽香。

    被这清幽的香气所笼,云曦竟是蓦地心安,即便如今处于枯井,她也没有一丝恐慌,可若是她自己一人落在这里,只怕此时已是吓得失了心神。

    云曦正想好好与冷凌澈道谢,却是突然听到上面传来了许多人的呼喊之声,“长公主殿下!您在吗?长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心下一喜,他们终于找来了!

    “冷公子,他们找到我们了,我们这便可以出去了!”云曦倏然起身,眼里含满了笑意。

    冷凌澈淡淡笑着,却是开口道:“公主先走吧,我不能与你一起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这井里阴森昏暗,他们又是滴水未沾,再留下去势必会伤到身体。

    “若是此时他们发现公主与我在一起,只怕公主的闺誉就要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清者自清,何必在意他人的言论!”云曦却是迫不及待的打断道,她可不想因为这点事就扔下冷凌澈。

    她没少被人冤枉,这些虚名她也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冷凌澈却是执意摇头,“公主便不要再与凌澈争执了,我本是想来救公主,若是因为我反而连累了公主,倒是我的罪过了。

    况且凌澈身份不便,我们若是一起离开,对我们两人都没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冷凌澈知道云曦的性子,便只好将事情也扯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云曦闻后蹙眉深思,她自是不在意别人的指点,可若是因为此事而将冷凌澈推上风口浪尖,也绝非是她所愿。

    “公主无须多思,不过是在这枯井里多等些时辰,在下无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闻此只好点头应下,朝着井口唤道:“有人在吗?本宫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听,是公主的声音!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一众侍卫连忙跑了过去,这才发现土坡下有一口枯井。

    侍卫长一愣,这里他白日也寻找过,怎么没发现井口,这晚上反而看得更清楚了?

    他自是不知道,这里被玄羽做了手脚,而就在不久前,玄宫两人特意将枯井暴露出来,就是想被他们找到。

    冷凌澈安抚的笑着,淡然的向后退去,隐藏在了阴影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瞬,云曦的心蓦地一痛,她如何值得他付出至此!

    云曦很快便被侍卫救了上去,那些侍卫见云曦并没有受伤,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弱女子掉进这么深的井里,居然一点伤都没有,这看起来的确有些匪夷所思,可是一想到云曦的命格,他们就也不觉的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带了水袋?”云曦冷然开口,并没有劫后余生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有!太子特意给公主备下的!”侍卫长连忙拿出一个精致的水袋递给了云曦。

    云曦打开水袋,轻抿了一口,却是身子一颤,勉强扶住了井口,水袋却是掉落井中。

    “公主,您没事吧!属下这就去里面把水袋捡回来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云曦有气无力的开口,轻声说道:“便留在里面吧,若是日后也有人掉进井里,也好供他坚持些时日!”

    “公主真是心善!”侍卫长立刻开口奉承道。

    想了想,侍卫长复又开口问道:“不知长公主可曾见过冷公子?”

    “冷公子?他怎么了?”云曦语气微扬,看起来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侍卫长见此连忙说道:“无事,只是冷公子策马来救长公主,直到现在还音讯全无!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?你们要仔细寻找,一定要保证冷公子的安全!”云曦厉声说道,眼神却是有些担忧的望着井内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殿下不要担心,属下们会好好找寻冷公子的下落的!”

    云曦闻言,虽是放心不下,却是只好踏上了马车,启程回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冷凌澈拾起地上的水袋,轻轻拂落了上面的灰尘,嘴角盈着笑意,眸色明亮,云曦,你对我竟是这般的放心不下吗?

    “主子,周围没人,您上来吧!”玄宫俯下身子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冷凌澈握了握手中的水袋,敛去了眼中宠溺,提气几个跃步,便利落的出了枯井。

    “玄羽呢?”冷凌澈淡淡开口,语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玄羽他……”

    玄羽自是知道怕了,此时也不知道躲在哪了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们现在回去吗?”玄宫也有些紧张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今日先找个地方休息一晚,明日再回去吧!”冷凌澈没有多语,转身翩然离开。

    玄宫怔愣原地,主子这到底有没有生气?

    而另一边云曦被救出的消息也传了出去,原来云曦是掉在了枯井里,还是只身一人,这闺誉自然还是清清白白的,顿时有人轻松,有人郁闷。

    曦华宫中人自是十分欢喜,云泽一直提着的心也终是落下。

    “阿姐,你吓死泽儿了,泽儿以后片刻也不想与阿姐分开了!”一见到云曦,云泽便立刻扑了上去,紧紧的抱着云曦,仍是觉得后怕。

    “阿姐这不没事吗,你不要担心!乐华呢,她的伤可还严重?”云曦见到乐华中箭,此时自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公主不要担心,乐华没事!此时服了药,正在屋内的呼呼大睡呢!”安华连忙开口道,她虽是看起来平静,眼圈却是红红的,看来也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安华,你让秋羽拿着令牌出宫一趟,冷公子还困在井里!”云曦与安华说了一下枯井的方位,安华连忙去办,不敢有所耽搁。

    待云曦将事情与云泽尽数讲了之后,云泽一脸崇拜的说道:“冷先生真是旷世君子,他救了阿姐,以后便是泽儿的恩人,泽儿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冷先生!”

