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司玉惨死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司玉惨死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寺内突然出现了刺客,待侍卫发现后,却是为时已晚,长公主的房门被破开,里面更是惨不忍睹……

    侍卫长本是派一众侍卫去缉拿刺客,想着也可将功赎罪,谁知那些刺客身手不凡,他们便是连个人影都没捉到!

    侍卫长顿时浑身鲜血逆流,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了跳动,长公主死了,只怕他也要人头落地,甚至还会株连九族!

    若是其他的夫人小姐遇害也就罢了,可是,这可是护国长公主,身负夏国国运,如今却……

    众人也都听到了寺内的响动,穿上衣服便跑了出来,待知道这寺内竟是出了刺客,便连忙唤来了自家的府卫,生怕自己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听闻长公主遇害,众人便都心思各异的赶去了云曦的院子。

    云婕一脸怔愣,怎么回事,难道还有别人也想置云曦于死地?

    云婕看了一眼身边那得意洋洋的杨柳,想到这几日她一直与云曦颇为不和,便低声试探道:“表姐,今日可与你有关系?”

    杨柳瞥了云婕一眼,笑意更深,只开口道:“表妹难道希望她活着吗?云曦死了,大家都安心不是?”

    杨柳说完便扭着细腰抬步去了云曦的院子,云婕蹙了蹙眉,她自是希望云曦能死,但愿她这个表姐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才好!

    沈静歌和国公府大夫人听闻了此事,连忙小跑去了云曦的院子,沈静歌急得不行,大夫人也心中焦虑,云曦还不能死!

    上官茹知道司玉今日会收拾云曦,却是不知道她会具体用什么办法,此时听到云曦遇害,她只以为这是司玉的计策,更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!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便只是单纯的看热闹,比如韩素儿和云娴,两人闻后相视一笑,挽着手便走向了云曦的院子,仿若逛街一般。

    当众人迈进云曦的屋子时,顿时都被吓傻了!

    床上何止只有一人,竟是还有三名男子,皆是赤裸着身体,画面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女子披散着头发,身上不着寸缕,此时正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,而她的后面则是还压着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垂下的手臂还带着一串鲜红若血的手串,肌肤雪白的刺眼,上面却全是青紫的痕迹,整个床榻凌乱不堪,完全可以想象之前激烈的战况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他们的胸口都有一个血窟窿,满床的鲜血,顺着他们的身体滴答答的流落地上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立刻有夫人捂住了自己女儿的眼睛,不让她们看到这脏脏血腥的一幕。

    云娴先是一愣,随即冷笑说道:“真没想到大皇姐看起来那么端庄,却是这么浪荡!居然敢在寺庙做这种事,真是报应啊!”

    沈静歌早已经脸色发白瘫坐在了地上,眼泪不受控制的汩汩落下,终是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将沈静歌放在了外室的榻子上,大夫人皱眉看了看床上的场景,抿了抿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如今辩解又有什么意义,即便是被人所害,终究也是失了名声。

    “天哪!云曦表姐怎么会做这种事,我不信,我不信……”上官茹做出一副惊怔的模样,心里却是狂喜,没想到司玉这么狠,毁了云曦的清白还不够,还要取了她的性命!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一了百了以后再也不会见到云曦这贱人了!

    不过上官茹有些奇怪,怎么没看到司玉呢,这是她一手策划的,应该来看好戏才对啊!

    不过上官茹很快就将心底的疑惑忘得一干二净,心里只剩下得意和狂喜。

    杨柳也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一幕,她本就是想派人取了云曦的性命,却是没想到云曦竟然还有这等嗜好,看来果真是个淫荡的小贱人!

    “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,谁能想到往日里端庄得体的长公主竟是喜欢与男子私通,而且还不是一人,这可真是旷古奇闻啊!”

    杨柳尖着嗓子,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,其他的夫人小姐虽是不敢说什么,却也是心中嫌弃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这绝对不是大皇姐!”只有云茉一人斩钉截铁的说道,眼眶气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还有谁?怎么,你的靠山倒了,你便伤心了?”云娴鄙夷的看着云茉,毫不留情的嘲讽着。

    “云娴,大皇姐是我们的亲姐姐,你怎么能这般的败坏她!”云茉第一次大声嚷道,云娴一愣,片刻后却是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云娴走上前去,狠狠地抽了云茉一巴掌,声音清晰响亮,云茉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娴,“看什么看,你要是舍不得,就跟着她一起去死啊!”

