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年相识,念卿芳名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年相识,念卿芳名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云曦让宁华继续跟着云泽,注意他日常的吃食,免得有人暗下毒手。

    睡前,云曦又细细嘱咐乐华,一定要注意周围的响动,可是无论听到什么都不得离开!

    乐华见云曦神色肃然,一时更是紧张,连连点头与喜华住在外室的榻上,时刻注意着门外的响动。

    不是云曦多心,她只隐隐觉得在佛光寺的这段日子必然不会轻松!

    云曦心有所思,过了许久才缓缓睡去,这一夜竟是平静安宁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晨,寺内的钟声响起,众人都连忙起身梳洗,不敢有丝毫懈怠,这来佛光寺祈福是太后的旨意,她们若是有所懈怠岂不是对太后不敬?

    用过早食,夫人小姐们便赶来了大殿,依次坐好,聆听玄宏大师的佛音。

    云泽和冷凌澈他们坐在一起,顿时便有不少少女的视线都飘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曦却是听得十分认真,她觉得玄宏大师是个有大智慧的人,每句话都引人深思。

    甚至她觉得玄宫大师不仅是在讲佛法,更像是一位长者,传授着他对生活的看法和经验。

    很多小姐都坐不住,她们出来是想游山玩水的,哪里愿意坐在枯燥的佛堂,好不容易挺到了用膳的时辰,这些小姐恨不得立刻飞出去,却还是要等着云曦一众公主皇子先行离开,才紧随而出。

    午膳之后便是自由的时间,也是这些小姐们最为期待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那些有什么心事倾诉,或是有什么心愿未成的人皆可以向玄宏大师求解。

    那些小姐们正值青春年少,哪里会有什么问题,多是夫人们心里有解不开的结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刚要抬步离开,司玉立刻走上来说道:“长公主,臣女的兄长正在前方领兵打仗,难道公主不应该为兄长祈福吗?”

    司玉语落,众人都不由得望向了云曦,云曦有些诧异,为何这司玉每次都要提及司辰,就仿佛是在挑拨离间一般!

    难道这次司玉出来,司老太太给她的任务便是毁了她与司辰的婚事?

    云曦心里略有无语,其实她很想告诉司老夫人,自己也想退了这门婚事,她不必费这般的气力。

    可是司辰此时尚在外领兵,她还是应该等他回来再与他言明。

    云曦看了司玉一眼,即便这婚事迟早都是要退的,可是这不代表她可以任由司玉挑衅!

    “司辰将军是百年一见的将帅之才,此次自会凯旋而归。

    可是念及二小姐这般的心忧兄长,不若你便在佛祖面前跪上一日,想必佛祖垂怜,定会让司辰将军早日大胜!”

    司玉闻后退了一步,有些恼怒的说道:“凭什么让我跪,你怎么不跪?”

    司玉此言一出,众夫人小姐都眼神怪异的看着她,不过一个庶女怎么敢与长公主这般说话?

    云曦却是未恼,徐徐开口道:“你是司辰将军的妹妹,是至亲之人,佛祖自会感怜,可是本宫……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    众人了然,虽然云曦和司辰有婚约,可是尚未成婚,终究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云曦最是守礼,那些夫人不由点头称赞,心里对司玉更是不屑,庶女就是上不得台面,一点规矩都不懂!

    云曦嘴角一扬,笑意柔和,“怎么,难道二小姐不担心司辰将军,便是连祈祷都不愿?”

    看着周围那越加鄙夷的眼神,司玉狠狠地攥着拳,心里更是将云曦恨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她若是不跪,自己只怕就要背上一个不念手足的骂名。

    司玉沉了一口气,嘴角不自然的咧了咧,只得僵硬的说道:“臣女便是这般想的,既然长公主不甚方便,臣女便自己为兄长祈福就好!”

    云曦笑意更柔,墨眸含光,微微颔首,轻声道:“二小姐果然有心,不过二小姐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跪到晚食的时辰便好,切不要伤了身子!”

    云曦说完便转身离开,司玉却是恨的浑身发抖,她本是想要做个样子,跪一跪便起来,如今却是要跪上半日,真是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沈静歌见此只瞥了司玉一言,她把云曦当做女儿一般,这司玉却是不识好歹,真是该罚!

    冷凌澈见此只略略的勾了勾嘴角,云曦这般不肯吃亏的模样,真是极其可爱!

