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萤火虫之森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二十二章 萤火虫之森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不动声色的收回了右手,看着左手腕那鲜红如雪的手串,幽幽开口问道:“这是司老夫人所赠?”

    “自是,这等好东西臣女自是无缘所得,祖母还真是喜欢长公主,一点都不吝啬!”司玉笑的明媚,心里却是在冷笑。

    就算是长公主如何,见到好东西不也是一般模样吗?

    既然你这般喜欢,就让它送你下地狱如何?

    “是啊,司老夫人对本宫的确很是优待,这次回城之后,本宫必会携厚礼登门拜访!”云曦语气森森,司玉听的心中一凉,想到了什么却是倏然一笑,复又说了几句好话。

    沈静歌哪里会想到这手串有问题,捧起云曦的手腕,笑着说道“长公主的皮肤还真是莹白如玉,这手串的确很配公主!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围了上来纷纷赞叹,云曦没有声张,只垂落了手臂,趁机将手串摘了下来,包在了衣袖中,没有接触到肌肤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云曦扶额,微微蹙眉,司玉立刻问道:“长公主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有些头晕,想必是午时中了暑气,没有完全休息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长公主快回去休息吧!”司玉关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曦冷眼瞥了司玉一眼,却只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,“大舅母,静姨,云曦先回去休息了!”

    “大皇姐你怎么了?云茉扶你回去吧,我可以照顾大皇姐的!”此言一出,司玉却是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们放心,我休息一会儿就好!”

    “对啊五公主,长公主睡上一觉便好,您若是去了,长公主反而休息不好呢!”司玉连连附和,恨不得赶紧将云曦送进屋内。

    沈静歌没有理会司玉,只嘱咐了云曦几句,才担心的看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刚一回到屋内,云曦便拿出了那个手串递给宁华,宁华接过一闻,顿时大惊失色,连忙找出了几颗药丸给云曦服下,自己也服下了两颗。

    云曦没有过问,便仰头服下,这药丸有薄荷的清香,微微苦涩,服用之后却是让人觉得提神醒脑,舒服的很。

    “这腌臜物件怎么会到了公主的手中?”宁华少见的有些气怒,双眉紧蹙,嘴唇紧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宁华,这手串难道是有毒吗?这手串可是司老夫人给的啊!”喜华睁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手串。

    她本是还为公主感到开心,想着公主未嫁过去就得了夫家的看重,却是不想……

    “这手串无毒,却是比毒药还有邪恶!”宁华性子最好,往日里从没有与人生气的时候,今日却是双眉紧蹙,脸色都被气得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宁华,这是什么?你如实告诉我便好……”

    宁华深吸了两口气,看了云曦一眼,才开口说道:“这手串浸的东西叫美人醉,说难听一些便是春药的一种!

    若是中了这个东西,不出一个时辰便会浑身软绵无力,思绪空白,就像做梦一般,所以才叫做美人醉!

    这是上等的春药,不会伤害身体,药劲过去以后也不会让人探查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宁华握紧了双拳,没有再说下去,云曦却是听得明明白白!

    若不是她用白玉扳指探查出来,便会中了这美人醉,介时无力反抗,定会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没想到司老太太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退掉她和司辰的婚约,一丝都没有想过她会遭遇的处境,还真是自私到极致!

    “她怎么能这么对公主,我们去告诉司夫人吧!”喜华气得怒不可遏,看着那手串恨不得立刻毁了它!

    云曦冷眼看着那手串,墨色的眸中泛着一抹冷戾的寒光,“如何能这般就算了?司玉一直对我出言挑衅,如今竟是还敢做这等险恶之事,我若是不备上一份厚礼,岂不是显得我不懂礼数!”

    “公主想如何来做?”

    三人围在了云曦身边,听着云曦慢慢道来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司玉紧随而出,她藏在暗处,一直观察着云曦的屋子,直到屋内的烛火熄灭,喜华几人也都出了屋子,司玉才扬起一抹笑意,转身融在了夜色当中。

    暗处的玄宫和玄羽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,因着之前冷凌澈便说过要暗中保护,尽量不要让云曦察觉,玄宫便留在玄羽在此处,自己则是去询问冷凌澈是否需要出手。

    冷凌澈闻后,眉头稍动,只开口应道:“既是她有准备,便由着她去好了,你们只要在暗处保护她便好。”

    玄宫正欲退出,冷凌澈却是开口道:“让玄商派人去南国,势必要查出是何人在夏国行动!”