    云茉的脸红肿了起来,她捂着脸,红着眼睛看着云娴,周围那些或是无视或是嘲笑的眼神,狠狠地刺痛了云茉的心。

    她也是夏国的公主啊,难道就因为她母妃身份不高,她不得父皇喜欢,便可以让人随意打骂吗?

    一颗憎恨的种子在云茉的心里悄然扎根,凭什么?凭什么!

    “你还敢瞪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云娴还要动手,却是突然听到外间的沈静歌惊喜的喊道“云曦!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以为沈静歌莫不是悲痛过度,疯了不成!

    可是紧随的是云曦那独有的清冷之声,“静姨,你怎么在这?刚才寺中的响动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众人脸色一变,有些胆子小的缩了缩脖子,惊恐的问道:“莫不是有鬼?”

    “胡说!这里是寺庙,如何会有鬼?”

    正在众人心中生疑之时,却是只见云曦从屋外缓步踏来,看着屋内的众人,又抬头瞥见了床榻上的场景,不由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?若不是你,那人又是谁?”上官茹睁大了眼睛,看着云曦衣冠工整,哪像是有事的模样,顿时便慌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曦看了那侍卫长一眼,那侍卫长立刻有了一种死里逃生之感,只要云曦没事,他最多不过丢了官职,却是不会有性命之忧!

    侍卫长走了上去,将那女子的头发拨开,众人一看,却更是惊诧不已,那竟是司玉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不应该这样的啊……”上官茹小脸一白,脱口说道。

    见众人看着自己,上官茹才连忙说道:“晚食我们还是一起用的,怎么会一转眼就……”

    杨柳气得脸上抽搐了几下,云曦竟然没死?

    “长公主是不是该解释一番,您为什么没在屋子里,二小姐和那三个男子又如何会是在您的床榻上?”

    上官茹转了转眼睛,连忙说道:“是啊云曦表姐,您的房里如何会有三个男子?”

    即便云曦没死,她也一样要败坏云曦的名声!

    云曦却是并未说话,云泽开口道:“阿姐今日不舒服,午时睡多了,晚上又难以入眠,本宫便陪着阿姐去与玄宏大师探讨佛道!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可不能说谎啊!”杨柳看着云泽,眼神凌厉。

    “放肆!你不过一个世子妃,便是这般态度与本宫说话吗?”云泽厉声说道,小小年纪竟是已有了王者的威严。

    杨柳语凝,却是只得咬咬牙不敢再多话,否则这顶撞储君的罪名也足够她受的了!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不信本宫的话,可以尽管去问玄宏大师!”云泽现在也练就了说谎不脸红的本事,越是说谎,便越是坦然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屋内的场景,却是手指冰凉,若是阿姐今日没有出门,那……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!还请大人给四位施主留些尊严,让他们安心离去!”

    侍卫长看了云曦一眼,云曦点头,侍卫长便命人将那几人放平,又都盖上了衣物。

    “玄宏大师,刚才您可见到长公主了?”杨柳不肯相信,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长公主太子殿下与老衲探讨佛法,却是不想竟是发生了这等事情,看来定是老衲德行不足,这般才惹怒了上天啊!”玄宏大师坦然说道,众人闻此,便一丝疑惑都无。

    云泽眼神一冷,语气森然的说道:“此事与玄宏大师何干,本宫看这分明是自作孽不可活!”

    众人不解,云泽却是冷声说道:“这司玉带着三个男子来长公主房中意欲为何?若不是长公主与本宫碰巧出去,岂不是中了毒手!

    依本宫看,定是这三个贼人看长公主不在,对司玉心生了恼意,便临阵反戈。

    却是不想,今夜事态不平,竟是还有人买通刺客,意欲行刺,还真是善恶有报!”

    云曦并未来得及将事情尽数告知云泽,他却是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,果然是越发的长进了!

    “太子怎么知道这三个男子是司小姐找来的?”杨柳不依不饶,心里懊恼的要命,她费了这般的功夫,竟是没伤到云曦分毫!

    “若不是这司玉心中有鬼,为何偏偏是她出现在长公主的房内,而不是世子妃,或是其他什么人呢?”云泽扫了杨柳一眼,对于这些想要害他阿姐的女人,他都憎恨厌恶!

    杨柳没想到往日里看起来十分和善的云泽,今日竟是会这般的难缠,一番话说得她完全没有了回嘴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突然说道:“司小姐戴的手串不是司老夫人送给长公主的那个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看,纷纷点头称是,之前司玉便借口忘了,许久才将这手串送给长公主,还一副很是喜欢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几日司玉也的确是一直在挑衅云曦,却是每次都被云曦修理一番,难道她便是因为这般就怀恨在心,想要谋财害命,却是害了自己?