    冷凌澈看见云泽跑向了云曦的方向,正欲抬步而去,却是突然被人拦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冷先生,我有些课业上的问题想向您请教……”韩素儿脸颊微红,眼眉低垂,轻声细语的说道。

    冷凌澈微微蹙眉,稍稍避开了些距离,笑意温纯,淡声道:“四公主与五公主成绩颇好,韩小姐可以向两位公主请教一番。

    在下答应要教授太子殿下棋艺,今日便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冷凌澈转身离开,衣摆蹁跹,似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兰香之气弥漫进了韩素儿的鼻腔,让她只觉得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冷凌澈向云泽的方向走去,韩素儿只拧着帕子,低声唾道:“该死的云泽,与你那皇姐一般都是个喜欢坏人好事的!”

    “冷先生!”云泽一见冷凌澈便开心的挥手唤道,丝毫不知情自己刚才做了某人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“冷先生,我与阿姐正想去湖边走走呢,不如我们一起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轻轻一字,笑意潋滟,便如这垂柳拂风,清逸难言。

    “冷公子刚才看起来很忙,倒是未料公子竟是这般轻松便脱身了……”云曦的眼里难得的带着促狭,竟是少有的说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冷凌澈一怔,却是十分喜欢云曦这般轻快的模样,这才是一个少女应该有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在下可否认为,公主是在嘲笑冷某?”

    两人皆是相视一笑,却不再多语,在云泽的催促下,三人向山坡走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,开着一些不知名的小花,没有任何人工的雕琢,却是比宫里那些花草的颜色要更鲜艳几分。

    云泽刚一到山坡上,就撒欢的跑了出去,云曦只得无力的喊道:“泽儿,你小心些!”

    云曦让乐华跟了上去,摇头叹道:“往日里看起来像是个小大人,如今刚一出宫,便也玩性大发了!”

    冷凌澈垂眸看着云曦,眸色微荡,“太子殿下本就年幼,能保持着孩童心性,说明公主将太子殿下照顾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云曦扬唇轻笑,冷凌澈心里却是泛起了怜惜,“若是长公主也能与其他的少女一般心无忧虑,那便更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的笑意落下,缓步走至湖边,看着湖里映着的垂柳美人图,却是苦笑道:“你我之人如何能心无忧虑?”

    两人一时静默不语,喜华和乐华都跑到了不远处采野花,捉蝴蝶,两人欢笑打闹,倒是自在。

    云曦见此舒然一笑,其实只要身边人欢喜,她便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着绿油油的草地,这鲜艳的绿甚是讨喜,心里也只觉得无比的轻松,竟是合裙而坐。

    冷凌澈也坐在了云曦身边,碧湖、绿柳、花香、蝶舞,两人虽然隔着一段距离,地上的影子却是紧紧相依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看着湖光山色,云曦抬起头,看着冷凌澈那淡逸俊美的侧脸,动了动眸色,开口道:“再过不久便是父皇的寿辰,各国使臣都会派遣使者来贺,楚国……也会派人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只是不知道此次会派谁而来。”相比云曦的小心翼翼,冷凌澈却是显的极其淡然,甚至是显的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想看他们,我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,凌澈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!”冷凌澈笑着开口,眼神宠溺又藏着好笑的光。

    自己到底是哪里让她觉得这般柔弱的?

    这是冷凌澈第一次与云曦自称“凌澈”,云曦一愣,却是并不反感,反而低头羞涩一笑,“看来我的确是有爱操心的毛病!”

    云曦只是不想让冷凌澈见到那些人,勾起他心中不好的回忆,只是她自己都尚未察觉,她对冷凌澈已是越发的关切和小心。

    “公主,凌澈……感到很幸福!”冷凌澈凝眸看着云曦,珍重认真、一字一顿,深情缱绻。

    云曦第一次直视着那双比她还要漆黑的眸子,明明是最深沉的颜色,可是嵌在他的眼中却偏偏是那般的澄彻温暖。

    墨色的眸,跳动着橘色的光,灿若星辰,瑰若宝石。

    “不知公主可还记得,在宫中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?”

    云曦点点头,她自是记得,只是没想到他竟也还记得。

    那时她的母后刚刚逝去,宫中的人对她和云泽都心有轻视,可是那时她就发誓会比任何人都要活的尊荣,她不仅要护住泽儿,更要助他登上帝位,再无人可欺!

    可是那时她忽然听闻楚国锦安王府竟是将嫡子送来做了质子,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,她竟是对这个素昧谋面的楚国质子心生了怜惜。

    她跑去了大殿上,看见了那个身材清瘦,脸色苍白的男孩,她不明白为什么天下的父亲都这般的狠心!

    她等着他出了大殿,走到他身边安抚他,支持他,告诉他一定要挺住,不能让那些坏人得意!