    若真是那个男人,他没有斩草除根,痛下杀手,便一定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!

    “是!属下这便去安排!”

    冷凌澈眸色微冷,看着不停跳动的烛影轻轻叹息,他与云曦的路已经很是艰难了,切不能再出现任何的变动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司玉穿着一件大斗篷来到了后山处的一间小草屋,里面正坐着三个男人在喝酒划拳。

    这三人穿着最普通不过的麻布衣裳,挽着袖子粗鲁的喝着酒,见到司玉开门而入,几人的眼睛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这三人喝了不少的酒,此时都是醉意醺醺,看着司玉那玲珑的身姿开口道:“呦,竟是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美人,我们兄弟还真是艳福不浅啊!”

    司玉被吓得小脸一白,却是深吸了一口气,抓紧了斗篷上的帽子,遮住了自己的容颜,厉声开口说道:“大胆,居然敢对你们东家这般的无礼!”

    “东家?我们的东家可是个男子,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小娘子?”男人调笑道,眼神赤裸的打量着司玉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也不想要那三百两银子了?”

    三人一听才相信了司玉的话,司玉这般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看着眼前这三个粗鲁的男人便觉得恶心,可是一想到一会儿的好戏又觉得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司老太太并没有找那些江湖帮派,帮派势力大,一般也只会接杀活,像这种会留下把柄之事,他们绝不会做!

    而且那些帮派一定会详查东家的身份,以后难免会牵连到司府,可是这些地痞无赖就不一样了,他们看的不过是那点银子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还有些脑子,开口说道:“这寺里都是贵女,我听说还有公主皇子,我们兄弟做完可还能全身而退?”

    司玉心中冷笑,却是开口说道:“让你们做的便是我们府里的事,自会保你们平安!

    而且给了那小贱人教训后你们便可以走,只要你们自己不耽误功夫,自是没人能看见!”

    三人一听,也心觉如此,既能尝到美色,又能得了银钱,还真是美事一桩。

    司玉的眼里闪过冷光,有那血玉珊瑚手串在,他们便是想走也走不了,介时便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发现与云曦的通奸,想想还真是让人期待啊!

    而这三人也别想活了,玷污当朝长公主,砍头都是小罪,不过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东家是谁,她也不用担心他们反水。

    司玉越想越开心,这几日她可是没少被云曦欺负,今日她便要彻底毁了云曦!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们千万不要起了怜香惜玉之心,你们把她弄的越惨,我给你们的银子便越多,若是你们还能毁了她的脸,我便给你们一千两!”

    司玉说的痛快,反正这些人都要一死,这些银子也不过是她随口一说而已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听闻之后更是面露喜色,一千两银子,够他们享受一辈子了!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放心,我们三个绝不会白拿小姐的银子,一定会好好的折磨她,让她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小姐放心就好,以前就算是逛窑子,那些婊子也都金贵的很,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随意发泄的机会,我们哥几个怎么能错过呢!

    再贞洁的烈女,我们也会让她变成荡妇的!”

    这些恶俗的荤话落在司玉耳中,却是并没有让她觉得作呕,反而是笑意不断。

    云曦,我送你的这份大礼,你便好好享受吧!

    因着寺中的女眷都是长安城中的贵人,所以即便是本寺僧人也不得靠近女眷的住所。

    而那些侍卫也都只守在寺中,同样不得靠近,反倒是给了司玉他们行事的方便。

    他们绕着后山的小路,摸回了院中,时辰已是不早了,各个院子的烛火几乎都已经熄灭了。

    司玉指着其中的一间房子,开口说道:“就是这里,此时只怕她正是寂寞难忍呢,你们速速去吧!”

    三人刚迈进屋子,司玉便连忙合上了门,将耳朵紧紧的贴在门上,只听到里面不知是谁抱怨了一句太黑了,便再也没有了声响。

    司玉将耳朵贴的更近了,里面却还是寂静无声,司玉心中生疑,这是不是有些太安静了?