    众人已经将这猜想变成了肯定,心里对司玉皆是厌恶嫌弃。

    “长公主,那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侍卫长躬身问道,云曦看了一眼,开口说道:“立刻派人回长安城去请京兆伊,你封锁这里,不准外人出入,明日一早便启程吧!”

    云曦平静的说道,云淡风轻,处事不惊,一身凤华远非他人可比!

    云婕却是暗暗攥拳,都怪杨柳擅作主张,如今行程提前,她还要费神好一番谋划。

    云茉眼眶含泪的看着云曦,紧抿着嘴唇,云曦注意到云茉的脸上有红肿的指痕,眸色一冷,厉声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谁动的手?”

    云茉眼中的泪珠噼里啪啦的落下,云曦见此立刻望向了云娴,扬声道:“云娴,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云娴被云曦那威慑的目光吓得不断后退,却是咬着牙说道:“是我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道歉!”云曦只吐出两个字,却是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

    “乐华!”云曦声落,乐华便一把将云娴揪了出来!

    云娴尖声叫嚷着,“你个贱婢,你居然敢动本宫,本宫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乐华却是一点不在乎,只将云娴扯至云茉的身前,云曦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娴,薄唇轻启,冷冷说出两字,“道歉!”

    云娴还想说什么,乐华手上的力度突然加重,云娴立刻疼的呼出声来。

    韩素儿刚一开口,便被云曦一个冷冷的眼神所慑,“本宫在管教自己的姐妹,外人还是莫要开口的好!”

    云娴手腕疼的要命,眼眶盈泪,却是只得咬牙说道: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乐华松开了手,云娴只觉得自己丢了脸面,立刻头也不回的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众位夫人小姐也都回去休息吧,明日一早便要启程了!”云曦冷声说道,众人不敢再久留,都连忙离去。

    大夫人说了些不痛不痒的话,见云曦没有什么心情应对,便带着上官茹离开了。

    上官茹和杨柳一众人虽是不甘心,却是也无可奈何,只一个个满心失落的离开。

    云曦看着云茉那红肿的小脸,眸色一软开口道:“伤处可还疼,我让宁华给你擦些药膏,免得留下痕迹。”

    云茉娇弱的点点头,心里记恨云娴霸道,又怨恨自己无用,若是自己也有大皇姐这般的手腕,是不是也就无人敢欺凌她了?

    “五妹,你先回去休息,我一会儿免不了要去打扰你!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云茉先回去收拾一下床铺等着大皇姐!”

    两人携手出了内室,沈静歌却是还未走,仍然在外间等着云曦,她的脸色虽然不像刚才那般的苍白,却仍是不怎么好看,可见刚才是真的伤心悲痛。

    云茉有些羡慕的看着,就算大皇姐失了母后,却还是一样有这么多人关心她,只有自己才真的是举目无亲。

    云茉垂了垂眸子,落寞伤感的离开,心中不禁为自己的命运所担忧。

    沈静歌见四下无人,才一把抓住云曦的手,嘴唇颤抖着问道:“云曦,是不是司玉她要害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云曦未答,却是不置可否,“静姨,我扶你回院子吧,明早便要启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曦,你告诉我,我想知道!”沈静歌却是执着发问。

    云曦叹了一口气,却是并不打算这个时候说明,“静姨便不要想她了,这次回去之后,云曦会去司府找静姨,也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静姨!”

    沈静歌闻此点了点头,她摸了摸云曦的乌发,自责的说道:“今日若不是你命好,我可真是无脸去见你的母后了!

    司玉那般恶毒死不足惜,你今日也受了惊吓,好好休息,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云曦点点头,沈静歌不许云曦相送,云曦便只看着沈静歌的背影,眼眸低垂。

    静姨,对不起,云曦要辜负你的疼爱了……

    寺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这一夜自是没人睡好,终于心惊肉跳的熬到了清晨,各府便纷纷开始收拾东西,一心只想快些回府。

    那些小姐本是想着出来散心,结果反而没了心情。

    京兆伊知道此事,连夜便骑马赶来,云曦只吩咐验尸之后,便将司玉的尸体送回司府,便踏上了马车,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云曦和云茉都心有所思,便是云茉也不像初来时那般的开怀,两人都是微蹙柳眉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喜华探出身子,开口询问,外面的侍卫立刻来报:“回长公主,前面有棵巨树横在了路中间,属下们正在想办法移开巨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