    她偷偷的给了他一些银钱,恐他会受了欺负,饿了肚子……

    “你那时可未与我说上一句话!”那时他只是紧紧的握着她的钱袋,用那双明亮的眸子诧异怔然的看着她,却是未启唇说出一字。

    冷凌澈看着云曦那有些怨怪的模样,眼角坠笑,“我那时所见最多的便是嫉恨与嘲讽,”关切“是我当时最不敢想象的字眼。”

    云曦嘴角笑意苦涩,也轻声叹道:“是啊,那时我最怕的不是她们的迫害,而是那些藏刀的笑意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哪个笑是真的,那些关怀是致命的,所以那时我只能相信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世上的缘分一向是奇妙的,就像云曦和冷凌澈,他们的处境和遭遇竟是如出一辙的相似。

    谁说世上没有一个人是真的了解另一个人,他们是两个毫无关联的躯壳,却是在承受着同样的磨难。

    “公主,我以后,能唤你的名字吗?”他望着她,即便是这样简单的事,他却是都要问的小心翼翼,让她只觉得心中酸涩。

    云曦点点头,笑容粲然,粉唇轻启喃喃一字,“好!”

    “云曦!”

    单单念出她的名字,他便等了十年之久,云曦,云散华曦,多么美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云曦!”他复又念了一遍,这是他第一次在她的面前唤她的名字,他终于不用再生疏的唤她为“公主”!

    云曦也有些惊讶,不知为何,自己的名字从他的唇瓣中说出,竟是带着摄人心魄的魔力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眸色交融,似有一道不同寻常的情愫无息而生,无声蔓延……

    “阿姐!”

    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,云曦连忙收回了视线,起身迎了上去,而身后那道深挚的目光却是久久未落。

    云泽将手中的花环戴在了云曦的头上,这里没有什么名贵的花草,头上的花环也不过是用一些五颜六色的小花挽成,却显得甚是灵气。

    “冷先生,你看阿姐漂不漂亮?”

    冷凌澈眸中含笑,轻声道:“极美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笑着拍手道:“那是,我阿姐的美是倾国倾城倾天下,绝对是天下第一美人!”

    云曦无奈一笑,冷凌澈点头附和,他们皆是笑的轻松欢喜,即便是多年以后回忆起来,这也是他们难以忘记的时光……

    用过晚膳,云曦又与大夫人和沈静歌相聊了一会儿,直到月上树梢,她们才各自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今日怎么没见五公主?”路上,云曦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公主,五公主今日好像有些不舒服,青月将饭菜打回了屋子,五公主并没有出来用膳!”喜华连忙开口回道。

    云曦皱了一下眉,遂开口道:“我们去看看吧,若是哪里不舒服,也好让宁华看看!”

    宁华点点头,几人语落便抬步去了云茉的院子,可是灯火已熄,看来她是已经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那我们今日还要探望五公主吗?”宁华轻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夜就先不去吵她了,明日再看吧!”云曦记得云茉明明很是期待这次的行程,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低落的呢?

    四人回了屋子,喜华为云曦铺着床铺,宁华正想去给云曦打水,却是突然眸色一惊。

    宁华几乎整日围着草药打转,有些草药自是要通过嗅觉分辨,所以宁华的嗅觉十分的敏锐。

    她嗅到了这屋子里面有血腥的味道,虽是被人用什么草药试图掩饰过,可是她还是闻到了!

    宁华一遍装作整理东西,一边四处看着,果真发现了地上有两点暗色的痕迹。

    宁华看了一眼衣柜后面的空间,心里却是越发的焦急。

    宁华拿着铜盆,却是迟迟未动,喜华铺好了床铺看见宁华发呆,不由得打笑道:“宁华,你做什么呢?傻了不成,你若是想偷懒,我去就好了!”

    喜华作势要拿起宁华手中的铜盆,宁华却是开口说道:“公主,我们还是去看看五公主吧,奴婢有些不放心!”

    宁华极力掩饰着语气中的轻颤之声,眼光几近请求的看着云曦。

    云曦眼睛一眯,心里有了个大概,点头说道:“好,本宫也有些放心不下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喜华虽是不解,却是没有说什么,乐华更是不在意,她只要跟着云曦就好。

    云曦正想迈步离开,那柜子后面忽然窜出一道黑影,在乐华拔出匕首的瞬间,那人却是一把抓住了云曦,狠狠地掐着云曦的脖子,阴森说道:“谁若是敢动,我便要了她的命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是一大章,所以就一更啦!

    上架的日子不会远啦,但是这个月是排不上啦,你们不要打我,我也不想哒┭┮﹏┭┮,相信我不会更远啦,毕竟已经23万字啦,我们一起加油坚持一下,(づ ̄3 ̄)づ╭?~爱你们,么么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