    “司小姐在听什么呢?”一道清冷威严的声音在司玉的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嘘!”司玉连忙不耐烦的摆着手,却是突然身子一僵,不可置信的转身。

    云曦一身正紫色衣裙,额间坠着一抹紫色的水晶,在夜色下熠熠发光,却是不及那双宛若皓月般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司玉顿时脸色发白,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宫觉得有些昏沉,便出来走走,二小姐在本宫门前做什么呢?”语气微扬,墨色的杏眸缀满了寒光,比那天上的冷月还要凉上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臣女只是担心公主,便特意来看看,既然公主没事,那便早些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司玉向里面望了一眼,神色担忧,生怕里面的三人会发出声音,惊动了云曦。

    “既然二小姐来了,便与本宫一起去里面坐坐吧……”云曦说罢便作势要挽着司玉的手臂,司玉却是猛地甩开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公主既然身子不爽利,臣女怎么能打扰呢,公主快回去休息吧!”司玉显得有些焦急,恨不得将云曦推进去算了。

    “本宫的身子已经好了,二小姐何必这般心急呢?漫漫夜色,一人岂不无趣?”

    司玉这般才注意到,云曦双眼清明,哪是中了招的模样,可是她在斋房明明就已经中了媚药啊!

    云曦扬唇一笑,冷冷开口,“你放心吧,那三个人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,直到……二小姐进去以后!”

    “你!你……”司玉脸色灰白,一步步的向后退去,却是突然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司玉回头,却是看到乐华正用一双满是杀气的眼睛盯着自己,那狠戾的眼神吓得司玉要立即张嘴尖叫,却是被乐华用一方帕子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这美人醉这般的珍贵,本宫怎么敢独享呢?还是借花献佛,如数相还吧!”

    司玉只记得自己最后只看见一抹冷笑,不阴森、不凌厉,却是透着死亡的冷气。

    司玉像一瘫烂泥般倒在了地上,乐华狠狠地踹了一脚,恨不得立刻杀了司玉。

    “把她扔进去吧,她费了这般大的手段,如何能让她失望呢!

    这手串既然是司老夫人精心准备的,便送给她的孙女吧!”云曦淡淡开口,冷漠的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宁华有些担忧,“公主,这里毕竟是您的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,扔进去吧!”

    云曦说完便转身离开,不愿再多留一步,为了静姨和司辰,她不会对司府赶尽杀绝,可是这司玉她绝不会放过,就算是她给司老太太的一点警告吧!

    夜色微凉,云曦走到了之前他们一起去的那个小湖泊处,夜色融融,这里又是一番别样的景致。

    草地墨黑,已看不清那些盛放的小花,可是湖面却是要比白日还美上几分。

    湖面波光粼粼,泛着一层银色的光泽,有风荡过,湖面仿佛是一条银色的绸缎,随风而舞。

    云曦看着湖面静静的发呆,为什么每个人都是这般的自私,为了自己的利益,便可以无所顾忌的去害人?

    云曦正是出神,背后突然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,乐华立刻警惕的站在云曦身前,云曦眯了眯眼睛,却有些诧异的说道:“冷公子?”

    冷凌澈也是有些惊诧的模样,微微蹙眉道:“云曦?你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乐华见是冷凌澈,便退让开来,云曦想到刚才的事情,看着冷凌澈一身白衣胜雪,想着还是不要与他说那般肮脏龌龊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出来走走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冷凌澈自是知道云曦在此,却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今夜难眠,便想着来此处看看夜景如何。”

    两人心照不宣的看着湖面,谁都没有言语,忽然一阵风荡起,惊起了一群萤火虫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仿若天上的星辰碎裂,无数星光倏然洒落,仿若星河汇聚,万光浮现。

    云曦一时睁大了眼睛,她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萤火虫,那飘摇摆荡的点点碎光,美的如此梦幻,如此神秘,如此震撼!

    “本将秋草并,今与夕风轻。腾空类星陨,拂树若生花。屏疑神火照,帘似夜珠明。逢君拾光彩,不吝此生轻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心中一荡,侧头看向了冷凌澈,洒落的萤光却是都不及他一人的光华,区区萤火,何敢与日月争光?

    “逢君拾光彩,不吝此生轻……”云曦心中默念,思绪却是百转千回,在他心中竟是已将自己引为知己了吗?

    可是,她可有这个资格?

    正在云曦思虑之际,突然寺庙中钟声阵阵,本是一片漆黑的寺内忽而灯火大盛,好似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云曦眉头一蹙,不知又发生什么事了,两人相视一眼,点了点头,便先行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冷凌澈一人白衣垂立,看着那被惊得四处逃散的萤火虫,轻轻的挑起了嘴角,如仙,似魅,并不在意前面发生何事,只一人淡然回味着刚才的美好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附:文中的萤火虫之诗是南朝萧绎的咏萤,诗尾处是以萤火虫的口吻,表示只要遇到知音,不惜燃尽自己微薄的光亮,只为换君一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