畅阅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> 第一百一十章 成长

盛世红妆: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一十章 成长

一秒记住【畅阅小说网 c-ccccc.cc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看着云涵的背影,讽刺着冷声说道:“不过一个庶出的公主,也敢这般的趾高气昂!”

    “云曦,这二公主城府颇深,虽然这次她未得什么好处,可是你不得不防!”沈静歌蹙眉说道,面露忧色。

    “外祖母,静姨你们就放心吧,云曦绝不会冒险,这次也是有了万全的准备才敢这般。”

    国公夫人和沈静歌好一番叮嘱,才颇不放心的离开。

    冷凌澈一直站在原地,见云曦望过来,两人相视一笑,点了点头,算是云曦向他报了平安,这般冷凌澈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荣宁跟在冷凌澈身边,对今日的事情仍是意犹未尽,“冷兄,这夏国中也太热闹了,这一波三折的真是晃人眼球,你说长公主真的是什么天命所归吗?”

    冷凌澈温润一笑,并不回答,只开口说道:“荣兄还是不要再提及今日之事的好。”

    荣宁也不傻,今日夏帝丢了脸面,他们的确更应该小心才对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众人皆已离去,云娴和云兴却像是两只惊弓之鸟,脸上哪里还有曾经的得意张扬,有的只有对以后未知的茫然和无助。

    云曦的心中没有一丝同情,当初母后逝去,她只有六岁,而云泽不过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,谁曾念着她们的无助可怜?

    都说冤冤相报何时了,可是有怨不报才是枉为做人,她小心翼翼隐忍筹谋了十年,如今也该慢慢讨回血债了!

    云曦淡漠的收回了视线,与云泽一起回了锦泽宫,刚踏入宫中,云泽就一脸兴奋的说道:“阿姐,今日也太好玩了,你看泽儿演的可好?”

    安华她们几人面面相觑,都不由失笑。

    云曦无奈的看着云泽,轻叹一声,“哪里有趣了?你就不怕稍行不慎,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我阿姐这么厉害,我才不担心呢!”云泽一脸骄傲的说道,转而想到了什么,脸上露出了乖巧讨好的笑意。

    云泽拉着云曦的衣袖,双眼泛光的看着云曦,“阿姐,泽儿很高兴你能将事情都告诉泽儿。

    若是阿姐一人来做,泽儿今日定是要担心死了,阿姐以后也不许瞒着泽儿,有什么事都要我们两个一起来扛!”

    “好!以后阿姐什么事都不瞒着泽儿,阿姐以后还都要靠着泽儿呢!”云曦摸着云泽的头,表情柔得都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秋羽粗鲁的压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丫鬟进了殿中,“太子,公主,奴才把这吃里扒外的贱婢押进来了!”

    秋羽没好气的说道,狠狠的推了那小宫女一把,那小宫女一下子就摔倒在地,浑身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“碧莲,本宫从未苛责过锦泽宫中的任何一个人,本宫自认待你不薄,你为何要背叛本宫,甚至是想要置本宫于死地!”

    云泽年岁不大,可是一直长在云曦身边,耳濡目染之下,自然也是一身无法比拟的尊贵之气。

    那碧莲吓的颤抖不止,都要缩成一团了,“奴婢……奴婢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狡辩!人赃并获,你居然还敢不认!”云泽向秋羽扫了一个眼色,秋羽会意,掏出了一个包裹,扔在了碧莲的面前。

    碧莲瞳孔一缩,拼命的摇着头,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包裹散开,里面放的是一黑一白两个人偶,可是上面的生辰八字却是夏帝和云泽的!

    他们早就发现了碧莲的所作所为,却是不动声色,任由碧莲与韩妃传递消息,只是暗中将里面的人偶换成了桂花酒。

    云泽看了云曦一眼,云曦只举杯轻轻的啜了一口茶,并无心理会此事。

    云泽收回视线,厌恶的看着碧莲,冷声道:“早在上次宫宴,阿姐便将这锦泽宫中的各方眼线一一拔出,你可知为何单单留下了你?

    你莫非真的以为是自己掩饰的好?之所以留下你,不过是想让你最后起到一点作用而已!你以为你死不认罪,本宫就会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云泽看了云曦一眼,见云曦不说话,便神色威严的继续冷声说道:“来人,将贱婢拉下去,杖毙!”

    “太子饶命,太子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放置茶杯,轻声开口,清淡的声音回响在殿内,透着一股如秋夜的寒凉,“堵住嘴巴,免得她胡言乱语!

    既然她是韩妃娘娘的心腹,那生死自然都是韩妃娘娘的人,死了之后将尸体给韩妃娘娘送去,也算是尽了本宫最后的心意!”

    碧莲睁大了双眼,怔然的望着云曦,云曦明明貌美倾城,声音也是悦耳动听,可是她轻飘飘的一句话,就让碧莲如坠冰窟,就连求救的嗓音都生生了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着被吓得僵硬了的碧莲被人拉了出去,云泽才松了一口气,看着云曦问道:“阿姐,泽儿做的可还好?”

    云曦眼中的冷厉散尽,漾起一抹柔色,徐徐开口,“泽儿做的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扬唇一笑,喜不自胜,可是云曦却是有些忧色的看着云泽,眼里泛起一丝怜惜,“泽儿,你确定以后还要与阿姐一起做这样的事情吗?阿姐并不希望你被卷入这泥潭之中……”

    云泽却是摇了摇头,有些圆润的小脸满是坚毅,一双眼睛明亮皎洁,“阿姐,泽儿只有你一个亲人,我们就应该荣辱与共!

    我们生在皇家,本就是一个泥潭,泽儿从出生起就注定无法摆脱这种生活,与其活在阿姐的羽翼之下,泽儿更想与与阿姐并肩而行!”

    “泽儿……”

    云曦眼睛有些湿润,她将云泽拥进怀里,轻轻的抚摸着云泽的头顶,笑意欣然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唯一感激上苍的事,就是让她有一个泽儿这样的弟弟,只要能护着泽儿周全,让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!