    云泽想到了什么,连忙与云曦说道:“阿姐,今日突然有两名黑衣人出现救了泽儿,泽儿觉得那两个黑衣人一定是师父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扶君?”云曦并不知道那时发生了什么,不免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“是啊公主,便是乐华也是被一个身穿黑袍,脸上带着纯黑面具的男子所救!可是那两个人什么都没说,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子,黑面具,的确是扶君的手下,可是云曦此时却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事,只点头应了两声,一直张望着门外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宁华进殿,云曦眼神一亮,却是只听宁华说道:“公主,丽妃娘娘来探望公主了!”

    云曦眼中的光瞬间黯淡了,是啊,便是秋羽去了,也不会这般快就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云曦心里烦闷,没有心情应和丽妃,便开口道:“你便说我睡了,随意打发了吧!”

    宁华照着这般的话与丽妃说了,丽妃虽然知道云曦定是在说谎,却是也不能硬让云曦出来见她,否则只会坏了她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如此便让长公主好好休息吧,本宫明日再来就是!”丽妃朝着内殿白了一眼,阴阳怪气的说了两句便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懿祥宫内,丽妃不安的开口问道:“姑母,您说云曦会不会是知道了我们的计划?”

    杨太后淡然的抿了一口茶,莫不在意的说道:“知道了又如何,杀手是千杀阁的人,便是追查也查不到我们身上!

    云曦还真是福大命大,这般都死不了,我们以后另找机会便是!”

    “这次也不知道表姐是怎么回事,居然也想要了云曦的命,若不是她,我们也不会这般局促的行事!”云婕也十分的懊恼,这般好的机会居然就错过了!

    “来日方长,哀家能从那么多的妃嫔中成为如今高高在上的太后,又岂会惧怕一个小丫头!以后的路长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杨太后保养得体的脸上扬起一抹阴冷的笑意,眼角那藏不住的细纹仿若温善面具上的皲裂,在夜色下一点点暴露出了本来的狰狞面目!

    云曦一直等着秋羽的消息,一刻也不肯休息,殿内的烛火从光亮变得昏暗,云曦却是始终坐在桌前,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,看起来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虽然冷凌澈救了公主,可是公主的反应是不是未免也有些太大了?

    安华看在眼里,却是并未说什么,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秋羽才回来禀报,说是那枯井中根本就没有人!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离开的时候,他明明还在啊!”云曦一听顿时有些心急。

    安华连忙安抚道:“公主莫急,冷公子既是不在井里,自然是被人救走了,公主不必忧虑!”

    云曦闻此心中稍安,想来也是,若不是被人救走,他如何会离开?

    安华见一向聪慧的云曦今日竟是这般的慌乱,不免心下一沉,难道公主竟是……

    安华却是收敛了神色,只开口道:“公主,时辰不早了,您早些歇息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!”

    云曦闻此点头答应,便沐浴更衣稍作休息,一夜无话……

    云曦心中有事,晚上也没有睡踏实,早早的便起身了。

    安华一早特意备了许多清淡精致的膳食,想到昨日云曦并未用膳,如今定是腹中空空。

    可是云曦却是用勺子搅动着碗里的百合粥,久久未用,只见她眼神有些迷茫,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喜华忽然奔至殿中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:“公主,找到冷公子了!”

    云曦眼神一亮,立刻望向了喜华,喜欢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说道:“原来冷公子是被那些杀手打落了马背,晕了过去,却是正巧被一猎户所救,今日便把冷公子送回了长安城!”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人在何处?”云曦迫不及待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见过陛下之后便回了质子府修养!”喜华知道云曦担心,一早便守在外面候着,终是让她打听到了消息!

    “好!我知道了!”云曦心里明白,这定是冷凌澈故意设计的,为的便是不牵扯到她。

    她心中动容,却是也松了一口气,只要他没事就好!

    心底的忧虑没了,云曦看着面前的膳食也有了食欲,连忙用起了早膳。

    云曦的种种表现尽数落在了安华眼中,安华心叹,看来公主对冷公子果然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公主可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思,若是公主真的喜欢上了冷公子,这又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呢?

    安华也觉得心里有些烦乱,只想着先不要忙着下定论,还是再看一看吧,也许是自己想错了呢!

    用过早膳,云曦便去给杨太后请安,杨太后还是一如既往的慈爱,对云曦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云曦也恭敬应答,仿若与往日一般没有一丝的变化,只是众人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,便无法得知了!

    宫里没有什么变化,唯一出乎云曦意料的便是宁婉华竟是在这些时日里从五品婉华,升为了庶四品的月仪,而且圣宠不断,便是丽妃都远远不及!

    “宁月仪的孩子不是还未足三月吗?”胎儿尚且不稳,她便要开始邀宠了吗?

    “许是她迫不及待要改变现状了吧!”安华一直在宫里盯着,对此有些意外,也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怀着身子居然还不忘勾引陛下,这还真是不要廉耻!

    “那父皇也这般胡来?”云曦蹙眉,如今各国皆是在扩充军队,唯有他们夏国不思进取,若是这般,只怕以后必会成为他国的案上鱼肉!

    “陛下对宁月仪十分宠爱……”安华垂眸答道,却是肯定了云曦的疑问。

    云曦眼中闪过无奈,叹了口气道:“此事以后再说吧,我还有些事要去做!”

    “公主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曦眼神一凛,眸色幽寒,“司府的二小姐没了,我自是要去好好吊唁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爱的们,在我们大家共同的期盼下,浮梦在这个月7号就要上架啦,所以呢最近大家就赶快看文吧,因为之后就要收费啦,上架之后浮梦就会万更啦,你们高兴不……

    7号中午十二点上架,大家有时间一定要来捧场哦,多多留言,让我们热闹起来,么么哒(づ ̄3 ̄)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